圣奥思定的祈祷16-18

2021-08-14 13:30   雅颂文坛  阅读量:128

圣奥斯定的祈

16-18

陈君  

 

16

    奥斯定渴望着新的生活,可私欲和俗务仍缠着他,束缚着他的意志,好像铁链一样,他是有心无力。他感受到自己的有限,内心有种苦闷。不过,他这时已知道要向谁诉苦,天主才是人真正诉苦的对象,也只有天主是人的救援,只要有空暇,他就到圣堂中。

    一方面是到圣堂中,一方面奥斯定也开始了认真的学习,怀着研究的态度,有一天,蓬提齐亚努斯访问他,见他面前的桌子上有本书,翻开一看,竟是保禄书信,奥斯定说他正在研究此书。

蓬提齐亚努斯给他和阿利比乌斯讲到埃及的安当,放下俗世,独自在旷野隐修,他们听了很惊叹。而且,在米兰附近,就有一所安博所建的隐修院,里面住着不少热心的隐修士。蓬提齐亚努斯说,有一天,在特里尔城中,他们一行四人,他和一个朋友一起,另外两个人一起,闲游散步,那另外的两人走到一间小屋,里面住着几位隐修士,他们进屋,看见一本安当传记,打开阅读了解,大为惊奇。边读边渴望过这样的生活,他们都是皇帝的近臣。其中一者对另一个说:“请你告诉我,我们如此殚心竭力,希望达到什么目标?我们究竟追求什么?我们为谁服务?我们在朝廷供职,升到‘凯撒之友’,不是荣宠已极吗?即使幸获这种职位,也不是朝乾夕惕,充满着危险吗?真的,冒了很大危险,不过为了踏上更大的危险!况且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呢?不如为‘天主之友’,只要我愿意,立即成功了。”(奥斯定,《忏悔录》卷八,6 奥斯定听着,又想仿效,可又感受到害怕离开以前的习惯。

 

17

    奥斯定心中发生剧烈的争哄,他的眼睛,他的气色,他的说话都不同寻常。他内心的风暴把他卷到花园中,阿利比乌斯跟在后面,奥斯定思想上发生着剧烈的斗争,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跟从天主的意志,为达到这目的地,不需要行路,甚至不需要走屋子到花园里这么短的一段路程,只需要愿意,抱着坚强完整的意志。

    他觉得奇怪,灵魂命令肉体,肉体立即服从,灵魂命令手发出动作,手立刻执行动作。命令和执行几乎无法分别先后,当灵魂总是灵魂,手是属于肉体的。假如灵魂命令灵魂愿意,是灵魂命令自己,怎么不见动静?其实灵魂并不是完全的愿意,所以,发出的命令也不是完全的命令。如果灵魂全心全意发出命令,则意愿已经存在,意愿的存在已是一个客观事物存在。因此,真正的问题是意志的游移,这样在受造世界的徘徊,注定会经历很多苦痛,因为灵魂生了病。

    奥斯定的灵魂深处,全部罪状罗列在他心目之前,他离开阿利比乌斯,独自尽情痛哭起来,他躺在一棵无花果树下,让泪水尽情流淌。他向天主说了许多话,他求天主说:“请你不要记着我过去的罪恶。(咏78: 8 他呜咽着喊道:“还要多少时候?还要多少时候?明天吗?又是明天!为何不是现在?为何不是此时此刻结束我的罪恶史?”(引奥斯定,《忏悔录》卷八,12

    在他痛哭时,突然听到从附近屋中传来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反复唱着“拿着,读吧!拿着,读吧!”(引奥斯定,《忏悔录》卷八,12 他的面色立刻变了,他没听过孩子们唱这首歌,他找不到其他解释,这一定是神的命令,教他翻开书,看到哪一章,就读哪一章。他站起身回到阿利比乌斯旁,刚才他把保禄书信留在他那里了,他拿起来,默默读着最先看到的一章:“不可耽于酒食,不可溺于淫荡,不可趋于竞争嫉妒,应被服主耶稣基督,勿使纵恣于肉体的嗜欲。”(罗13: 13)他不想再读下去,也不需要再读下去了。

    他们便去把所发生的事告诉奥斯定的母亲,她听了,喜形于色,赞颂天主。她很喜乐,因为看到奥斯定回头,甚至不再追求家室之好,完全追求天主,度奉献给天主的生活。

奥斯定回想自己的过去,自己是怎么样的生活,跌进欲望的漩涡。他想这时他的自由意志在哪里呢?不知怎么突然愿意投奔耶稣,欣然舍下以前追求的一切。他感受到天主走进了他的心里,那种甘饴比任何乐趣更甜蜜,比任何光明更璀璨,比任何密奥更深邃,他对天主说:“我的光明,我的财产,我的救援,我的主、天主”(引奥斯定,《忏悔录》卷九,1)!

总感到阳光那样明净,

总感到空气那样清新,

玫瑰花在那儿盛开,

撩拨着你的心扉,

从此枝叶并茂,

如阳光洒下了异彩的斑斓,

奥斯定永记上主的救援,

神恩再度将他灌满。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