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加纳”是教会生活的预示(四)2/2

2019-03-02 10:03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1869
编:感谢郎国锋神父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小助手“信仰种子”栏目开辟了新的子栏目-“奥体灵修”用以连载郎国锋神父的佳作《奥体灵修——由圣经谈复兴》一书。本文约3600余字。
第四节    “加纳”是教会生活的预示(四)2/2

基督的酒是好酒,这是相对于旧约的酒而言的。旧约的酒是次等的。这旧酒先于新酒而被天主的子民所品尝,但这酒只是许诺与期待中的,是初步的,是不圆满的。新约的酒是圆满的,是旧约许诺的实现,是旧约的目的。因此新酒的出现意味着新约对旧约的取代。新酒应当装在新皮囊里,以免旧皮囊被撑破,连酒也洒了(路:五37)。旧约的旧皮囊已过去了,因为基督的到来展开了一幅新画卷,带来了一个新时代。圣若望将变水为酒放在福音所记的七个奇迹之首,正是以此标记作为一个划时代的分界线,标志着默西亚的时代已经开始

酒是默西亚时代的一项特征。“看,时日将到——上主的断语——那时耕田的人要紧靠着收割的人,榨酒的人要紧靠播种的人;山岭要滴下新酒,丘岭都要溶化奔流。我要转变我民以色列的命运,他们必要重建已荒废的城市,住在其中;栽植葡萄园,饮其中的美酒。”(亚:九13~14)“他们将要前来,在熙雍山巅欢呼,涌向上主的美物,饱尝谷、麦、酒、油,小羊和牛犊。”(耶:卅一12)默西亚的时代就是那“将到的时日”,就是滴下美酒,畅饮美酒的时日。变水为酒的奇迹揭开了默西亚时代的序幕,标志着新约对旧约的取代。

新酒来源于基督,这是确凿无疑的,但同时也是来自圣神,这是值得进一步反省的。在此篇圣经中,包含着极为重要的圣神学,却往往被学人忽略。耶稣吩咐仆役将缸罐满水,随后就让他们舀出来送与司席,在此之间,耶稣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只是仆役在按着基督的话在做,他们做了,水就变成了酒。这水怎么变成了酒呢?这显然是出自圣神的运作。圣神是教会行动的潜在原则,他以隐秘的方式完成基督的工程。教会在举行圣事时,圣神使之发生效力。

酒与圣神密切相连,没有圣神就没有新酒,甚至圣神就是新酒本身。当仆役将缸罐满水后,耶稣对仆役说:
 
“现在,你们舀出来,送给司席!”
 
在这句话中,“舀”的宾词是什么呢?一般地我们会理解为是对宾词“酒”的省略。其实,耶稣并没有说舀的是“酒”,当然也没有说舀的是“水”。我们之所以认为是酒,是因为司席尝了之后对新郎说的那番话。可是在圣若望的表达中,圣若望只是说:
 
“司席一尝已变成酒的水——并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舀水的仆役却知道。”
 
从若望的用词中,我们只知道“舀”的对象是“已变成酒的水”,甚至就是“水”,所以他称那仆役为“舀水的仆役”而不称他为“舀酒的仆役”。

“已变成酒的水”,这个词组的中心词是“水”,“已变成酒”是它的修饰成分。可见舀的对象就是水,是已变成酒的水,不仅仅是由水变成的酒,因此舀的对象既是酒又是水,是由水变成的“酒”,也是变成了酒的“水”。

“水”在若望福音中是圣神的象征。
 
“在庆节末日最隆重的那一天,耶稣站着大声喊说:‘谁若渴,到我这里来喝吧!凡信从我的,就如经上说:从他的心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他说这话,是指那信仰他的人将要领受的圣神;圣神还没有赐下,因为耶稣还没有受到光荣。”(若:七37~39)
 
从这段圣经中,明确地显示了“水”和圣神的关系,而且还告诉我们圣神没有赐下的原因是“因为耶稣还没有受到光荣”。当耶稣受光荣的时辰来到时,就会赐下圣神。所以当主在十字架上受到光荣时,从他的肋旁流下了血和水(若:十九34),“流下水”也就是赐下了圣神。在加纳婚宴中,耶稣特别提到他的“时辰”,这时辰就是赐下圣神的时辰。

那司席对新郎说:“你却把好酒保留到现在。”是啊!是新郎基督把好酒保留到“现在”。主的时辰不会过去,他借着圣神在工作。他更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圣神的时代,使圣神以不受时空限制的方式继续他的工程,继续他的作为。所以教会内的“好酒”会保留到“现在”,永远也不会匮乏。
 
这是耶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是在加里肋亚加纳行的;他显示了自己的光荣,他的门徒们就信从了他。
 
本节圣经可说是整个故事的总结,又一次指明了故事发生的地点,揭示了耶稣所行神迹的目的,并描述了神迹对门徒的影响。

圣若望强调这是第一个神迹,其动机是要强调什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神迹?在这里他又不厌其烦地重复地点出了神迹发生的地点,这种重复是不是不必要的累赘呢?要搞清这些问题,我们有必要对本神迹作一个回忆性的总结。

通过前几节的分享,我们认识到加纳婚宴的记述,具有丰富的象征意义。如此短小的篇章,所涉内容之广泛实在令人惊奇。既谱写了教会信仰的基本大纲,又描绘了教会丰富生活的基本撮要。内容有:
 
