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铎在弥撒中及弥撒外的带领角色

2020-11-13 07:46   纳爵之盾  阅读量:3957

梵二《教会宪章》论及司铎时,说:

 

司铎的神圣职务,特别表现在举行圣体大礼或圣体圣筵时,他们代表基督宣布祂的奥迹,把信友们的祈祷和他们元首的祭献联合一起:在弥撒中,司铎代表、也实行新约的惟一圣祭,就是基督自献于天父的无玷祭品,直到主的再临。为忏悔或患病的信友,司铎特尽和解与抚慰的职务,把信友的需要与祈祷献给天主。司铎按其权力的范围,执行基督牧人及元首的任务,集合天主的家庭,有如相依为命的兄弟关系;并籍着基督,在圣神的指引下,领导他们走向天父[1]。

 

同样,圣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其任职第十四年(1992年)所颁布的《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中,开篇亦说:“天主常从特定人群与教会境遇中召选司铎,他们无可避免地受该境遇的影响;而又被委派回到那种境遇中,为基督福音服务”[2]。

 

 

可见,司铎被天主所召叫,经由主教祝圣,被派遣是为天主子民服务。而“司铎们行使其神圣职务的最高峰,是在感恩祭或感恩聚会中”[3]。在一个堂区或团体中,司铎的角色应是带领者:以基督的身份奉献感恩祭;以基督的爱心关怀信友。笔者将围绕此观点,通过三个部分来进行阐述:一、感恩祭是司铎职务与生活的中心;二、司铎是弥撒的主持者;三、司铎是牧灵的领袖。

 

1

感恩祭:司铎职务与生活的中心

 

在最后晚餐中,耶稣基督建立了以祂的体血为祭献的感恩圣祭,籍此使十字架的祭献得以永留后世,直到祂的再来;同时,主也把衪死亡和复活的纪念,托付给祂所挚爱的净配——教会。至今,教会仍“遵照祂的命令,举行这项奥迹”[4];“任何时候,只要教会举行感恩圣祭,信友都能以某种方式重新体验厄玛乌两位门徒的经历”[5]:认出耶稣来,因为“感恩圣祭,是基督救恩于信友团体中的临在,也是他们的精神食粮”[6]。

 

为此,梵二会议隆重地宣布:感恩祭是“整个基督徒生活的泉源与高峰”[7]。每一位信友,都是赖基督的宝血所救赎,并被主所召集,籍圣言所滋养。举行感恩圣祭时,这救赎的奥迹便再次活现于每一位参与者面前,使信友能够身临其境、“并源源不竭地得到无尽的果实”[8];同时,信友在感恩圣祭中,“借着领受基督的体血,而团结一起”[9]。正如保禄宗徒所说:“饼只是一个,我们虽多,只是一个身体,因为我们众人都共享这一个饼”(格前10:17)。所以,信友们参与感恩圣祭时,既是在参与基督自己的祭献,也是借着教会“把自己和这祭品结为一体一同奉献”[10]。

 

 

举行感恩祭,是基督及按圣统制组成起来的天主子民的行动。《礼仪宪章》第41号说:“天主的全体圣民,完善而主动的参与同样礼仪,特别在参与同一圣体礼时,同声祈祷,司祭团及辅祭者围绕着主教所主持的祭坛,实为整个教会的最好表征”;然而,“即使信友不能参礼,感恩祭仍常保有其实效和尊贵,因为这是基督与教会的行动,司祭在圣祭中执行他的主要职务,并且常是为了人们的得救而行动”[11]。为此,教会鼓励说:“在可能的范围内,司祭宜每天举行感恩祭”[12]。

 

司铎被基督所召叫,是为救恩而服务;这服务的职务,可分为三大类,即:圣言服务、圣事服务和牧灵服务。司铎施行圣事服务的目的,在于求使人成圣;自然,司铎首先有使自己成圣的义务。而在所有圣事服务中,感恩圣祭实现了救恩意义。因为,感恩圣祭是基督与教会的行动:基督是教会的头,于圣祭中亲自临现,与领受圣体宝血的信友合而为一。因此,感恩祭既是整个基督徒生活的中心,也必然是司铎的职务与生活的中心[13]。

 

