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婚姻圣事认识天主——生活见证

2021-01-05 16:02   爬上一棵树  阅读量:5786

  

 

主内亲爱的弟兄姐妹们:
大家好!我是来自广东汕头老教友家庭的张玛利亚,今天我给大家分享的主题是《通过婚姻圣事认识天主》,今天我分三部分讲述我的信仰历程。

 

一、家族信仰的起源:

 

1939年6月21日清晨(当天为端午节),日本第23军19混成旅团长兼粤东派遣军司令,率领6个大队3000多人, 舰艇30余飞机20架,海、陆、空三军同时出动轰炸汕头地区,汕头遭敌空袭最严重的一日,历史上称为“汕头沦陷日”。自2002年起汕头特区正式实施,每年6月21日进行防空警报试鸣,时长15分钟,以警鸣哀悼受难者,提示民众勿忘历史。

 

那么,我为什么要讲这段真实的历史呢?因为就在“汕头沦陷日”前夜,我的曾祖母在梦中见到飞机轰炸的场面,她正慌中逃难时,有一位大胡子圣人按着她的手说:“别慌张!你们留在家中就安全了!”这时我的曾祖母就惊醒了,随即上空传来轰炸声,以及周围人群的惨叫声,她万万没有想到刚刚梦境中的画面与现实一模一样,吓得全身瑟瑟发抖,急忙起身吩咐家里所有人不要出门,按照圣人的嘱咐留在家里就安全了。经过1个多小时的飞机轰炸,街上死伤无数,血流成河,尤如人间地狱,惨不忍睹!然而, 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我们的家族却因着圣人的吩咐安全躲过灾难!后来根据曾祖母的描述,当地的神父说这位大胡子圣人正是大圣若瑟,并叮嘱我们勿忘上主的救恩!后来我到佘山朝圣,才知道原来大圣若瑟正是中华主保.

 

爷爷常说:我们家族能获天主如此大的救恩,也是有缘故的:因为我的曾祖父33岁(1902年)就因病逝世,24岁的曾祖母成了年轻的寡妇,她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7岁和3岁,3岁的就是我的爷爷),曾祖父逝世后,我的曾祖母一心想加入教会,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找到当时的传教士,一位法国的神父,为母子仨领受了圣洗圣事。领洗后的曾祖母非常虔诚恭敬天主,事事以天主为中心,她继承曾祖父的陶瓷生意,独自抚养两个孩子成人并终生守寡。


因着她对信仰的炽热与坚持,我们家族至今已有第六代基督徒,而我非常荣幸出生在这个家族中的第四代。小时候我爷爷奶奶常跟我们后代说:“我们要世世代代赞美天主,永远歌颂祂的名!”我年幼时不懂大人为何总是不厌其烦不断重复的强调这些?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明白长辈是希望信仰能扎根,代代相传!为了这次分享,我回老家也特意拜访了几位还健在的长辈,力求还原最真实的情节,我也多次祈祷祈求主耶稣引导我讲出最真实的画面及主所喜悦的话语。

 

 

 

二、青春叛逆时期,天主从不放弃我

 

虽然我出生在老教友家庭,从小每天跟着长辈念经祈祷,可当我独自一人离开父母到广州求学时,一下子像放飞的鸟儿,开始尽情欢快的自由飞翔,对广州充满新鲜与好奇,周末和同学一起游遍力所能达的地方。主日完全忘记要去教堂参与弥撒,因为全班只有我1个基督徒,主日完全忘记要去教堂参与弥撒。刚到广州那些年我去教堂的次数屈指可数,每年圣诞节还是父母打电话催促我才极不情愿的到广州石室参与平安夜弥撒。除了礼貌的参与弥撒,心早飞走了,神父讲什么完全没听,更别说到教堂服务。不久我就谈恋爱了,当时的男友(也是我现在的先生),他虽然来自非教友家庭,可对我来说他多才多艺,会写诗歌会拉小提琴,我完全沉浸在自认为浪漫又诗意的恋爱世界里,周末更没心思去参与弥撒了,把天主抛到九宵云外,我的生活离天主越来越远!谈了几年恋爱到谈婚论嫁时,我父母对男友的学识与人品还是认可的,唯一反对的理由:非教友家庭,不同意!父母苦口婆心的劝说我,非教友家庭我嫁进去路很难走,希望我接纳亲戚介绍的教会的男生,当时的我年少无知,执意认为父母不理解我,为何非要把上一代的婚姻理念硬生生地套在我身上?!妈妈说:“信仰不同,你未来的日子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艰辛和考验,一个人坚守信仰是非常不容易的!” 忠言逆耳,他们越反对我就越叛逆,我还振振有词:“为什么爱情要贴上信仰的标签?凭什么基督徒必须与基督徒结婚?世界上所有幸福的婚姻都有共同信仰吗?”当时母亲辩不过我,只好默默挂上电话。还是不放弃的请求广州的谢神父教导我,广州的叔叔婶婶也劝说我,后来听我父亲说,我的母亲常常在夜里默默流泪向天父祈祷,祈求圣母帮助她成为一名合格的母亲!直到有一天,我母亲跟我说:“女儿,如果你执意要结婚,我们不需要任何聘礼,唯一的条件请男方来学习天主教道理,不然我和你爸,百年归老没脸见天主!”