——圣父:作为隐藏台后的婚宴东道主,邀请圣子和门徒来参与,实质上是派遣他们来建树加纳的团体,以完成他的计划。
——圣子:在选民中变水为酒,带来了默西亚的崭新时代,取代了旧约,赐下了新酒直到现在。
——圣神:作为基督在教会内行动的潜在原则,以其奇妙的运作方式,将基督的行动与工程在这末世时代中一直延续到今天。
——圣母:既是真实的历史个体,以其积极的方式参与了基督的救赎工程,又是教会的缩影,以其教会的身份求来了“新酒”。
——圣言:是教会信仰与生活的依据与原则,圣母也引领人回到这些原则上,按照主的吩咐去做。
——祈祷:这是教会生活的最基本的生活方式,圣母的祈祷就是教会祈祷的象征,因为圣母就是教会。
——圣事:这是基督在教会内的确定性的有效行动的象征性标记,文中以六口石缸来表达。
——门徒:作为见证者,以其投身来表达信从。
 
所有这一切,又紧紧围绕着教会信仰的核心——逾越奥迹——而写,即围绕着默西亚的时辰所带来的“新酒”而写。主次分明,详略得当。

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在一个和圣母紧紧相连的团体内发生的,即在天主的选民中发生的,是在加纳发生的,那么加纳是什么地方呢?非常清楚,加纳就是天主子民的所在地。在这团体中,天主展开了他的奥秘计划,使旧约的选民,协同基督迈向新约的教会。在这里既拥有教会的基本信仰要素,也拥有教会的基本信仰生活要素。使人明确地看出:加纳就是天主选民的缩影,是基督将要建立的教会的蓝图。圣若望正是在此种意义上将加纳作为教会的预像、缩影和象征来写的。

这是主所行的第一个神迹,是一个关乎教会是普遍的神迹的神迹,这个神迹彰显了天主的奇妙计划(工程)。天主的计划(工程)就是要在这个团体中展开。天父派他圣子来到世界上宣讲天国,建立天国,以彰显他的光荣。尤其借他圣子的死而复活的时辰,完成对选民的救赎。他还借其圣子赐下圣神,使其圣子的救赎大业借着教会继续到“现在”。基督和圣神借着教会的行动将会使基督的新酒滋润世界。这就是“第一个”神迹,一个父派遣子借其圣神建立教会的神迹,一个彰显天主永恒计划的神迹。这个神迹居于七个神迹之首,它比其他的神迹更为重要。其他神迹都只不过是此神迹的继续与注解,或者说,其他神迹只不过只是教会这个普遍神迹的一个方面而已。但是,另一方面,在若望福音中,其他的神迹被说成是第二个神迹或没有指明它们的序列,这表明变水为酒的神迹和其他神迹具有平行性、平等性,是一个真实的、具有独立性的、不同于其他神迹的历史事迹。这个事迹也包含在加纳婚宴——第一个神迹之内,并成为它的核心神迹。

这是一个行在加里肋亚加纳的神迹。这意味着神迹是发生在历史的时空中,是一个真确的历史事件,但此神迹拥有它的丰富象征意义。如果加纳象征着教会,那么加里肋亚又象征什么?我想它象征着比教会的地域更宽广的世界,因为基督建立教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的行动借着教会彰显于世,从而使天国扩展于世,使基督救赎的美酒分施于人间。

若望反复强调神迹发生的地点,究竟是为了什么?既然在前面已经指出了地点,在这里又去重复指出就有一点累赘之嫌。如果有意义,我们就只能说起到了强调地点的作用。既然加纳象征教会,那么此种强调的目的就是为了强调如上的奥迹是发生在教会中,而不是教会之外的奥秘,只有借教会才能将美酒分施于世界。

基督借着神迹显示了自己的光荣。彰显自己的光荣,正是他的神迹的目的。

我们要简单地了解一下“光荣”一词在若望福音中的含义。在最后晚餐中,犹大斯出去以后,耶稣说:“现在人子受到了光荣,天主也在人子身上受到了光荣,天主既然在人子身上得到了光荣,天主也要在自己内使人子得到光荣,并且立时就要光荣他。”(若:十三31~32)在若望福音中,“光荣”是父和子的共有属性,父的光荣就是耶稣的光荣,耶稣的光荣就是父的独生者的光荣(若:一14),而且耶稣基督受光荣的特别时辰就是他苦难、死亡和复活的“时辰”(若:十二23、28)。

门徒们见了他的光荣就信从了他。门徒们是他的光荣的见证者,他们以自身的信从来见证。如果将基督在加纳所行的神迹比喻为一场戏,门徒们就好像是看戏的人一般,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只是置身于外,作为旁观者,从始至终都是亲睹其事的见证者。这充分说明教会不是来源于门徒,而是基督亲自建立了教会,不过教会是从宗徒传下来的,是他们的见证代代相传保持了教会的本质,所以他们是教会的基础,而基督却是教会这建筑物的角石(弗:二20)。

门徒的见证,显示了教会的一个基本特质:教会是从宗徒传下来的,一脉相传,直到“现在”。这种神圣的传统,是保持教会信仰忠于根源信仰的保障。

到此,我们已经能够泾渭分明地看清圣若望的写作目的。原来他正是借着加纳的神迹来描述天主对整个人类历史的神圣计划,这计划已借着基督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并且它在圣神内,将以教会的行动一直延续至“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