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在杯精选|黑夜困顿之中,你寻回了我

2019-08-13 20:37   文/深螺  阅读量:2493

编者按:
我们最初所拥有的信仰都是别人的信仰(神父修女的教导、父母的传授等),随着时间的增长,我们开始思考信仰到底是什么?天主是谁?我是谁?

信仰的道路不是一帆风顺,一次次迷失,一次次悔改,使我们在我们对这些关系的寻求探索中逐渐清晰明朗,使我们一次比一次更深地认识到天主是爱,祂一爱到底、爱至成伤、永恒不变……

我们虽在信仰上经历挣扎困顿,却收获了主相亲相契的无上喜悦,
我们虽历经人生黑暗,却因天主的慈爱和奇异恩典,走向光明、回归主怀!真正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信仰,拥有了天主。
我们既拥有了祂,就该一生永不动摇跟随祂、感恩祂、赞美祂,
以我主天主的温暖与祝福为信仰作证,让普世知悉:有信仰真好!


如果说每一个生命的诞生与存在,本身就是富有着不可磨灭的意义;那么若不是你——慈爱的天父,寻回了我——那么这一刻我就不会存在了!现在回首过往时光里的苦痛喜泪,却依然久久不能自已的心中触动;因为有太多的我们相遇之际,让我深怀感谢。
 
我必要时时赞美上主,对祂的赞颂常在我口(咏34:2)
信仰内至今记得的最初经验便是:母亲怀抱着我,而神父带着付洗的水与白布来到我的面前,依稀记得我那双胆怯害怕的神情,当神父将水倒在我的头上时,我却不知为何哭了。这样一幅画面萦绕在我的记忆之间,挥之不去,恍如昨天才发生一般的真实。
 
接着的一个儿童时期记忆深刻的画面就是关于神父祭衣的:也是说不出的那种意义,每当神父来到教堂一旁给那些走不动的,不方便的老奶奶们送圣体的时候,从远处走来的神父白衣随步伐而飘动着,我却心里那么小心翼翼的想要去摸一摸神父的祭衣边。每一次摸着的时候,心里就十分的高兴喜欢;现在回想起来,我确信从那段时间起,信仰的小苗天父早已用心浇灌了。这是一份对我整个生命富有特别意义的一段信仰经验,虽然在往后多年一直也没太在意。
 
这两个信仰经验过后,黑夜乌云真的可以说在我信仰的天空里,如雾霾般铺了一层又一层;因为几乎有十几年的信仰路上,真的是一穷二白,马马虎虎。这个很长的阶段里,尤为交织在其中的就是随着逐渐的成长,而对自己与同龄人不同的觉知。是的,一开始我以为我和别人一样,但却在异样眼光与言语之间,伤痛遍身的经历着不为人知,不为人懂的内外痛苦。
 
那十几年里,我更在意的除了童年该经历的成长,上学等外在的事情,更多的是那份希望可以和其他同龄人走到一起,玩在一起的内心愿望;现在看来,真的很多时候,有些东西的意义为一个人的生命是如此的可贵。就那么在那股显得有点“跛脚”的要强之中,勉强着希望寻获内心的这个向往。对于祈祷,弥撒,要理班,……几乎可以说内心的逃避,无所谓,不觉得信仰有什么意义……成为了信仰的状态!
 
然而,当黑夜足够深,而内心那份堤坝早已被冲击的不可承受之际;自己却越来越失去了天主的“模样”,但若不是此刻的回看,圣神光明的朗照,我依然不会发现那段生命里最悲惨的黑夜,却成为了一束救恩的光!
 
我忘记不了那段时间里的害怕见人,也忘记不了那段时间里人们看起来眼光话语的更为犀利,也依然记得那时自己的内在是多么的萎缩一团,不愿出门;我也忘不了那段时间里翻来覆去的不好念头……在那段时间里,我认定了生命意义全无,活着根本没有价值,信仰更是被抛在一边;就那么消极的颓废着,呆着,而那段时间的内心状态,真的是几近窒息。
 
我决不离开你,也决不弃舍你。(希13:5)
天主,你若寻找一个人,决不会迟疑,也必会寻获。而若不是你转回了我的眼目,让我看到你对我的注视,体验到你对我的爱,听到你对我的呼吁,感受到你对我的吸引;上主啊!我至今就不会在你面前生活着。
 
那些你所安排在我生命里的人,一次次的触动了我,传递给我你的爱;让我那早已受苦涟涟的灵魂,找到了生命的泉源;涕泪滂沱之际,依然难以言尽生命里的故事。
 
我忘不了来自神父在看到蜷缩在教堂后面跪凳里我,而发出的邀请领受告解圣事的呼唤,那是我那么一大段时间以来,第一次那么有意识的重新去领受告解圣事;我也记得当天领受告解圣事后,内心低于祈祷着期望买一枚圣牌佩戴,就在出了教堂时,看到了管理圣物室会长正要去开门时的五内感动——这几乎刚求了就得到实现的“奇迹”;第一次那么强有力的随着眼泪而流淌着;而那颗早已伤痕累累的心,那么真实的觉知着这个世界真的有“天主存在”,真的有奇迹会发生!在此之前,信仰为我而言几乎是混沌状态,第一次那么深刻的像划破黑夜的流星,照亮了人生的天际!
 
至此,生命的小船,开始逐渐的调转方向,因着你的爱而行驶在愈来愈跟随你的路上。从未想到过我现在的信仰生命会是这般的厚实,而这一切都归于你的智慧与慈爱。一个瘦小的身躯,不仅仅自身的生命改变了,同时你还愿意用这卑微的我,去传递一些信仰的东西给那些遇到的人;更没有想到你也借着他做了一些他从未想过的事。
 
偶尔想想看看,走过的这一路,一次次的询问“天主啊,如果你把这些恩宠给予那些身强力壮的、有智慧的人,不是更能为你做大事吗?”但这一位好天主,似乎就那么笑着……其实,我也懂:祂爱我,这个爱我,是那么的独一无二;在祂内,爱一个人,并不是从人出发,而是从祂自己出发。祂对所创造的每一个人,都独一无二的爱着;每个人感受体验信仰的方式,时间都不同。
 
朋友之爱,始于双方的回应与注视;我明白,在你内爱从不设限。也只有你的爱,能够真正的如形影不离的朋友陪伴着我;虽然现在还未能完全属于你,但你明白伯多禄的那句“主,你知道,我爱你(若21:17)”包含着怎样的内心信赖与交付。
 
现在,我好“怕”——“怕”的不是其它,而是在生命的末期,当你来接我回家的时候,我却还没能完全的爱你,完全的属于你;我怕到时候,还不是一个小圣人,这样就真的太可惜了。
 
主,天主啊,我们之间的故事回想起来,你的爱从未曾减少,但求你帮助我愈来愈坚定在你的爱内;怀赤子之心,永远之中与你相携到永远!你寻回了我,一次又一次,从未间断——我找什么呢?原来只是在找你!
 
注明: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