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瑟年:默默守望——大圣若瑟述连载29

2021-06-10 13:27   雅颂文坛  阅读量:2051

 

 

四,有效的信德

1. 三种不同的东西

    我经常听到这样的坚决要求,那就是信德该当是有效的——它应该导向工作。信德也不应当仅保持为理论性的知识。它不能是无效的。事实上,这种特性能够作为我们真正信德的试金石。

    现今,没有人怀疑事物的运行,去做一些事,成为有用的,以及成为主动的需要,就像是一个人的宗教信仰的逻辑性的表达。事实上,去超越这种“主动的”感觉并不是很罕见的。很普通地,人们陷入这种行动主义。

若瑟的生活帮助我们看到,首先是宁静美德的重要性。因此,这也指给我们行动主义态度的危险性。最后,它也指示我们有效的信德很宽广地不同于一种错误的宁静的感觉以及行动主义。

 

2.宁静

    有人认为宁静简单地讲就是不要匆忙,有一种被动的行为,先思后讲,去反思,甚至是“数到100下。”

    一个服务员向那些在餐馆吃饭和谈论的人大喊大叫说:“快点!你们中有没有一个叫若瑟·哥曼斯的?快点,快点,他的妻子刚刚被送到医院。快跑,她的病情很严重!”结果,一位男子从一张桌子旁站起来,冲出门,当他出去以后,匆忙地看“他的左右,抓了一辆停在墙边的自行车,跳上去,开始蹬,结果撞倒在地上。几秒钟,静默之后,当他自己恢复镇静时,他回到现实生活对自己说:“我活该,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怎样骑自行车,并且我也没有结婚,而我的名字也不是若瑟·哥曼斯。”

    时间,允许时间经过是常常被推荐的,为了赋予事情真正的价值,为他们的球迷以及跟随者们,一支球队在自己的家乡被打败无疑是件悲惨的事。但是,经过周末之后,失望会消失的,再过几天之后,他们就有了下周末赢的希望。

    在一天结束前来到的凄凉,以及一些烦恼的痛苦,会使你难以入睡。但在次日凌晨,在一次沐浴后或好的早餐之后,它们会自动消失的。

    愤怒、嫉妒以及懒惰经常会呈现给我们沉闷,以及悲观。有些事甚至看起来是不可能的。在这些状况之下,通常等待几个小时就足够了,当我们的愤怒缓和时,悲痛的感觉也会随之消失。其它的事件也许需要一种更长的治疗时间,但时间(有时甚至是几年)会抹去所有的痛苦记忆,那时,平安就会来到我们心中。

    除此之外,我们也有其它的方法,我们可以利用它们去恢复宁静,我们可以提供给我们的朋友。它的确是一种艺术。为那躺在床上患流感孩子的母亲来讲,我们会很自然地说:“哦,现今有很多人患流感。”几乎是出自同样的好的意向,我们常听到像这样的话“现在生意的确很坏,所有的员工几乎无事可做。”

    有时,我曾这样想过“别人也有同样的问题,”这也许是为什么谣言传的如此快的根源,它确实是一种普通的解决方法,根据这谚语“每个人的不幸是傻子的安慰。”

当然,知道那使朋友担心的问题也给了我自己对个人问题另一种观点。它帮助我看到自己在夸大其事,它本是一个鼠晏鼠丘,我却把它看作是一座大山。谁知道呢?也许这种人性的反应并不是一件坏事。这种态度里,有一些嫉妒或是骄傲的痕迹,但也有一种对别人开放的态度——一种对别人痛苦敏感的要素,有一种慷慨大方。

 

3.真正的宁静

    很明显地,这并不足够。这些方法并不能给灵魂真正的宁静。最可能地,它只能给予一种不完整的短暂的宁静,仅仅为那个时刻而已。它甚至可能后来走向更大的沮丧。

    甚至是允许时间经过的方法也不使人满意,因为,除了其它的不利因素外,它可能将我们领向被动。什么事可能发生在一支球队身上,当对手得分与其快速地反攻时,他们难道需要几分钟时间先去恢复宁静呢?不是所有的球赛都允许“停赛。”整体来讲,一旦困难升起时,我们需要重新获得宁静。生命很少允许我们去等待。

