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早期传入中国简介11

2021-08-10 21:03   雅颂文坛  阅读量:139

 

十一、惨淡经营,祸从天降

 

  1. 孤立无援:

肇庆教会规模虽不大,但天天送往迎来,教师、译员支出巨大,又长时间得不到澳门的接济,为此借了不少的债。情况一天天坏下去,教务虽有很大起色,也只好放下。为解决燃眉之急,罗明坚决定回澳门,走时长官要罗神父为他订做一架钟表,罗神父愉快的答应了。罗神父到澳门后,发现那里已是一片荒涼,连耶稣会院的生活也无来源。把会院的钱全部挤净,也买不了一架钟表,罗无法空手回去,只能耐心等待。为不失打发一位钟表匠去肇庆,为知府亲手制做,罗神父的回归,一直推迟了一年。利玛窦只好一个人在穷困中挣扎。

  1. 教堂遭石击:

中国人对外国人时时都存有戒备之心,除历史原因外,还有当时的社会原因:1,水上陆上常有強盗骚扰,与外国人有关;2与外国人通商,只对国家和外商有利,但抬高物价,损害了百姓的生活3,他们唯恐招神引鬼,随着传教士的到来,使外国人深入内地4按耶稣会的习惯,教堂门常关着,而中国的庙门,却常开着,引起了当地人的生疑;5,官府与教士们来往密切,多次通过不同方式,不断提高传教士的身价,群众产生嫉妒之心。由此种种,他们对这些外国宗教人员,由妒忌而生恶感,称他们为番鬼,要把他们赶回澳门。因有官府支持,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只能制造谣言,蛊惑人心。他们说:花那么多钱,建起来的崇禧塔,原来是应外国传教士之请而建的于教堂和塔是同时建的,很容易让人相信,为此他们将花塔改为番塔了。被煽动的群众一有机会就对神父施加污辱,从塔上向教堂房顶扔石头,塔居高临下,正好砸在教堂顶上,神父只好忍耐着,但捣乱的人们,见这些“番鬼”毫无反应,更变本加厉。投石闹剧越演越烈,门窗玻璃被打碎,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一个印度仆人,将捣乱的孩子逮住一个拖到堂院,那孩子吓哭了。利神父知道后,立即命将孩子放走,并批评了仆人几句。

  1. 满城风雨告到官府:

反对神父最凶的是两个教堂邻居。他们找一个懂点法的人,让他装那孩子的哥哥,向长官告发。他俩出面做证人,说孩子是外国人抓到堂里的,关了三天,用药灌孩子后,不能说话,目的是将孩子偷到澳门卖作奴隶。那个懂法的人扮演这个角色。到了知府,原告能说会道,并说每个细节都有证人,有根有据。利神父对这飞来的祸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又无任何支援,只有将全部结局托给上主了。第二天,差役来了,叫利玛窦去官府过堂。利神父没来得及准备,只带一个中国话比自己说的好的印度青年陪同。开庭时王知府抱怨说:利玛窦你来到这里,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为什么做出这种事?此时围观群众暗暗欢喜,认为不把外国人抓起来,也得赶走他们。在这关键时刻,上主将智慧交给了那个印度青年,他已胸有成竹,来时将孩子投的石头,装了两筒。等长官说完为什么竟干出这样的坏事时,他将两筒石子向外一倒,撒滿了公堂,意思是就是为了这个,利玛窦又详细的做了说明。知府见此景,想了片刻,即宣布退堂,并派人到崇禧塔调查,差人找到了在场的三位老人,再次升堂,三位老人被带到堂上。长官按原告状词问了三位老人是否有此事?他们回答:正好相反,如实说了一遍。原告一听,理屈词穷,又将孩子叫到跟前,让老人辨认。老人们正是捣乱最凶的一个。长官听了大怒,训了原告一顿,令左右严加拷打。利玛窦虽苦苦求情,但长官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是一味的喊打些使无辜者受害。次日知府在教堂门口张贴了告示:严禁百姓向外国传教士进行骚扰和欺凌,这是1583年的事。  

  1. 风平浪静:

在接待室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用欧洲文字标注的世界地图,有学识的客人对此赞赏不已。当时中国人总有一个成见:中国没有的,任何国家也不会有;中国人不知道的,任何人也不会知道。正是这样的默导,在他们接受利玛窦的地理知识时,才知道自己的错谬和无知。从而对外来的文化开始崇拜了。中国学者和长官一致要求利玛窦将那幅地图译成中文,多绘印一些。他为迎合中国人的中华大帝国的心理,把中国设在中央,并在两边空处,加上中文说明和一些天文知识。新地图大受欢迎,并被复印了多份,进入了府衙、总督府,最后进入宫廷。

应当说:初步的胜利是伟大的,因为它的宣传力量之大、范围之广是不可估量的。利玛窦在中国知识界的心目中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文学家。耶稣会的会士的传教工作顺利的展开了。1584年肇庆知府王洋,升为岭西道尹,个县,但他仍住在肇庆,这对神父们是有好处的。此时澳门耶稣会长卡普来神父,要求到肇庆了解教情。王道尹表示:只是做客,不能久住。卡普来神父,带着礼品到肇庆,受到道尹的款待。他为中国第一批两名新教友举行了圣洗礼,这是有历史意义的。这两位新教友,是要记下来做纪念的。一个是福建人,洗名保禄,知识份子。另一位就是前面提过的陈理阁,洗名乔万尼。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