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圣经|最后晚餐 “餐厅” 闹双胞(2)? 

2021-04-09 15:47   文/严第铎(息焉堂)  阅读量:975

The Last Supper - another location claimed the Cenacle (2)

(例句)伯多禄(被天使营救出狱后)既明白过来,就往若望- 号称马尔谷的母亲玛利亚的家去,在那里有好些人聚集祈祷《宗徒大事录12:12》 

When (the thought that he was rescued by angel out of the prison) had dawned on him, Peter went to the house of Mary the mother of John, also called Mark, where many people had gathered and were praying. 《Acts 12:12》

话说公元四世纪末罗马教廷确认座落在熙雍山顶的“楼厅Upper Room”是耶稣最后晚餐的场所之后,约一千五百五十年之久,整个基督宗教(包括天主教、1054年分裂出去的东正教、1517年和1537年先后分裂出去的新教及英国公教)都没有异议。不料公元1940年,耶路撒冷的叙利亚东正教(Syriac Orthodox, Jerusalem)突然宣称:座落在圣城东北角阿拉美老城区的圣马尔谷堂暨修道院(St. Mark Church & Monastery)才是真正最后晚餐的地方, 一石激起千层浪。

原来自从公元前870年左右,阿兰(现在的伊朗)王本哈达得(Ben Hadad king of Aram)攻打当时的以色列北国以后,就陆续有很多叙利亚人移民以色列。在罗马帝国时代,又把今天以巴地区归属于叙利亚省,因此耶路撒冷城里叙利亚人的社区还挺活跃的。耶稣受难复活后,也有不少叙利亚裔人接受基督宗教,并组成教会。遗憾十一世纪后,他们选择皈依东正教,此后同样备受阿拉伯人的折磨,但仍能幸存。至今他们的官方语言和平常敬拜时说的是阿拉伯语,但每周五傍晚的崇拜仪式(Service 相当于我们的弥撒)却依然使用叙利亚语,而圣马尔谷修院经考证最早是在公元四世纪末建立,历经变迁,于十二世纪扩建成为现有的院舍规模。

尽管叙利亚东正教拿出他们在翻修院舍时,找到的一块公元六世纪时代的叙利亚文铭文(inscription),说那里是马尔谷(他母亲也叫玛利亚)的家,也是耶稣母亲玛利亚受洗的地方,和基督宗教第一所教堂。但由于教堂实在太小了,堪称是耶路撒冷最小的堂口之一,室内没有支柱,甚至不够资格称为Basilica; 更要命的是建筑物的结构不对,被指认为最后晚餐场所的餐厅 -他们称之为“底下的楼厅(Lower Upper Room),竟然是要从堂内一处楼梯往下走的地下室(crypt),而且面积极小,勉强可以容纳13个人(耶稣+12门徒),这不符和《马尔谷14:14》所说的“楼厅(楼上的餐厅)”,而且即使加上地面层,也不能容纳门徒们拣选玛弟亚(Matthias)递补犹达斯为宗徒那天的出席人数(大约有120人了)《宗徒大事录1:15》因此,几乎所有的圣经和历史学家都不接受东正教的主张,那里也就门可罗雀,无从和真正的“楼厅”分庭抗礼了

附图一、二  叙利亚东正教宣称为最后晚餐餐厅的”下楼厅”外观和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