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亚纳的祈祷揭开天主面纱的一角

2020-11-17 19:54   纳爵之盾  阅读量:3945

在旧约圣经《撒慕尔纪(上)》一开篇,圣经的作者就将鲜活的人物一一­向我们做了介绍,首先出现的是厄耳卡纳,在《撒慕尔纪(上)》第一章的第一段,两次提及厄弗辣因族弗人,是为了向读者特别强调厄耳卡纳的祖先是肋未人,属于肋未的次子刻哈特的家族(编上 6: 7-13) ; [1]他有两个妻子:一个是亚纳,这个荒胎的女人,虽然被她的丈夫厄耳卡纳深爱着,却因为荒胎,在每次去史罗朝拜万军的上主时,被她的情敌,也就是丈夫的另外一个妻子培尼纳羞辱刺激。受伤的亚纳没有选择沉默,也没有选择暴力沟通。富有智慧的亚纳选择去圣殿祈祷。在本文中,我将采用圣经叙事文学分析法,特别针对亚纳的独白,她和厄里的对话,以及上主对她祈祷的回应,来向读者揭开天主温情的面纱。
 

 
故事发生在有一天他们全家又一次到史罗,这是约柜的所在地,按照梅瑟法律献祭后,丈夫厄耳卡纳按照惯例把祭品分发给自己的妻儿时,思高版圣经翻译说,只给了亚纳一份,而英文版圣经(New American Bible)却鲜明地说她的丈夫给她的是双份,因为她的丈夫特别喜爱她。不管是给了一份还是双份,从圣经中我们清楚的看到,亚纳愤怒的真正原因是她的情敌羞辱刺激她的不孕。她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她“伤心痛哭,不肯吃饭”。她的丈夫非常关心她,问候她,从她丈夫提及“难道我对你不比十个儿子还好吗?”这句话中,我推断他分给亚纳的祭品是给培尼纳的双份。可是丈夫的爱并没有完全化解亚纳心中的伤痛,情敌培尼纳的刺激变成了亚纳愤怒的导火索,把亚纳引到了史罗圣殿。
 
首先,是亚纳的独白。亚纳来到圣殿,自己向天主哀告。在她哀告的话语中,她渴望唤醒上主的能力和上主的“hesed”(“hesed”是一个希伯来词语,旨在表述天主在盟约中对子民的忠信、慈悲、怜悯和爱,更强调一个把自己和子民紧紧绑在一起的天主)来结束她的苦难。圣经中用了三个词来描述当时的亚纳前来祈祷的状态:心灵忧苦、哀求上主、不断痛苦流泪。她许愿说:“万军的上主,若你垂顾你婢女的痛苦,纪念我,不忘你的婢女,赐你婢女生一个男孩,我就将他一生献于上主,一辈子不给他剃头。”在她的祈祷词中,她称呼天主为“万军的上主”,“万军的上主”含有以下几种意思:一、天主是以色列军队的统帅(出7:4);二、是星宿(天军)的君王;三、是众天使的君王;四、是全能的天主(苏5:14,列上22:19等)。很明显,亚纳渴望这位大能的上主能够干预她的痛苦。
 


在她的祈祷词中,她提出“若你垂顾你婢女的痛苦,纪念我。”“纪念”这个词在英文圣经中被翻译为“remember”,有的地方翻译成记起、纪念或想起。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动词,在圣经中常常和上主的盟约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如创世纪8:1:“上主想起了诺厄和同他在方舟内的一切野兽和牲畜,遂使风吹过大地,水渐渐退落。”出谷纪32:13:“求你纪念你的仆人亚巴郎、依撒格和以色列,你曾指着自己向他们起誓说:我要使你们的后裔,像天上的繁星那样多;我所许的那整个地方,必赐给你们的后裔,叫他们永远占有。”肋未纪26:45:“我顾念他们,我还要想起我与他们的祖先所结的盟约;我在各民族的眼前,由埃及地领出他们的祖先来,为做他们的天主:我是上主。”希伯来圣经中这样的例子还有许多(申9:27-28 ,编上16:15,咏105:8)。那么亚纳自己,首先作为生活在梅瑟盟约中的人,她渴望这位对盟约忠信,深切关怀祂子民于水火中的以色列的天主能够在她身上施展救恩,赐给她一个男孩,抹去她在人间的一切屈辱……
 
其次,是在她与厄里的对话,获得了来自天主的代表大司祭的许诺。就在亚纳完全沉浸在祈祷中,在她的长时间的默祷中,当时在圣殿当值的大司祭厄里,暗中观察她的嘴唇,发现她的嘴唇微动,却听不到她的声音,就错误的认为她喝醉了。厄里毫不含糊的对她说:“你要醉到几时?消消你身上的酒气吧!”可怜的亚纳在深度的祈祷中,似乎已经获得了一种内在的平安。在回应厄里的判断时,她一方面澄清自己并没有喝酒;另一方面,在大司祭面前她真实的袒露自己的痛苦,她说:“我主!你想错了;我是个遭遇不幸的女人,清酒烈酒总不沾唇;我是在上主面前倾吐我的心意。望你不要以为你的婢女是个坏人,因为我由于极度的痛苦悲伤,才一直倾诉到现在。”在聆听了她真实的分享后,厄里作为当时的大司祭,天主的代言人,替天主直接祝福了亚纳,并应允了亚纳所求之事,尽管当时的厄里并不知道亚纳到底要向天主求什么,但是他说:“你平安的去吧!愿以色列的天主赐给你求祂的事。”这是一个许诺,在厄里和亚纳的对话中,厄里代表上主给了亚纳这个许诺。
 

 
最后,是上主对亚纳祈祷所做的直接性回应。在亚纳回到旅舍,吃完饭,不再愁容满面,次日清晨他们全家朝拜了上主,回到他们的辣玛本家后,奇迹发生了!当她的丈夫厄耳卡纳认识了妻子亚纳时,圣经的作者特别强调了一件事:上主也纪念了她。当上主的力量和对祂子民盟约性的“hesed”被唤醒的时刻,亚纳就怀了孕,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撒慕尔。在亚纳之后的言语中,一再表达这个孩子是她向上主求得的。她充满着感恩的心把孩子带到厄里面前的时候,对厄里说:“我主,请听:我主,就如你活着那样真实,我就是曾经在你旁边祈求上主的那个妇人,那时我为了得到这个孩子祈祷,上主就赏赐了我所恳求的。”
 
不难发现,圣经作者可谓是巧妙地藉着亚纳的话语,厄里的许诺,和天主最后的干预为我们今天的读者展现出我们所信赖的天主,是一位忠信于祂与我们所立盟约的天主,天主的力量可以帮助我们战胜任何的艰难困苦,祂把自己紧紧的和子民绑在一起,既许必践。祂允许我们向祂申诉、抱怨、哀告、呼叫,只有我们向亚纳一样打开我们真实的内心世界时,我们才能经验天主对我们个人真正的救恩,由生活的救恩发出的赞美与感恩才是最有见证性与生命力的。
 

[1]他们住在厄弗辣因山地(苏21:5) 。这山地是在约但河西岸,北起依则勒耳平原,南到耶路撒冷,长200余里,宽100余里。辣玛,是在本雅明支派地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