 

当时我也不晓得为什么?听到没脸见天主这几个字瞬间醒悟了!原来父母不为名不为利,只为坚守家族中传承一百多年,几代人共同拥有且视为珍宝的信仰!他们自责没把孩子教育好,自愧没脸去见天主!我挂上电话不由自主地开始梳理这些年与父母对抗的情节,显然是自己叛逆,固执地认定我的青春我做主!当时脑海里也浮现两个画面:
(1)我的曾祖母24岁守寡,一个年轻的寡妇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还坚守着信仰;
(2)文革期间,我的爷爷被冠上“信洋教”的罪名,六月天被拉去大庭广众下批斗,每次被传话时我奶奶不忘为他套上一件厚棉袄,因为厚棉袄可以裹住颤抖的身躯不至于被活活打死!


而此时此刻的我呢?为了一份所谓的爱情竟要抛弃信仰!我木纳的路上走了很久很久,耳边一直环绕着爷爷的话:“我们要世世代代赞美天主,永远歌颂祂的名!”回到宿舍后我痛哭一场,哭自己的愚昧哭自己的无知。出生在老教友家庭的我,信仰本应该牢固的,可现在却要为了一份情感而丢弃祖辈艰苦传承下来的信仰!冷静下来后翻开父亲让我带在身边的圣经,正好翻到伯多禄在主耶稣受难时,鸡啼前三次不认主.而我自己在没有任何逼问与拷打,竟然N次不认主!我深深自责,第二天果断与男友提出分手,我说我们彼此平静一段时间再说,我不回call机不见面,也不接纳亲人介绍教会的男生。大约几个月后男友联系我说:“他已说服他的父母,愿意接受我们的信仰并学习天主教会的道理。”于是在1998年12月底,我和认识五年的男友在汕头西胪老教堂,陈希天老神父为我们讲了婚姻的课程,并为我们领受了婚姻圣事,在天主台前我们郑重承诺:“无论顺境与逆境,疾病与健康,将永远爱慕与尊重对方,终生不渝。

 

 

三、通过婚配圣事完全打开我对婚姻的认知

 

结婚的过程虽说几经周折,但最终还是与男友步入婚姻殿堂。当我真正进入一个非教友家庭时,才明白母亲的话,原来进入一个非教友家庭,坚守信仰真的不容易!”我公公是一个文化人,当过老师也当过村长,平时喜欢看书读报,非常通情达理的老人;我在婆婆读书不多,每当我把圣家相挂在客厅最重要的位置,婆婆会说她看着不舒服拿下来,柜子上摆十字架她说有灰尘收入柜子里,我给孩子佩戴圣牌,她也会说孩子睡觉时会搁到脖子。春节我们回到先生老家,表面上都客客气气相敬如宾,可总有亲戚有意无意对我说:“谁家隔壁因为信耶稣,家里好穷”,“你看那里教堂门关着,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没什么好信的” ,诸如此类的话题深深刺痛着我。每当我想带孩子到教堂,老人会说:“教堂门口的乞丐绘偷抱小孩,奶奶带你去商场玩。”每次都成功的把孩子带走了,我先生为了维持家庭里没有战争,总以打球为籍口溜出去了,因此主日只有我一个人到教堂。这时我才真正意识到,婚前我父母所担忧的,一幕幕都出现了!!后来每到春节,回谁家过年这么老套的话题就成了我们家庭争吵的导火线,因着信仰不同,工作繁忙,家庭成员不和谐等等因素,我常常下班后不想回家,在小区花园里一遍遍走,累了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默默流泪,或者以加班为由等公婆睡了才回家,我所承受的委屈也不敢告知父母,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

 

