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的三重冠(附音频)

2021-06-10 10:16   纳爵之盾  阅读量:2128

 

从古时起,教宗便有头戴某种覆盖头部的装饰品的习惯。在数个世纪里,曾有多任教宗戴过三重冠tiara(又称“教宗冕”或“三重冕”)。于是,三重冠就成了教宗礼冠的独特标记。教宗三重冠通常顶部以十字架和球体为标记,象征精神和现世的权力。其形状相似主教礼冠,亦有两个尾带caudae,悬挂于冠冕后面。

 

在教宗大额我略(Pope Gregory the Great 590-604在位)同时代的一幅艺术作品中,他头戴一顶帽子。这或许是最早的“教宗冕”形象了。

 

 

 

图片

教宗大额我略头戴骆驼皮质的帽子camelaucum

 

 

教宗冠冕在《教宗史书》(Liber Pontificalis)的教宗康斯坦丁(Pope Constantine 708-715)的生活(vita of Pope Constantine叙述中被首次提及,被称作为camelaucum,属于拜占庭宫廷服饰的亚麻折叠帽。

 

第八世纪时期的艺术作品显示教宗头戴锥形头盔。而尼各老一世(Pope Nicholas I 858-867在位)被认为是首次结合君主王冠和白色帽饰的教宗。

 

 

九世纪之后,环绕帽子出现了装饰性的桂冠(circlet)。在教宗思齐三世(Pope Sergius III 904-911在位)和教宗本笃七世(Pope Benedict VII974-983在位)的银币图像上,教宗冠冕的第一层出现了装饰性的桂冠。桂冠是作为高级的装饰品出现的,此时的教宗冕背面还添加了两条带子(caudae),有人认为这两条带子源自希腊运动员戴的汗巾带,环绕额头,后边两头打结绑紧,悬垂于脑后。头戴桂冠、头巾是运动场上胜利者的标志。另外,桂冠的意义还与圣保禄的一个比喻有关,他将人生比作赛场,而他确信自己就是为了传扬福音、获得天主奖赏而全力奔跑的运动员:

 

“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从今以后,正义的冠冕已为我预备下了(弟后4:7-8)。”

 

大约十二世纪初,三重冠tiara一词首次被用来描述教宗冠冕。在《教宗史书》关于教宗帕斯卡二世的生活叙述中(the account of the life of Pope Paschal II 1099-1118)首次明确提到tiara一词。

 

图片

教宗英诺森三Pope Innocent III (1198-1216) 湿壁画

cloister Sacro Speco, 1219.

 

 

 

十三世纪,教宗冠冕出现了第二层桂冠,据说是由教宗博尼法爵八世(Pope BonifaceVIII 1294-1303)所添加的。但却存在争议,因为在教宗英诺森三世(1198-1216)的画像中,已经显示他戴着两层的桂冠,早于博尼法爵教宗。由于博尼法爵头戴两层桂冠装饰的三重冠,故可确定两层三重冠不会晚于他的时期。罗马Santi Quattro Coronati教堂的Saint Sylvester小堂(祝圣于1247年)的一幅壁画中,显示了教宗头戴两层三重冠,冠冕后还悬挂着两条带子。

 

图片

教宗本笃十一头戴两层桂冠帽Pope Benedict XI (1303-1304)

 

 

教宗博尼法爵的三重冠上添加了许多珍贵的宝石:72颗蓝宝石,66颗珍珠,48颗红宝石,45颗祖母绿和一些小红宝石和绿宝石,顶部为一颗硕大的红宝石。两层冠冕象征着教宗对精神领域和现世领域的管辖权或终极权威,也以此来区分教宗的冠冕和单层的君主王冠。

 

十四世纪,教宗冠冕出现了第三层。可能由教宗本笃十一(Pope Benedict XI 1303–1304在位)或教宗克雷孟五世(Pope Clement V 1305–1314在位)所添加。在文艺复兴期间,三重冠得以精心制作,并以珠宝点缀。1315年,圣座宝库清单目录中首次出现了三层三重冠,教宗本笃十二(Pope Benedict XII 1334-1342)在法国阿维农(Avignon)的肖像中,亦以头戴三层桂冠的冠冕出现。

 

三重冠的确切含义并不清楚,几个世纪以来三重冠被赋予不同的意义。首先,三重冠象征教宗的普世权威、精神和现世的权威。其次,三重冠象征教宗对尘世战斗的教会、炼狱补赎的教会和天堂荣福的教会的权威。第三种说法在现今占了主流,即教宗是基督的代表,分享了基督司祭、先知和君王的三重职务,故在信德内圣化、训导和管理教会。无论其真实意义如何,教宗三重冠延续了若干世纪。

