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后第二主日:教会生于基督,活于恩宠和真理

2021-01-03 22:22   纳爵之盾  阅读量:3723

 

读经一

 
 

天主的智慧居留在选民中间

德廿四1-4,12-16

 

《德训篇》第廿四章的主题是“赞美智慧”。今日读经一选自第1-4节“智慧当受称扬”和第12-16节智慧的“道成肉身”。

 

“智慧称扬自己”,是指智慧因自己的言语和工程而领受天主的光荣,也从受造物身上取得荣耀。在此,《德训篇》的作者特别从受造物的角度来赞美智慧。

 

根据拉丁文通行本,作者用了八个“in …”——智慧“在受光荣的天主内”;“在她的民族中”、“在至高者的集会中”、“在他的军旅前(众天使前)”;“在他的百姓中”、“在圣民间”、“在被选者的群众中”、“在蒙祝福者中”受赞美。

 

从以上八个受赞美的场合可知,智慧在天主内(一个“in”),在天上(三个“in”),在选民中(四个“in”)接受光荣、赞美和景仰。

 

第12-16节,智慧自述自己的生命与使命。在此,“智慧”只是犹太学者斐罗(Philo of Alexandria)所理解的 “Logos”—— 创造的原理,这里的“智慧”仍然是受造的。

 

但基督徒则在《若望福音》序言的启迪下,将这里的智慧理解为天主圣言。这五节的内容表达了智慧的两个生命内涵:一是她在世界未有之前就受生(原文用“造化”和“受造”)于永生的天主;二是她受命于天主,在雅各伯家建立了帐幕。

 

因此,智慧便有了相应的双重本质:一是“永久性”,智慧“永远不会消灭”,因为她超越此世;二为“寓居性”,智慧“在天主钟爱的城里安息”,因为她乐于住在满是圣者的中间。

 

智慧的这种双重生命内涵和双重本质,影响了《若望福音》序言的作者:

 

圣言在起初受生于天主,保有其永恒的生命(若一1-5);圣言受命取得肉身,在人间支搭了帐幕,并永留人间(若一14)。

 

答唱咏

 
 

道成肉身,居吾人间

若一14;咏一四七12-20

 

《圣咏》第一四七首确实写于充军归来后,其写作背景是:圣殿司祭们为庆祝重修耶路撒冷城垣落成典礼而作诗赞美天主。

 

本篇圣咏的开头和结尾都以“阿肋路亚”发出赞美的邀请——“你们要赞美上主”,由此而形成完美的前后呼应。

 

其主要内容是赞美重建熙雍的全能天主,祂掌管宇宙,对以色列施以特殊眷顾:使他们在耶路撒冷享受和平;在以色列中间天主以法律为盟约、为智慧,以之建立选民。

 

七十贤士本与拉丁通行本圣经按内容将咏一四七分为两篇,即咏146(1-11节)和咏147(12-20节)。

 

这两部分内容大致上是平行的:1-3节//12-14节,邀请赞美和赞美的理由:天主的聚集和治愈;天主的祝福和平安。4-9节//15-18节,两部分中作者都把对天主智慧与德能的赞美延伸至宇宙,也内化至人心。10-11节//19-20节,作者指出天主爱以色列的特别理由:不是外邦人所追求的力大、腿快,而是因天主喜爱敬畏祂的人(选民);不是外邦人所追求的智慧和能力,而是天主将法律永留在以色列人中间。

 

将这首圣咏用在圣诞期读经中,一方面是赞美天主在人间支搭了帐幕:“圣言成了血肉,居住在我们中间”(若一14),天主把祂的圣子,作为新创造的“圣言(Logos)”,取代了法律,并化身为恩典永远留在了人间,祂将是耶路撒冷(新以色列,教会)的平安。另一方面,教会邀请全体信众赞美天主,并把教会视为圣言之家,使教会领受祝福与平安,在恩宠和真理的满盈中发出福音之光。

 

12-13节“耶路撒冷”和“熙雍”都是指我们信仰的慈母圣教会。“城门巩固”意指教会信德坚定,望德稳固,爱德活泼。“降福了在你中间的子女”,是指耶稣诞生也是天主新子女的诞生;耶稣是和平的君王,所有在平安夜中领受基督平安并相信默西亚为天主子者,他们都将是天主的子女,即和平之子。

 

14b提到“麦子的精华(上好的麦面)”,是指白冷(面包之家)所诞生的天主的礼物——耶稣基督,祂是新选民的生命神粮。

 

19-20节提到“旨意”、“律法”和“诫律”,这些本来是旧约选民的精神支柱,如今天主圣言以恩宠和真理的形式表达为爱的语言:“天主竟这样爱了世界……”

 

教会以这首圣咏连同新、旧约的子民一起赞美天主的生养与照顾,赞美天主对信靠祂之人的爱与呵护。教会也邀请所有天主子民在赞美和感恩的熙雍宴席上,品尝圣言与圣体的甘饴。

 

读经二

 
 

教会生于父,活于基督

弗一3-6,15-18

 

《厄弗所书》第一章3-14节是一首完整的礼仪赞歌,主题是关于“活于天主圣三的新人类——教会”。

 

这段礼仪赞歌分为三部分:3-6节,教会由圣父所生;7-12节,教会由圣子建立;13-14节,教会由圣神祝圣。

 

今日读经的第一部分(弗一3-6)是赞美教会由父借着基督、在基督内而“生”。

 

