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征稿|疫情与我们的生活

2020-06-29 22:43   文/陈丽桃  阅读量:1037

2019农历年末,传染病的流行,使这个春节过得格外寂静。年后,开学的日子,班级群通知,延期开学,孩子们高兴坏了,像这个春天里的花草,什么也阻止不了盛开的脚步。

她们的爸爸一直担心工作问题,为了不让人感染,好多工作都停工了,他在超市,他庆幸他的工作没有停。他在工作中戴着护目镜和口罩……。                                                                

居家隔离生活的我带着孩子,我们约好每天晚上10点,他下班的时候,在不同的地方一起念圣母经,这成了我们黑暗中的灯光。

新闻一直跟踪报道着疫情的发展,医生护士逝世的消息牵动人心,大爱无疆愿意奉献的人不局限于教友,他们是让人惋惜的最亲爱的人们。除了祈祷我还能做的是什么呢?

有时候,祈祷成了我们为他人做什么的代名词,除了祈祷做不了别的了。我也会反省,我的能行为与祈祷同步吗?言语是否是行为的旗帜?像贞德一样的旗帜。合一不是先要自我合一吗?

街道上稀疏的人,披戴着红袖标的执勤人员时不时提醒大家戴上口罩。他们蹲守在街口,议论着这次灾难,查检着过往的车辆。我想他们不只为养家糊口的钱,他们也在勇敢的护卫家园。这些可爱的人是不是那些我童年里为教堂贴上封条的人呢?中国人有太多的伤痕,太多的情结。只有慈母的爱才能包容。教堂的门真正的从心里打开,是每一个教友的责任,不要争抢教会里的位置,在天主眼里他们和我们都是一样的。请来!

写到这里,孩子突然跑进来对我说:“妈妈,一只小猫被车压伤了,我和妹妹把它带了回来,你去看看吧。”

大门口,果然有一只伤了后腿的大猫,见到陌生的我,它用前爪支撑着身体吃力的向前爬。孩子见状,忙用手搂起它,用力的把它抱起来,因为猫太大,它的腿拖在了地上。我赶紧说:“快放下,这只猫太大,它受伤了,可能会咬人的”。孩子听到我说,放下了它,心疼的一边抚着它的头一边对它说:“别怕,我妈妈是来救你的”。看着孩子满满的担忧,看看痛苦无辜的大猫,它温顺的在那里大口的喘着粗气……

孩子为什么觉得它小呢?在爱它人的眼里,它是不是瞬间被化作捧在掌心的小小模样,在不爱它的人的眼里它的危险被扩大了一倍又一倍,伤害的起初原出自自我中心意识吗?这一切原出自天主的美善啊!

创造万物,平衡宇宙的天主,求你教给我们相爱,像你创世时的那样,气息中都是爱。也是祷文里的,愿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