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的复活对现代人的意义

2016-05-04 13:05   廖上信  阅读量:2230

    耶稣复活是教会信仰的中心,因为“假如基督没有复活,那么,我们的宣讲便是空的,你们的信仰也是空的”(格前15:14)。“基督既从死者中复活,就不再死;死亡不再统治他了”(罗6:9)。

    “复活”对现代人而言,的确是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诚如当代著名的新约学者布特曼(R. Bultmann)所说的:“一件涉及死人复活的历史事实是全然不可思议的。”这对当时耶稣的门徒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虽然当时的犹太人普遍地相信在末日死人必将复活(见若11:24),但耶稣的门徒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末日的奇迹竟然已发生在他们当中,他们当然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所以,当门徒听见耶稣已经复活的见证时,他们无信而心硬(谷16:14),也认为是无稽之谈(路24:11);当他们亲眼看见时,他们惊慌害怕,以为所看见的是鬼魂(路24:37);他们的心迟钝(路24:25),眼睛被阻止住了(路24:16)。
    虽然没有人曾看见过耶稣的复活,但却有人看见过复活的耶稣。耶稣把自己藉着显现启示于人:“耶稣复活后在提庇黎雅海边显现给门徒”(若21:1);“他受难以后,用了许多凭据,向他们显明自己还活着,四十天之久发显给他们,讲论天主国的事。”(宗1:3);“……显现给刻法,以后显现给那十二位;此后,又一同显现给五百多弟兄……”(格前15:3-8)。复活的耶稣以阐释经上有关论及他的事(路24:25-27),以及直接与门徒对谈(宗1:3)来启发门徒的心智,使他们接受复活的事实,也启示他们复活的意义。
    当吾人从信仰的角度思考耶稣的复活对现代人有何意义之问题时,发现其仍具有三重的意义,涵盖了我们生活的现时面和未来面。

复活意味着重聚的愉悦
    耶稣复活使原本因他的受难与死亡而沮丧绝望、各归老家想重操旧业的门徒体会到意外的惊喜。当复活的主来到他们中间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时,“他们见了主,便喜欢起来。”(若20:20)他们心里的寂寞、忧伤和绝望一扫而空,体验到人生中重聚的愉悦。
    门徒也从与复活的主重聚的愉悦中领会到主曾经对他们所说过的话:“我必不留下你们为孤儿;我要回到你们这里来。”(若14:18)他们不仅忧伤的心化为喜乐,也脱离了孤儿式的“寂寞孤独”、“无依无靠”的生活,他们的表现有了180度的转变。这群所谓“无识之徒”(宗4:13),竟然在耶路撒冷一国之都大肆宣讲新道理,宣讲耶稣是默西亚(宗2:36),是生命的主(宗3:15)。他们胆大奋勇的表现是前所未有的,他们被鞭打却心里欢喜,“因为他们配为这名字受侮辱”。(宗5:41),他们随时愿意为耶稣作见证牺牲他们的生命。
    我们所信奉的是一位活着的主;他活着是因他曾从死里复活。他不只当时来到玛利亚和门徒当中,他今日仍然来到我们中间,呼喊着我们,使我们认识他,从他领受安慰和平安:“因为我们所有的,不是一位不能同情我们弱点的大司祭,而是一位在各方面与我们相似,受过试探的,只是没有罪过。”(希4:15)

复活象征着生命的更新
    正如昔时天主从虚无中创造出这世界,如今他的复活是从死亡中创造出新生命来。耶稣的复活与整个人类的命运息息相关,为扭转人类噩运的力量。“所以谁若在基督内,他就是一个新受造物,旧的已成过去,看,都成了新的”(格后5:17)。这更新的生活难道不是现代人最需要的吗?  
    今天,我们生活在科技高度进步的时代里,可说我们享尽了物质文明所带给我们的好处。然而,纵然我们有能力征服外在的一切,我们仍然征服不了自己。重视自我中心的现代人必须面对纠缠自己的罪恶感,学习放下自我中心的生活,需要解除心灵深处的“痛”——莫名的压力、寂寞或空虚等等。惟有主宰着心灵世界的天主,才能填满人的需要。回归到天主面前,接受他的爱和饶恕,祛除缠身的“病痛”,建立与他正常和谐的关系。这一切都是天主在基督内恩典的赏赐,因为“这耶稣曾为了我们的过犯被交付,又为了使我们成义而复活”(罗4:25)。
    耶稣的复活能使我们的生命更新,在现时的生活中体验到他复活的大能(参斐3:10);但我们必须事先与他同死,放下自我,才有可能与他同复活(谷8:35),亦即让基督在我们内生活(迦2:20),主导着我们的生活,使我们能够“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穿上新人”(哥3:9-10),展示生命更新的生活样式。

复活指向着终极的盼望
    耶稣的复活是天主终末的作为,为人类终极盼望的所在。复活开始了天主全盘拯救计划的实现:耶稣既是众弟兄中的长子(罗8:29),他成了死者中的首生者(哥1:18),“做了死者的初果”(格前15:20)。复活的次序“首先是为初果的基督,然后是在基督再来时属于基督的人”(格前15:23)。因此,耶稣的复活并非一独立事件;它与整个未来复活的盼望息息相关。
    未来我们必与基督共享复活的生命:“如果我们借着同他相似的死亡,已与他结合,也要借着同他相似的复活与他结合”(罗6:5)。因为,“如果那使耶稣从死者中复活者的圣神住在你们内,那么,那使基督从死者中复活的,也必要借那住在你们内的圣神,使你们有死的身体复活”(罗8:11)。
    总而言之,对现代人而言,耶稣的复活仍然是人得着真正安慰和平安的来源,是人的生命得以更新的依据,靠他复活的大能活出新生活的样式,也是人类终极盼望的所在,“因为我们得救,还是在于希望。“(罗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