教会“生于父”有以下四个特征:一、教会生于父是为领受祝福,蒙召成为一个福源(如同亚巴郎一样);二、教会生于父,是基于在基督内的拣选,教会蒙召成圣(成为圣洁无瑕的);三、教会生于父,是由于天父借基督,从永恒中的预定,教会蒙召成为天主的义子(与自己儿子的肖像相同,参阅罗八29);四、教会生于父,是为了天主恩宠的光荣,教会蒙召成为恩宠的圣事,以彰显从成义到光荣的救恩(参阅罗八30)。

 

相对应于弗一3-14以诗歌表达天主救恩的“客观的计划”——教会的福音,弗一15-23则以“主观的救恩”来描述教会在基督内的信、望、爱——教会导向圆满的路径和图像。15-18节说明教会在祈祷中领受信、望、爱的超性生命;19-23节描述教会在其元首基督内,在祂复活的德能中,并在天主右边的祈祷中,日臻圆满。

 

今日读经的第二部分(弗一15-18),主题是论述教会在祈祷中领受的信、望、爱。

 

保禄首先肯定厄弗所人所活出的真信仰:“对主耶稣的信德和对众圣徒的爱德”。然后,保禄把自己望德的祈祷和盘托出:一方面他祈求天主要厄弗所人认识天主的智慧与启示,这是保持信德的基础;另一方面他祈求天主光照厄弗所人心灵的眼目,好能始终怀有得享恩宠之光荣的希望,双目注视信、望、爱的化身——耶稣基督。

 

一言以蔽之,今日的读经二表达了两端道理:一、庆祝耶稣圣诞,也包括其肢体教会由父所生;二、教会活于基督,是借着渴望从“信德”到“爱德”的祈祷。

 

福音

 
 

教会生于基督,活于恩宠和真理

若一1-18

 

《若望福音》一1-18呈现为一个前后呼应的中心对列结构: 

 

A、Logos与天主、受造物、人类之间的关系(1-5节)

B、若翰为“光”见证(消极)(6-8节)

C、光/Logos的旅程(消极)(9-11节)

D、天主子女之权能的赐畀(12-13节)

Cʹ、圣言/Logos的旅程(积极)(14节)

Bʹ、若翰的见证为“圣言”作证(积极)(15节)

Aʹ、Logos与人类、新受造物,与天主的关系(16-18节) 

 

如果根据读经二弗一3-6“教会生于父”亦是属于圣诞奥秘一部分,那么若一1-18的这个中心结构就是福音为这一奥迹所提供的最好证据。

 

圣诞节亦是邀请基督徒回归天主子女信仰核心的神圣时刻。一方面,基督徒生于“信”,即“凡接受他(指Logos/ 光/ 圣言)的,他给他们——即给那些信他名字的人——权能,好成为天主的子女”(12节,参阅若廿31)。另一方面,基督徒在信仰内的“生”,是“他们不是由血气,也不是由肉欲,也不是由男欲,而是由天主生的”,这是分享基督的“生”,生于童贞女,在她内受生于圣神(参阅玛一20b)。若望福音诠释为“由上而生”或“重生”,即“由水和圣神重生”(若三3、5、8)。

 

若望在用希腊文写作时,把旧约中希伯来文的“智慧(hokmâ)”一词,译为阳性名词“罗各斯(logos)”,而不是阴性名词“智慧(sophia)”,可能是受到斐罗的罗各斯神学的影响。

 

圣言是创造的原理——“光”,从有形到无形。“光”是模型,是原则。圣言是天主的话“罗各斯(logos/ dabar)”。

 

天主创造人,是为寻找与祂对话的伙伴,但是若望认为在天主内第一个与祂对话的伙伴是天主子,祂将在时期一满时成为“人子”。基督徒亦分享圣言之光,亦分享天主子的生命,是光明之子,亦是拥有权能的天主的子女。这个权能就是若望福音所强调的信耶稣是默西亚所得的永生(参阅若廿31),和彼此相爱的基督命令(参阅若十三34-34;十五12-17)。

 

圣诞节后第二主日的福音仍然是若一1-18的基督论诗歌。教会特别邀请信友默观后半部分,即第14-18节的经文,目的就是要信友参与圣言在教会内的“生”,以理解圣言如何以教会为家。

 

14a节的经文“圣言成了血肉……”,可以说是整部若望福音甚至是四部福音的中心。圣言曾是造世与启示的真光,如今圣言取得了基督的面容,寓居在教会之家中,圣言也要诞生在信友的心中,生活在信友的福传使命中。

 

14b节的经文“我们见了他的光荣,正如父独生者的光荣,满溢恩宠和真理”,指出圣言降生成人的效果:彰显满溢恩宠与真理的“独生者的光荣”。天主的慈爱和忠信,将在基督内表达为恩宠和真理(17节)。而独生子的光荣,则由16、18两节经文来说明。独生子的光荣在于充满恩宠,并使教会“恩上加恩”;独生子的光荣亦在于向着父怀,诉说着爱。

 

虽然圣言以教会为家,但教会却生于对基督的信仰。教会活于基督的方式即是活于恩宠与真理。教会以圣事分施基督的恩宠,使基督满溢的恩宠“恩上加恩”。教会以福传宣讲基督的真理,使基督在父怀中的“爱之语”传遍普世。教会以圣事与福传,使圣言在人间生生不息,基督徒亦当在爱德与真理中,使圣言永驻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