司铎的职务是服务,被派遣服务天主子民。这服务的本质源自基督:“人子来不是受服事,而是服事人,并交出自己的生命,为大众作赎价”(玛20:28)。所以,领受圣秩的司铎,不应该自高自大;相反地,“应当怀着恐惧和战栗的心情善尽此职,以免在向别人宣讲了福音和给别人带来了天主的恩宠之后,反而丧失了自己的灵魂”[14]。基督大司祭在感恩祭中,既是奉献者,又是被献者(自身);同样,司铎以司祭身份,在祭台前通过基督而献于天父,祈求圣化生活[15]。

 

2

司铎是弥撒的主持者

 

1989年,教廷万民福音部公布的《教区司铎牧灵手册》中说:“司铎特别分享基督的司祭职,身为基督的圣职人,并在主教的权威下表达他的司祭职,尤其是在礼仪及施行圣事时。因此他应该设法发展礼仪的深意,并成为信友礼仪生活的坚定激励者”[16];又说:“司铎们应把圣体奥迹务实地置于他们的生活和团体生活的中心。他们不可忘记,只有从这圣体为中心出发,他们的讲道才能收效,并把托付给他们的团体团结一起”[17]。

 

上述文件,是由圣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所批准发布;而他早在1983年6月于萨尔瓦多讲道时既已提到:“司铎是教会共融的仆人,他要召集基督徒团体,为使他们以圣体圣事而生活,举行耶稣的奥秘;因此,司铎首先要工作是祭台:宣讲圣言、举行圣事、奉献圣祭、分送生命之粮”[18]。同年圣周四的弥撒讲道中,教宗也已提示:“司铎既为这感恩祭之主持人,因此也特别与救赎主的爱相近”[19]。

 

司铎既是弥撒的主持者,便应该“庄重地、谦恭地为天主和会众服务,藉自己的举止和宣读礼仪经文的态度,使信友们感受到基督活生生的临在”[20],切不可夸大或贬低这“主持”的角色。已故霍宣德(Robert Hovda)神父曾提出主祭在礼仪内的五项主要任务:引领整个敬拜,同时让辅礼人员负责其他角色;决定整个礼仪的开始和结束;带领祈祷,尤其是感恩经;亲自分送圣体;宣讲圣言。虽然礼仪是整个参礼团体一起在行动,主礼亦不应过分委托他人代行其任务[21]。

 

 

“主持”的另一层含义,在于协调各参礼者的天赋,犹如一位乐队的指挥,让每一个角色都能在团体行动中发挥出色;其目的不是为了表彰,而是共同赞颂天主。因此,司铎在主持弥撒时,并非大包大揽,事必躬亲。比如,若有称职的读经员在场,主祭就不应该亲自宣读所有的读经。总之,司铎在主持弥撒时,既不应全由别人来决定,亦不应视别人为陪衬品[22]。

 

教会依循梵二精神,制定出举行弥撒所用的新经书[23],表达了对至崇高的感恩奥迹所怀有的关切和不变的爱。司铎在主持弥撒时,虽应避免“照本宣科”或机械式的动作,亦不可随心所欲,吸引眼球。司铎在礼仪中的行动,不是基于自己,而是“以元首基督的名义行事,他在邀请和整合‘身体’来经验仍在耶稣内熠熠放光的、为所有人所准备的、天主的爱”[24]。

 

3

司铎是牧灵的领袖

 

梵二文献《司铎职务与生活法令》(简称《法令》)[25]第六号声明说:司铎按照其份内的权力,执行基督元首及牧人的职务时,以主教的名义,集合天主的家庭,就像共有一个生命的兄弟团体,并领导着它,藉着基督,在圣神内,走向天主父……此外,司铎还要训练信友,不只为自己生活,而且根据爱德新法律的要求,每人依照其所领受的恩宠,彼此服务,以便每人都以基督精神,在人类社会中,去尽个人的职责。

 

同时,《法令》还说:“如果不以举行圣体大礼为基础与中心,则基督团体决不会建立起来”[26]。显然,主持弥撒与牧灵爱德,是司铎在堂区或团体中服务的一体两面,不可分割。主持弥撒,是司铎带领信友一起向天主祭献,而祭品就是团体爱德的工作;牧灵服务,是司铎带领信友把在感恩祭中所领受的恩宠,在生活中以爱德具体实践出来;即司铎以基督的身份奉献感恩祭,以基督的爱心关怀信友