    若瑟是怎样重新找到这份宁静的呢?只有通过对天使的讯息怀有信德。“若瑟,达味之子,不要害怕……”他别无其它选择,他不能依靠时间,也不能依靠与他朋友们的团结,没有任何事可作为若瑟的慰藉。但那句“不要怕”在他灵魂内重复回响。这意思是说他没有任何理由去害怕,天主明白一切事,天主爱他也会照顾他。若瑟在他面前,唯一平安的根基就是对天主意愿的信德。

    若瑟“依照上主天使命令他的做了。”他的服从来自一种信德的工作,这信德领他度过一种努力奋斗的生活,在此生活中他从未缺乏过宁静安详。当新的事件,如白冷城普查人口或是逃离埃及等危及到他灵修的安宁时(就像任何父亲在此状况下一样),他求助于那“不要害怕,”他相信所有的事都掌握在天主手中。

    当然,他也受到其它的帮助。他一定从这种想法 “毕竟,哪个父亲不会遇到这些麻烦呢?”而得到鼓励。当他在星夜逃离埃及时,我们可以想象他一定是唱过“擦干他的眼泪”这首歌。如果他求助于其它的方法去保持他欢快的精神,我不会为此感到惊奇。因着这些帮助,那句“不要害怕”也从未从他内心失去踪影,不断地重复这句话,能将他带回天主的临在中,并获得他灵魂的真正平安。

    那我们做的怎样呢?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多使我们烦乱的时刻。我们对未来的期待常常以残忍的先兆攻击我们。我们想要做得更好,或者至少比从前好。我们因一些不利的物质结果而担心。大概我们更担心的是,别人怎么看待我们,或者丢失甚至毁坏我们名誉的可能性。我们担心那些依靠我们生活之人的将来。尽管我们付出努力,我们仍担心自己会使他们失望。我们也担心我们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关于这种缺少平安的例子,我们可以写得更多。

没有其它的解决方法可以使我们保持不变。天主向我们每个人讲话,他亲自告诉我们:“不要害怕。”现在,天主愿意用天使所说的那句话:“不要害怕,”使我们充满平安,这就像是给予我们每个人的私人讯息,每件事都是好的。如果我们将自己交托在天主手中,事情总会转好的。一切事为你、为我、为我们所爱的人都将是美好的。

 

4.行动主义

    人们常常宁愿选择凭借自己的力量,也不愿依靠天主。当他们面对一种沮丧的境遇时,他们会把它看做是当众侮辱或认为这是一种机会去表现自己的勇敢——但只是一只攻击的勇敢。他将所有事情看作是自我满足。

    假如他处理得当,他会战胜困难,那他会获得更多的自信。他觉的自己变大了。即使是一种很自然的方式,他仍感觉良好。他自鸣得意,因为他战胜了那种困难,并且把这经验牢记在心。

    更可能的是,他的胜利赋予他一些利益和好处。他对此非常感兴趣,他希望去面对同样的情况,或者比这稍难的也行。他希望另有一次机会去试验他的力量、他的兴趣,以及他的能力现在都得以增长,而相反的,他对天主的信赖却逐渐消失。

    成功地越过这困境,使他相信自己能力的过程已加速,他因此也逐渐忘记天主。雄心与自我满足会带给他更多的要求。行动主义已经悄悄进入他内。

    现在的问题就是时间。迟早,他将会碰到那超出他能力资源所能解决的困境。那他该怎么办呢?

    他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是认识到自己的限度,承认“我不能,”拒绝新的挑战,把它看作是一件容易之事。他拥抱自己过去的成功,并与它安顿下来,从而活在他那种“小战争”的记忆中。

    另一种可能是再一次尝试,随后,“完全停止工作。”

    这两种可能都不具任何吸引力。第一种领他走向懦弱,而满足于平凡。第二种领他走向骄傲,而骄傲有另一种坏的效果。因为骄傲难以忍受失败。骄傲觉得很难承认一个人的能力比自己期待的少。它为这失败而抱怨某事或某人。在别人前或是在自己前,它会尽力隐藏这失败。因此,他会经验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那将无药可救。

我错了,是另一种补救方法。是的,仍有一种高尚的解决方法,那就是谦虚自己,去听“不要害怕”那句话,祈求天主发言。以谦虚的态度在天主前承认我们的不足。聆听天主告诉我们的:“不要害怕,”停留在这种状态下,然后再去面对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