跌跌撞撞的日子过了七年,直到2007年因我先生因工作调动,我们一家来到上海,公公婆婆也回老家帮小叔照顾孩子,我们终于可以自由生活了,我欣喜若狂的发现上海有好多教堂,如饥如渴的加入堂区读经班,2010年还参加上海第四届传教员培训班,比较完整的学习了一年的信仰知识,连续几年在堂区服务暑期教理班,在主内充满阳光幸福快乐的生活了七年。

 

可是生命总在不同时期总会出现不同的挑战,2014年初我意外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当时大儿子已14岁,国家二胎政策还没开放,我在医院里拿到检查报告时,整个人都懵了!完全不敢相信!默默地走进教堂祈祷:“主啊!我本来是为另一位姐妹祈祷的,为什么是我怀孕呢?我都40岁了还有精力养育孩子吗?”跪了好久没有答案。就发信息给我先生,先生回复说:“ 孩子是上天的礼物,中国不能生我们到国外生,你什么也别想马上回家。”回家后我们召开家庭会议决定是否生二胎?我急切的说:“我已40岁,属高龄产妇了。”我先生还是那句话:“孩子是上天给的礼物,我们应当欣然接受。你学习圣经这么久,为什么还不懂这个道理呢?!14岁的大儿子说:“我也弃权不投票,本来也没想过会当哥哥的,如果您们决定生我也会喜欢的。”  

 

因此,2014年的暑假,我们一家三口长途跋涉飞到美国洛杉矶,做好准备迎接老二,可就在临产前一个月,收到母亲病危的消息,我的母亲晚年身体不好,经常卧床不起,家人已多次请神父为她施以傅油圣事,远在他乡的我特别思念母亲,尤其想起婚前母亲说过怕老了没脸见天主,我非常害怕母亲坚守信仰一辈子的信仰会因我的缘故不能去天堂,几个夜晚我不断祈祷,总是哭哭睡睡迷迷糊糊醒来收到姐姐发来的微信:“今天是8月15日(圣母升天节),圣母带着我们的妈妈去天堂了!”我听完嚎啕大哭,遥在他乡的我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哭完平静下来后又特别感恩上主给我这个高龄产妇如此大的安慰!因为我深深相信圣母妈妈带走了我的母亲!回国后我和先生抱着小儿子跪在母亲坟前,哭求母亲原谅女儿的不孝,从小到大让您操碎了心!哥哥姐姐说:“别伤心啦,妈妈看到你先生和两个儿子都领受了圣洗圣事,到天主那里有交待了!”


    母亲去世的一年多后,2016年4月17日(圣召节),我89岁的父亲也离开了我们,伤心是一定的,同时也感觉肩上的担子重了,我心里明白这将是一条更难的路,可对比祖辈所经历的,这又算得了什么?我心中有信念!我也常常向天父祈祷:”父啊! 如果这是祢的旨意,求祢赐给我足够的智慧与力量来光荣你。”玛11:28-30 耶稣说:“凡劳苦和负重担的,你们都到我的跟前来,我要使你们安息。你们背起我的轭,跟我学吧!因为我是良善心谦的,这样你们必要找得你们灵魂的安息,因为我的轭是柔和的,我的担子是轻松的。”

 

 

 如今我已走过22年的婚姻生活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大儿子已经快大学毕业,小儿子也很快进入小学,我懂得了生命中所有的经历都有天主的美意,在教养孩子的过程中也渐渐明白:原来孩子是天使,天主看到我的家庭有问题了,就派天使来帮助我们的,如果没有孩子,在婚姻遇到挫折时,我会高傲地认为:我也是一位经济独立的女性,为何要忍受这些委屈?可每当想起孩子领受圣洗圣事时神父说:“婴孩通过洗礼,天主无条件地施予救赎恩宠,他现在已是天父的子女,当父母的有责任共同养育天主所托付的新生命。”想到这里所有的委屈都吞下了,更明了婚姻中的女性是需要通过生儿育女来让生命更丰富的,没有孩子前我遇到问题会简单的认定对这与错,有了孩子后我学会换位思考,凡事多一些忍耐,多一些包容!记得上海的高神父说:“婚姻圣事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夫妻双方相互扶持,在基督内彼此造就共同成长,并且传承后代共同养育新生命!”

 

最后请大家安静的聆听,我为你准备的歌曲《请您牵起我的手》(点击图片即可收听)

 

 

欢迎大家聆听我们的节目与我们互动,分享你的故事。

直播互动热线:0310-6117118

互动邮箱:psyksfm@163.com

在天主教小助手APP/快手中可以观看直播。快手搜索:爬上一棵树   就可以找到我们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