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早期传入中国简介29

2021-11-27 20:04   雅颂文坛  阅读量:141

二十九、利玛窦之死

  1. 过度的操劳:

由于利玛窦的高尚品德和渊博的学识,致使他在北京享有盛名。这种盛名,给他带来的是与高官显贵交往的荣誉,但也给他的精力和时间增加了超负荷的压力。他给耶稣会总会长的信中这样说:每天都要应邀赴宴,有时一天甚至两次,忙得竟忘了做弥撒。不但要每天迎来送往,那络绎不断的客人还要按理作一些回访,为人情的需要不能没有,否则将直接影响和有损于传教士的声誉,间接有害于教会的事业。另外从全国各地寄来数不清的书信,对那些探求真理的都必须回复。由于中国人对文字修辞非常重视给利神父的复信工作增加了很大工作量。粗浅的文字,既降低教义的说服力,又失去对方的友谊。他还要抽时间撰写出版物和给神父讲课使他快吃不消了。天主赋予他相当的本领,善于安排自己的日程。他尽最大的努力,在祈祷中生活,从主那里吸取所需要的支撑。  

1610年北京城举行进士科举考试,来自全国参加考试的人数达五千之多,同时又逢各省官员向皇帝朝见,又是几千人。表面上增加了数不清的客人与利玛窦相见而使利神父更加困难的是正值严斋月,他一向是严格遵守教规的,从不因客观情况之艰巨而松懈。他还有一个习惯,为迎接客人中断用餐,坚决不再补充什么。谁也无法说服他,使人在赞叹之余,又嫌他固执。

  1. 逝世:

利玛窦似乎预见自己的终期不远了。他把耶稣会长叫他撰写的《中国基督教史》即《利玛窦中国札记》,推延到他临终前几个月才写完。  

1610年5月3日,利神父会见客人回来显得格外疲倦,进屋上床就休息了。这种情况对他似乎是从来没有过的人们只认为他有些不舒服,休息休息就好了。但是利神父对别的神父们说:这次与往常不同,由于劳累过度,我将一病不起。他说出此话,与他平日病的态度有些不协调。有人问他:此时此刻你在想什么?他答:为主工作。一位神父表示:在当前如此需要你的时候,怎能离开我们呢?利神父回答:我把你们留在敞开的大门的门坎上,从这里可以引向极大的收获,但必须经过艰难险阻。他这一席话,引起了教堂内所有人员的惊慌。

病后的第六天,利玛窦在一位神父面前办了一生的总告解,令听告解的神父为利神父高尚纯洁的心灵深受感动。第七天他领了临终圣体,当他见到主的圣体来到时,尽管他已进入垂危时刻,他却鼓足全身力气,起来跪在地上等候领主圣体。在场的人见到此情此景,都陪他一同落下了辛酸的眼泪。这天下午,他烧得更厉害了,入于昏迷状态,加上他一生关怀的心事,时时语无伦次的谈到教友,提起兴建教堂,还说了有关皇帝皈依的心事。第八天他醒了些,要求领终傅圣事,全部终傅礼仪回答经文,都是病人自己诵念的。终傅完毕,在京的四位耶稣会士,都从他那里领受父亲般的最后祝福。他又单独对每位弟兄做了劝勉和嘱托,希望他们实践基督的圣德修养,说了一些诀别前心坎上的话。

5月11日黄昏时分,他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半闭着眼好像睡着一样,慢慢的全部闭上了眼他真的睡着了,永远安息于上主的怀抱,到此终结了他的一生,年仅58岁

1552~1610)在中国辛苦劳作了近30年。

3、哀悼:

对利玛窦神父这样一位中国宗徒的死去,教友们的悲伤是很自然的悲伤之余,人们回念亡者的德表和才能,化悲痛为赞颂。游文辉修士,绘出神父的肖像,供人们瞻仰。李之藻正在病中,惊闻不幸悲啼不已,因病不能前去吊唁,打发亲信代之,表示为棺木他出一笔钱,还表示不同意按耶稣会神贫简陋殡仪。他认为虽时近盛夏,像这样一位为主操劳一生的赫赫人物,尸体也不会顺应法则,如常人似的很快腐臭。果真如李之藻所预言,过了三天,利玛窦的遗体,依然如入睡状,面容栩栩如生。朝廷的六部九卿都来吊唁,追悼利玛窦的为人与学识,对如此年纪离世均惋惜不已。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