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征稿|在疫情中

2020-07-13 22:24   文/若瑟  阅读量:5965

本已是耄耋之年了,可我这把年纪都经历了两次瘟疫。一次是鼠疫,一次是今年的新冠疫情。前一次是发生在我刚出生的几个月,父亲就患上鼠疫而病逝。父亲生前的工作是修理鞋匠,为人忠厚热情,凭着他的勤劳和精湛的手艺,勉强养活一家子。可当时的毒魔来势凶猛,仅仅在短短的几天里就夺去我父亲的生命,父亲是家的顶梁柱,一下子倒了,生活立即坠入了谷底。母亲一个穷寡妇怎么能养活幼小的两个孩子呢?我母亲只好带着我和未满三岁的姐姐,去投靠做店员的外祖父。而外祖父的孩子多,原来生活就不好过,再加上我们娘仨,生活负担更重了。所以,我小的时候是在贫穷的环境中度过的。

听我妈妈说,那次的鼠疫夺去许多人的生命。许多家庭沉浸在悲痛中,有的家庭三口人全都死光,有的五口之家剩下二个人,有的死了很久都没有人过问,直到尸首发臭才被人发现。那时候,夜静了,悲惨的哭声不断,周围全是一副凄凉的景象。母亲说当时埋葬的工具是棺木,而棺木又供不应求,最后连薄木板也卖光了。所以,有的人只好买来草席裹尸,草草埋葬了事。

今年的新冠病毒恶魔来势汹汹,像要把世界吞噬掉的样子。病毒的扩散快,传染也快。先从武汉到湖北省,到全国也是仅仅数天的时间,许多繁荣的城市转眼变成了一座阴森的空城。我现在生活的城市是祖国东南沿海之滨,是最早宣布对外开放的城市之一。这里四季如春,风景优美,优秀港湾,旅游景点多,还有品种繁多的中华名小吃,吸引了很多游客来此观光旅游。这里的人都善良又好客,年年被国家评为花园城市,人们称赞它像一颗冉冉上升的璀璨明珠。

可是这次疫情一出现,工厂停产,商店旅游景点关闭,一切娱乐场所关闭,学校停课,以往热闹繁华的步行街,中华名小吃一条街无人问津。原来交通四通八达,如今机场、高铁、地铁、水上轮船全部停运。这座城市静悄悄,恐怖气氛难于言表。为战胜魔疫,政府宣布两个星期不要外出,守住家宅。我们全家聚在家里,足不出户,儿子和儿媳虽然没有到单位上班,但实际上也是居家办公,电话联系不停。孙女今年要中考,也忙于上网课,全家日常三餐由我和爱人照料。因为不能出门,十来天就把冰箱,冰柜里的东西都吃光了,为了安全,只好从网上叫外卖,超市送菜等方式来解决生活起居。

几年来,我和爱人都有诵读圣经的习惯,日常中午休息时间会读两章圣经,至今已经读完第三遍。这次魔疫来袭,我们也从未间断。早晚还要完成早晚课,诵念玫瑰经和慈悲串经,祈求上主息义怒,赐我中华及世界恢复往日的平安祥和日子。

我自幼喜爱书法,退休后在老年大学学习书法,平时自己认真学习并不断揣摩,并参加书法协会、中国老年书法协会研究会,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大型展览并被收藏,坚持每年写春联和圣经金句的挂联送给教友家庭。这次再利用此次机会,也已经写了几十张圣经金句并赠予教友。

我还利用疫情这段宅家时间,在家加工玫瑰念珠,春节期间,我独自加工二十多串玫瑰念珠送给教友。因为自己年迈,手不灵眼不亮,唯恐加工的念珠,节与节之间的脱钩,一再认真仔细总结加工经验。如今已经做得得心应手,准备在圣神降临之前,能再多加工一批念珠送给教友。

我们的城市是开放城市,外来务工人员多,经商的人也很多。这个城市原来人口只有70多万人,而如今已增加到近400万人,这么多的劳动大军一定有不少的教友,相信念珠对他们的信仰是会有帮助的,天上的圣母妈妈一定会喜欢我的作为。

其实我也是百万迁徒当中的一员,我退休后为了照顾儿子儿媳及孙女的日常生活,举家搬来这个城市。因为有一个共同的信仰,很快便融入当地教会。原本思虑,今年春节回祖籍过年,因为好几年未曾回老家过年,想与亲人们叙叙旧,特别是想念我的大姐。可是疫情一来,打破了我的美梦,姐弟俩只能在电话中相互安慰,不仅相互关心身体,更主要是关心灵性生命的事。

总之,疫情尚未结束,但我还是能愉快的过好每一天。

附图为作者书法作品和手工念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