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早期传入中国简介10

2021-08-10 21:01   雅颂文坛  阅读量:130

 

十、上主的初慰与再次磨难

  1. 飞来之喜:

神父们刚刚回来一个星期,突来一官府差人,向澳门教会交出了一封总督的信,说是邀请澳门教士去肇庆,并说批准他们在那里建造房屋和教堂。这个突如其来的信息对刚刚扫兴而归的两位神父来说,如不是有人和证件在面前,简直无法相信。尽管他们没有失去信心,这种事也只能求之于天主了。为此不管历史上记载了传教士多少伟大业绩,如果不把上主的圣意写进去,那就是一种狂妄。这几句感言是利玛窦写的,它完全表示了利神父的坚定信仰,即:一切在上主之手,他必伸出右臂,去扶助那信賴的人。在看似绝路的情况下这种意外又意外的消息,当人们知道它是真事的时候,谁都可以想象,神父和神父是怎样的惊喜。

  1. 整理行装去广州:

伟大计划缔造者范礼安抓紧做准备,需要一笔可观的资金和物品本来教友们对这神圣事业一向是慷慨支持的但有两个原因使捐款发生困难1,几个月来三番五次的遭遇,使人失去了信心2,琉球岛上一次船只失事,损失的物品其价值等于澳门全城的财富。正在为难之时,一位以施舍和善于创造财富的人出现了,他的名字叫维加斯他一生突出的圣德,就是善于理财且乐于奉献。他大批大批的捐献,曾在卧亚建造了一座修道院,还赠给它一笔年金。他听说中国的传教事业有了一线曙光,就承揽了这一行的全部花费。此人死前发了圣愿,加入了耶稣会。1583年9月初,罗明坚、利玛窦一行怀着紧张而又愉快的心情离开了澳门。他们到达广州时,遇见了一些西班牙人,其中有八、九人是方济各会士。他们所以来到这里,是因在海南岛船只沉没死里逃生后,被中国官员拘留,备受虐待。罗明坚是持官方证件的,为此替那些兄弟向官府解释:说明他们是宗教人士,并非歹徒,从那时起,他们受到了优待,获释回澳门了。

  1. 在肇庆落脚:

罗神父和利神父在送公文的士兵护卫下,于9月10日到达肇庆拜见了王知府,并行了下跪礼。这位知府从开始对神父们就有好感,问神父们为什么来中国?回答是:我们是一个宗教团体成员,信奉唯一真神,我们来自世界西方的尽头,走了三、四年才到中国,因为中华帝国盛名吸引了我们。神父们非常诚恳的向长官请求:千万不要拒绝他们,在此批给他们一块地方盖几间房住下。他们保证经济上决不牵累中国人,行动上一定遵纪守法。知府答应全力保护他们。他说:你们在城里可以走走,看看哪一块地方适合作你们的居处,我设法让总督批准。陪同神父的那个士兵和新结交的朋友都在为他们出主意,说在花塔附近盖一座教堂再好不过了。二位神父依照大家的提议回复知府,知府很快做了口头允诺,只待总督批示了。此时神父暂住一家私宅,房主人叫陈理阁,品格高尚并且有相当文化,他接受神父的教诲,只因一些不方便,未能受洗。当神父被迫离开肇庆时,他为神父保存祭物和大量行装等。神父来来去去,都住在他那里。神父在肇庆时,他都按时向上主祈祷。耶稣升天瞻礼那天,王知府传话,要他们到县衙内去,长官对二位神父说:总督很高兴的批准了他们的请求,要神父笫二天去崇禧塔等候划定房基地,并推心置腹的向神父叮咛,划定地皮后尽快将教堂盖起来,以免夜长梦多。神父听到这些话后高兴加感激,情不自禁地向知府大人磕了三次触地的响头。他们回到住所,在上主面前虔诚的表示感恩,真是来之不易呀!

一切安排就绪,总督颁发一份文告,贴在教堂门口,文告内容是:外国传教士跋涉万里来到中国,他们都是有高尚修养和热衷于宗教的……他们靠自己生活,严禁百姓以任何方式欺凌他们。不官府又送来两份文一是房基地的证书,一是允许他们在省城走动(可以去澳门和国內其他地方),这都是神父们没想到和不敢求的恩賜。

有了一栖身的住处,客人多起来了,王知府和其他官员经常到教堂做客,神父们也做了一些回访。总督对神父们虽如此优待,但不公开与神父接触,也不受礼,让人传话说不必拜访,也不要送礼,只安静的住下来就好。

  1. 开始播种:

为了避免中国人对一个新宗教发生疑虑,神父们开始不公开、不正面谈论天主教。他们唯一的传教方法和宣传內容,就是以身做则,以自己的圣洁生活,去感染那些不认识自己和不认识基督的异国民族,行无言之教,对传播福音,效果更明显更确切。许多人来教堂之始,是出于好奇,而回去时候却换了装。罗明坚和利玛窦对中国文化学到一定程度时,就对真主这个概念的中国称谓,开始加以推敲,结果他们认为:使用天主一词较为适即上天之主。为了让人便于理解,他们用带有解释性名词,如:万有最高指导,或万有的原动力等,这种表现法经验证明效果良好。

中国人是善于思考的,他们往往对自己的信仰提出一些有依据的疑问,罗明坚、利玛窦开始将天主十诚译成中文,并印发出来,凡读之人,无不称美叹服。他们说:这诫条符合人的良心。一些人开始信了,主动在祭台上焚香,还有送圣体灯油的,有向教堂捐款的,真是大快人心啊!保禄耕耘,阿波罗浇灌,唯独使各物生长的是天主自己。人们对天主教的教义越发的感兴趣,甚至公开讨论起来。这些讨论,有时通过翻译,有时是直接发言,但全要用中国话把自己想要谈的教理讲出来,还是大有困难的,往往说到某一点上,张嘴说不出来,因一些抽象的东西,在中国的书籍里一时很难找到合适的名词。神父们为了深入研究中国文化,高薪请了一位有声望的学者为师,帮助罗、利二位神父更多的讲解中国经典,而这位老师,对天主教也就逐渐有所认识。在这位老师的协助下,罗明坚大胆的写了一本《天主教实录》,内容主要引用自然法则,解释天主教教义,又用他们带来的印刷机印刷了。上层人物都喜欢福音的宣传,从此就算由口头发展到文字了。王知府随着欧洲朋友学识的表露,对神父们更加器重了。他出于真挚的情谊给教堂送了两块匾,一块写着:仙花寺,挂在大门楣上,一块写着:西来净士,挂在厅前。这样一来,就更加提高了神父们的声望。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