 

图片

 

 

 

1964年11月13日,教宗保禄六世打破传统,三重冠的历史传统急剧性的结束。梵二会议期间,在伯多禄大殿2000位主教在场的弥撒中,教宗保禄六世庄严地走向祭台,将珠宝镶嵌、金银装饰的三重冠奉献于祭台,以此表示放弃世俗和权力的荣耀,成为了最后一位戴三重冠的教宗。据当时的信息解读,在梵二会议期间,大会讨论世界的贫穷议题,教宗保禄六世以放弃三重冠的姿态昭示世界——教会乃穷人的教会。

 

 

保禄六世成了最后一位戴三重冠的教宗,其颁布的《宗徒宪章》(Romano Pontifici Eligendo 1975)更新了选举新教宗的法规。根据法规,选举完教宗,加冕礼需如此做:“新的教宗需有执事级枢机为其戴冠(No.92),之后在一合适的时期,教宗需按规定的习惯接管拉特郎大殿(Patriarchal Arch basilic of the Lateran)”。

 

虽然教宗保禄六世放弃了教宗三重冠,但教宗选举仍旧包含教宗加冕礼。1978年,当教宗若望保禄一世当选后,决意放弃传统的教宗加冕礼,没有接受教宗三重冠。1978年,教宗若望保禄二世(1978-2005在位)更进一步,在庄严的就职典礼的弥撒中,身挂披肩,以弥撒取代加冕礼作为教宗的就职典礼。披肩(pallium)是环绕脖子悬挂前后各一条的白色羊毛带子,饰以6个黑色十字架,教宗、总主教和耶路撒冷宗主教挂此披肩作为他们职务和权威的标记,亦以此披肩作为忠信于基督的标记。

 

 

若望保禄二世在1996年的《主的普世羊群》Universi Dominici gregis宪章中确立以弥撒取代加冕礼作为教宗的就职典礼。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牧徽保留了三重冠的标记,梵蒂冈城国的徽号亦保留此标记。但教宗本笃十六不仅拒绝三重冠,甚至牧徽亦移去了三重冠的标记,谦卑的以主教礼冠作为替代。

 

图片

赠送教宗本笃十六世的三重冠

 

 

弥撒讲道中,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回忆其前任教宗若望保禄一世放弃三重冠说,“我们对教宗若望保禄一世的记忆犹新,不愿头戴三重冠,他的继任人今日也不愿如此做。现在不是回到一个错误的被认为教宗世俗权力标记的时代”。

 

图片

教宗保禄六世的三重冠

 

 

教宗保禄六世的三重冠连同手工缝制的金线领带,估值17500美元一同拍卖,收益用于慈善机构。纽约的枢机主教Francis Spellman将三重冠带至美国,作为答谢美国天主教徒帮助世界的穷人慷慨奉献的礼物。天主教救济会(Catholic Relief Services)将三重冠全国巡回展览,后陈列于华盛顿圣母无玷大殿自从保禄六世放弃三重冠后,教宗的继任人就再也没有人戴过。

 

但仍有不同地区的教会愿意呈送三重冠赠予教宗。教宗保禄六世的三重冠是来自其做主教时期的米兰教区所赠送的;1981年,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中世纪风格的三重冠是匈牙利天主教会赠送的,但从未戴过。德国企业家Dieter Filippi于2011年5月25日赠送给教宗本笃十六世一顶三重冠,是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制作东正教礼仪祭衣的公司Liturgix所制作,后收藏于梵蒂冈博物馆;2016年5月16日,马其顿共和国议员Trajko Veljanoski呈送教宗方济各一顶漂亮华丽的三重冠,由Rajcica修道院修女制作,并镶嵌着来自奥赫里德湖(Ohrid Lake位于南斯拉夫和阿尔巴尼亚边境上,巴尔干半岛第二大湖,游览胜地)的珍珠。

 

 

图片

赠送教宗方济各的三重冠

 

 

教宗三重冠在历史的独特处境演变之中,从起初的一般礼仪性质的标记,转变为浓厚的政治色彩象征;从一顶朴实无华的牧者之冠,转变为珠宝镶嵌的奢侈品。三重冠历经若干个世纪,于二十世纪中叶落下帷幕。如今,三重冠已经渐成历史,虽在教会中还时有出现,但它的意义已经回归到教会起始的朴实本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