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种子
  • 信仰种子
  • 普世教闻
  • 国内新闻
  • 教会礼仪
  • 信仰文摘
  • 爵式灵修

信仰种子

  • 为主打工的李喜芬 2016-11-03 13:11

    1993年,基于生活所迫,李喜芬和老公带着三个孩子从卓资山来到乌海市,漂泊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不便,这是她经历的所有痛苦中最艰难的一个

  • 懈怠与福传 2016-11-03 13:11

    懈怠一词在词典中的解释是松懈、怠慢,冷淡、懒惰,消极怠工,降低工作效率的总称。懈怠与生俱来,人皆有之,唯有程度不同而已。懈怠会在你

  • 忆爱妻 2016-10-27 16:10

    贤妻刘惠云,圣名玛利亚,1938年10月21日出生在一个教友村,受家庭的熏陶,热心爱主,经常去教堂参与弥撒,念经,学唱圣歌,从小就打下

  • 圣言,我步履前的明灯 2016-10-25 10:10

    我出生在一个世代虔诚的教友家庭,但我认为这虔诚是有问题的——祖辈传!父辈怎样信的,过什么样的信仰生活,我也这样信了,并且一成不变地

  • 圣言是我的生活指南 2016-10-25 10:10

    从外表看,《圣经》就是一本普通的书,放在书架上不看的话,看不出跟别的书有什么两样。跟别的书籍相比,它不算是最厚的,例如《中华人

  • 走近天主这三年 2016-10-25 10:10

    和天主初次相识是我的孩子上初三准备中考的那个春天。在孩子人生第一个关口上,我的望女成凤的心也随之悸动着。坦白讲,我的孩子正直、

  • 多元福传弘扬主恩 2016-10-17 10:10

    今年我已经将近70岁,第一次如此感动,让我泪流不止,感觉这么多年的信仰都是稀里糊涂过来的。梁玛利亚教友在今年复活节观看唐山教区芥

  • 我的外婆 2016-10-17 10:10

    从我懂事时起,外婆的眼睛就不好——来了客,凭说话声才可认出是谁。以后,似乎每况愈下,上厕所靠拐杖探路,大约是只能识别光亮而看不清任

  • 一次难忘的福传 2016-09-29 10:09

    临涣天主堂地处皖北平原,有着一百多年的悠久历史。文革后,经过老修女和教友们的积极传教,教友人数直线上升,每到瞻礼、主日偌大的教

  • 一个家庭的归依历程 2016-09-29 10:09

    圣经上多处记载了耶稣对待罪人的容忍、宽恕和耐心。浪子的比喻告诉我们,天主对那些离他远去的罪人,没有一句怨言,没有一声责怪,而是

  • 在圣经中享见天主 2016-09-26 14:09

    说到圣经,大家都知道,这是天主教神圣的经典,可以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奇书,世界上没有任何一部著作可以与之相提并论。是由天主所派遣的

  • 圣经圣化我生活 2016-09-26 14:09

    我非常幸运,六年前蒙主召唤领洗入教,但领洗后我不懂如何与主相处,也不会使用圣经。我珍藏了四本圣经,但也仅限于摆设和随意的翻看,

  • 圣经引导我的生活 2016-09-22 11:09

    两年以前,我根本不会相信自己会成为一名基督徒。我曾是一名国企的中层管理人员,也可以说是工作狂,把自己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在工作上了

  • 追忆家父 2016-09-21 10:09

    勤奋持家家父武天虎,圣名若瑟,1920年生于太原西柳林一个世代热心的事主家庭。自幼弃家修道,先入榆次教区洞儿沟小修院,上世纪30年代初进

  • 信仰在绝境中的力量 2016-09-21 10:09

    幸福婚姻的基础是坚不可催的专一爱情。爱情的眼睛里永远容不进半粒沙子。当今时代第三者已经见怪不怪了。无数个完美幸福之家被他(她)

  • 因不幸而获新生 2016-09-13 10:09

    在内蒙古巴盟教区杭锦后旗仁康医院工作的魏修女,观察到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总是一个人在院子里玩耍,她想:孩子不是病人,为什么不去

  • 灾难中迸发出福传火花 2016-09-13 10:09

    蝴蝶煽动着美丽的翅膀飞舞在花丛中、草地上,点缀着美好的世界,蝴蝶是由蛹经历痛苦蜕变而成,使曾经丑陋的毛毛虫变成人人喜爱的花蝴蝶

  • 追忆敬爱的苏百勤神父 2016-09-13 10:09

    今年6月8日是敬爱的苏百勤神父荣归主怀两周年纪念日,虽伊远去,犹斯尚存,谨以此文敬献身在天乡的敬爱的苏神父。一、艰难历程 苏百勤

  • 找到主,找到了幸福 2016-09-12 15:09

    我的外祖母于1890年出生在苏北一个贫穷的小山村。11岁时父亲去世,她坚决不做童养媳,23岁时嫁给一张姓人家。结婚后时间不长生了一个女儿。

  • 缅怀平凡而伟大的金鲁贤主教 2016-09-12 15:09

    2013年4月27日下午,我正在海关排队,准备离境出差。突然,一位上海朋友来电告诉我:金主教走了。 我立即退到队尾,听朋友详细介绍,并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