 

关于司铎在牧灵工作中的具体对象,《法令》亦有如下说明:应特别照顾贫穷弱小者,也要特别注意青年人,还有那些夫妇及为人父母者,同时还要记得所有的修士修女,最后要极其关心病人及临终者;除此之外,牧人的工作不仅限于个别地照顾信友,而且还要扩展到培养真正的信友团体;对于望教者及新教友,包括尚未信从的人,亦应特别关照[27]。

 

 

犹如司铎作为弥撒的主持者,要懂得协调和调动各参与者的天赋一样,作为牧灵的领袖,同样需要懂得协调与分配。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天生的管理者,但对教区司铎,尤其是在堂区服务的司铎来说,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都无法逃避管理的责任。因此,管理的神恩也被视为教区司铎召叫的一个标记。司铎在接受培育时,应该涉足管理的专业和领导的艺术。要懂得,司铎虽作为领袖,但却非唯一的管理者,能够形成一个团队,构建合作的精神,显得更为重要。另外,司铎应该牢记:管理的是堂区,即一个信仰的团体,而非社团或公司;目标不是世俗的利益,而是建树基督的奥体,使众人与基督密切地结合[28]。

 

司铎作为牧灵中的领袖,要“在罪恶、痛苦和死亡面前映射出积极的希望和激励”[29]。对信友来说,司铎就是基督的代表,迎接司铎进入他们的家庭,就是领受天主恩宠的福佑;同样,生活中的痛苦与负担,他们也非常愿意和需要向司铎倾诉。作为司铎,不仅不应逃避,更应该主动走近那些生活在痛苦中的信友,就像《圣经》中主耶稣主动走向厄玛乌路上的两位门徒,成为他们的陪伴者、聆听者、引导者。

 

总之,司铎与信友的关系,正如圣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所说:“司铎对平信徒来说,确有积极与辅助的作用。司铎是为平信徒的信、望、爱的生活而服务。司铎以手足与友爱的情怀,珍惜并鼓励平信徒身为天主儿女的尊严,并协助他们圆满的执行,他们在全教会使命的观点下,所有的特别角色”[30]。

 

结 语

 

“事实上,每位大司祭是由人间所选拔,奉派为人行关于天主的事”(希5:1)。司铎,既是基督的司祭,也是来自人间的团体,且是为了团体。神圣的司祭职权是圣事性和牧灵性的服务,包含教化信友,引导他们经由圣事,共享基督生活的真蕴。这是基督徒奥迹的真像,忽略了它也就不再是基督的门徒了”[31]。因此,司铎为团体来说,“乃基督赐给团体的恩赐”[32]。

 

 

“司铎虽未达到司祭职的最高峰,在执行职务时又从属于主教,可是他们和主教们在司铎尊位上相连在一起,又因圣秩圣事之故,依照永远的最高司祭基督的肖像,被祝圣为新约的真司祭,去宣讲福音,管理教友,并举行敬天之礼。”(教会宪章28)

 

 

司铎虽然是为团体服务,但不可忽视自己本身的团体,也就是司铎团。《司铎职务与生活法令》第二章的第二部分特别强调了“司铎与他人的关系”,除了与主教的关系和与信友的关系外,第八号重点论述“司铎彼此之间的兄弟团结与合作”:“所有司铎,因授职礼而侧身于司铎圣秩,彼此以圣事性的手足之情,密切团结在一起,尤其是加入一个教区,在本主教领导之下而服务的司铎,共同形成一个司铎团。他们所担负的职责虽有不同,但是同为人类尽行一个司铎职务”。虽然由于牧灵的理由,在许多地区,司铎必需单独地住在他的堂区,却依然需要定期的集会,发展团体的精神[33]。

 

总之,团体生活对司铎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因为,司铎的蒙召来自天主,司铎的受祝圣和被派遣是经由主教,只有在与主教圣秩保持圣统的共融,其使命才有意义;而这共融的最具体表现,便是司铎们与主教联合在一起,在感恩祭中得以明认,并借此力量在牧灵生活中得以实践。司铎应牢记梵二会议的教导:“任何司铎都无法单独孤立地完成自己的任务,而必须在教会监督者领导之下,与其他司铎协力合作,始可有成”[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