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问神父|告解后,总怀疑自己的罪没得到赦免,怎么办?

2020-11-15 18:06   真理电台  阅读量:6798

问题留言:神父,我想说一下办告解时的一种情况。比如:如果有个犯许多大罪的人,而且还是许多年没有办过妥当告解。他悔改办完告解后,他心疑,觉得这个大罪没告,哪个大罪没告,这个大罪没有说清楚,哪个大罪没说清楚。再加上魔鬼的诱惑,诱惑他说:你不是没有真心痛悔,就是没有真心定改,你的告解是不妥当的。神父,虽然他这么心疑,他就不再办告解了,这种情况天主会赦免他所有的大罪吗?

随风神父:

这位听众给我们问题中提出了一些假设,这些假设不知道是他个人的想象,还是为他个人真实的情况,不过,这里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他怀疑自己的罪过,是否被天主赦免。

我们人经常会怀疑和害怕自己的罪过没有得到赦免,也总以为我们的得救,是因为我办了和好圣事,因此就可以获得救恩了。我们忘记了救恩是天主白白赏赐给我们的恩典。而非我们赚取的。正是由于我们对于天主,有些不太正确的认识,导致我们对教会的很多道理,都有些认知偏差。那么在这个问题里,这位听众一方面是对于天主的仁慈缺少信心,另一方面,是对于告明与赦罪有些不正当的理解。为了大家更好的理解告解圣事,我们给大家在这里再一次的做些分享。

一、天主的慈爱与我们的罪过

相信大家都非常熟悉“十个癞病人”的比喻。就是有十个癞病人来到耶稣的面前,祈求他的怜悯,耶稣告诉他们去给司祭检验,在去的路上,他们就痊愈了。平时我们很多人都注意到这是个癞病人,只有一个回来感恩,而其他九个都直接走了。我们对于这个比喻,很多都关注在“懂得感恩”上,却忽略,在这个比喻中,所隐含的天主的仁慈。

那就是,这十个人在去的路上,就都获得了天主的恩赐,或者说天主的治愈。曾有一个教授神学的老师在分享这段福音时,他就分享了一个例子,来询问他的学生。他说,有一个人,他犯了很多罪,有一天忽然意识到自己不对,非常后悔,于是,他想去办告解,结果在去办告解的路上死去了。这个老师他的学生,这个罪人,他获得赦免了吗?

学生了听完后都不知道如何回到,这个教授告诉,学生们“他还在路上的时候,他的罪已经赦了”,就如福音中那是个癞病人一样,他们还在路上的时候,他们就痊愈了。

二、关于告明与赦罪

关于告明,特利腾大公会议规定,忏悔者必须告明所有大罪的类别、数目和改变罪类的重大情节。对于这一规定,台湾辅仁大学的教授,詹德龙神父在他讲解和好圣事的书籍——《与天主和好》这样说:“这条法律的用意主要的不是为了使神父好像法院的法官一样,能够决定忏悔者是否有罪或者要不要赦免;而是要帮助忏悔者充分地表达他的痛悔,使标记清楚显出。因此,如果在某些情形之下,完整的告明有害于标记或圣事的其他幅度,则不须要完整的告明。”

因此,我们要明了告解圣事的中告明,不是为了听告诫的司铎,完全明了我们的罪过,而是为了帮助告解者,更好的忏悔,告明是忏悔的表达。

就如詹德龙神父所说:“在告明中神父扮演的角色,消极而言,不是法官,也不是心理辅导者,所以不必了解一切细节;也不可以藉此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积极而言,神父应努力帮助教友诚实的、更好的表达他们所犯的罪。”

因此,我们可以说神父在告解中扮演的角色是帮助告解者更好的忏悔,获得天主的宽恕。神父是代表天主在赦罪,而非通过告解,了解人的罪恶。

有一个关于西班牙科尔多瓦圣堂里一个十字架的故事。在这所圣堂里悬挂着一个巨大而奇特的十字架。这个十字架和我们平时所见的不同。十字架上耶稣的两只手一只手被钉在架上,另一只手——右手,在耶稣身体旁垂摆着。

原来关于这个十字架,有个传说故事。故事是有关一个罪人, 在他犯下了许多罪过后,他感觉到天主正召唤他去开始一个新的生命。所以他去办了告解。听告诫的神父,聆听了他的告解,忠实地给了他一些鼓励的话,并且为他赦了罪。

 一周之后,这人又来找这位神父办告解,因为他又犯了从前的罪过,不过,这次神父在给他赦罪之前,警告他,“我的孩子,小心,不要再犯罪了”。这人答说:“好的,神父,我一定努力”

的确,他努力了,但是因为他的软弱,就像我……也许也像你一样,他又犯罪了。所以,再一次……同一所圣堂、同一位神父、同样的罪。神父宽恕了他,但这次他非常清楚且严厉地告诫他!“我的孩子,我们不能愚弄天主!如果你再因为同样的罪回来办告解,我将拒绝为你赦罪”。

这人虽然非常努力地去拒绝诱惑, 但却没有成功。当他回到相同的圣堂向同一位神父告解同一个罪时, 他预期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这位神父非常坚决地说:“不行,不行,不行!这是荒谬。我已经清楚地警告过你了。我们不能戏弄天主。我拒绝为你赦罪”。

这可怜的罪人非常失望,感到自己完了。可就在此刻,从祭台上传来一个声音。他们抬头一看,看见十字架上耶稣,正缓慢地把伸直的手从十字架钉上拔起,举起来为这位罪人赦罪。“你的罪已得到了宽恕,我的兄弟。平安地回去吧!” 耶稣转向这位神父,脸上带着严肃的微笑说,“我的朋友,这只是个提醒!是我,为了那位罪人倾流了我的……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