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迈向天父的通道

2021-01-10 08:19   纳爵之盾  阅读量:5028

 

在那些日子里,耶稣由加里肋亚纳匝肋来,在约旦河里受了若翰的洗。他刚从水里上来,就看见天裂开了,圣神有如鸽子降在他上面;又有声音从天上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因你而喜悦。”(谷1:9-11)

 

圣史马尔谷在描写耶稣受洗事件时,没有告知耶稣受洗的原因,只是直截了当地说,祂“由加里肋亚纳匝肋来,在约旦河里受了若翰的洗”。

 

受洗,本是认罪悔改,并尝试摆脱到目前为止失败的旧生活,而重新开始新生活[1]耶稣受洗,当然不是因为祂有罪而需要认罪悔改,而是因为祂甘愿与罪人相通相偕,替人类成了可咒骂的(迦3:13),成了罪,好使人“在祂内成为天主的正义”(格后5:21),以“完成全义”(玛3:15)。

 

与人民为伍

 

与人民为伍的例子,在旧约圣经中,梅瑟当属楷模。当梅瑟还在西乃山上接受天主颁布给以色列民的十诫时,山下的人民见他迟迟未归,便拜起了金牛犊,违背了上主所训示的:“我是上主你的天主……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20:2-3)天主于是告诉梅瑟:“你从埃及国领出来的百姓败坏了……你且由我向他们发怒,消灭他们。”梅瑟的答复是:他们是祢以大能的手臂领出来的,而祢又向他们发怒。如果祢真消灭了他们,埃及人岂不会嘲笑祢及祢的百姓?再者,祢曾向亚巴郎、依撒格和以色列起过誓的,说要使他们的后裔多如繁星,且让他们永远居住在祢所许诺的土地上(参阅出32:7-14)。梅瑟甚至以自己的性命担保,替犯了重罪的百姓向天主求情说:“现在只求你赦免他们的罪,不然,就把我从你所记录的册子上抹去吧!”(出32:31-32)这里的“册子”指生命册。

 

“水”象征坟墓、冥府或地狱。在接受洗礼时,耶稣进入这座水做的坟墓,预示着祂日后下降阴府的举动,也预示着祂从死亡到复活的这段时间内,在阴府的拯救性行动(参阅玛27:52);而祂从水中上来,预示着祂的复活及由祂开启的人类的重生。祂甚至将自己的死亡称作洗礼(参阅谷10:38)。耶路撒冷的圣济利禄说得好:当耶稣进入水中时,祂便捆绑了圣史路加笔下的那个壮士(参阅路11:21-22)。

 

如果说“梅瑟在人的罪恶与软弱中选择和人在一起,借此让上主的慈悲更淋漓尽致地彰显出来”[2],那么耶稣,新的梅瑟,岂不是从祂诞生尘世的那个寒冷冬夜起,就告知天下,祂选择与罪人为伍吗?祂领受罪人才需领受的洗礼,是把人类的罪过都归到祂自己身上,从而以拯救者的姿态彰显天父的慈悲。而且祂一直保持这个姿态,在公开生活中颠覆法律的条条框框,与罪人站在一起,甚至当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仍与罪人同列(参阅玛27:38)。

 

 
消除天人之间的阻隔

 

数世纪前,遭受异族蹂躏的以色列民,在抱怨天主对他们不管不顾时,哀求天主“冲破诸天降下”(参阅依63:19)。如今,耶稣领受洗礼,从水中上来时,天裂开,圣神降下,且有声音由高天传来,意味着这一哀求得到了回应。

 

从原祖亚当和厄娃背命以来,天人之间就竖起了一道隔阂。人若想走近天主,需要借助中介,一如梅瑟是以色列民与天主之间的中介一样。耶稣受洗时天“裂开”,以及日后祂被钉在十字架上呼出最后一口气息时,圣所里的帐幔从上到下“分裂”为二(参阅玛27:51),都象征着这道隔阂被消除,从此,人可以直接走近天主,与天主重新和好。

 

“圣神有如鸽子降在他上面,又有声音从天上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因你而喜悦。’”当天主说话时,祂的话通常囊括整部旧约圣经(法律书、先知书和圣咏)所传递的核心讯息。首先,伴随着这一场景,祂的话与《圣咏集》和《依撒意亚先知书》所述有关默西亚的预言,完美吻合。在前者中,天主宣布祂的儿子为统治普世的君王:“你是我的儿子,我今天生了你……我必将万民赐你作产业,将八极赐你作领地。”(参阅咏2:7-8)在后者中,天主称祂为仆人:“请看我扶持的仆人,我心灵喜爱的所选者!我在他身上倾注了我的神,叫他给万民传布真道。”(参阅依42:1)

 

其次,“爱子”一词,很可能来自天主对亚巴郎说的关于依撒格的表述:“带你心爱的独生子依撒格往摩黎雅地方去,在我所要指给你的一座山上,将他献为全燔祭。”(创22:2)身为天主爱子的耶稣,要像依撒格一样,肩背木架,走上加尔瓦略山,自作牺牲,为“使多人成义”(参阅依53:11),以拯救世界。这样看来,天父是在向世界宣告:耶稣既是受圣神傅油的万王之王,又是蒙选的受苦仆人,也是祂的爱子。这颇似悖论,却无庸置辩!

 

世上有哪个做儿女的,不曾期望得到父亲的肯定,成为父亲眼中的骄傲呢?然而,世上又有多少做儿女的,能亲耳听到父亲对自己的满意称赞呢?怕只怕更多的是严厉的要求,或“恨铁不成钢”的怨言与批评!相比之下,耶稣是幸福的,祂亲自听到父对自己的肯定和称赞,而且不止一次(玛3:17,17:5;同样参阅谷1:11,9:7和路3:22,9:35)。而祂在言语和行为上表现出来的对父的服从、对人的爱怜,以及对社会的正义批判,都表明祂的确堪受父的称赞,堪为父的爱子。有幸的是,每一个基督徒,在领受洗礼的那一刻,都听到了耶稣所听到的话(参阅罗8:15-16)。父怎样肯定子,祂也怎样在子内肯定我们。

 

 
结  语

 

在洗者若翰的先驱使命达于高峰之际,耶稣出场,并即将开启自己的公开传教生活。一如祂道成肉身时选择了超乎人理解的方式——山洞为房、马槽当床、干草作褥、牛驴供暖,祂在开启自己的传教生活时也选择了让人百思不解的方式——祂本没有罪,却借接受洗礼,把自己当作罪人的首领,为所有罪人打开了一条通道,一条迈向天父的通道[3],使人人有机会直接走近天主。不过,要不要走近天主,要不要开怀拥抱天主与自己所建立的父子/父女关系,都取决于我们自己!

 

注释:


[1]教宗本笃十六世:《纳匝肋人耶稣》电子版。

[2]戎利娜:《圣经中的哀怨传统》,(台北光启文化事业,2019),第109-110页.

[3]教宗方济各周三教理讲授(11):耶稣——祈祷之人,2020.10.28,https://mp.weixin.qq.com/s/5lgunawB3zD5BQqrwwR0Yg.

 

其他参考书目:


1, Mary Healy, The Gospel of Mark, Catholic Commentary onSacred Scripture, (Baker Publishing Group, 2008).

2, The New Jerome Biblical Commentary, (Prentice-Hall, 1990).

3, Nicholas Thomas Wright,Mark For Everyone, (Westminster JohnKnox Press, 2001).

4, Marcus J. Borg, Readingthe Bible again for the First Time,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Ltd.,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