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在杯精选|寻路

2019-10-30 21:29   文/德莲  阅读量:973

编者按:
无论自幼时受洗,抑或成年受洗
作为一名信仰者
谁不曾追求而热烈,不曾疏远而彷徨
在信仰旅程中
谁少的了患难中、病痛中、不顺遂中、无助呼求中
经验过他的慈爱和临在、大能和护佑
深知信仰之路不会一帆风顺
深知需要我们克服人性的软弱
也深知有一条通往光明的路需要我们追寻
一条“窄门”的路,需要我们安静坚定地去走
跌倒了不要紧,爬起来吧
他说——
“不要害怕!因为我救赎了你,我以你的名字召叫了你,你是我的。”(依43:1)
“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在一起;你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天主;我必坚固你,协助你,用我胜利的右手扶持你。”(依41:10)

出生在一个爷爷的爷爷就是基督徒的家庭,领受洗礼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耳濡目染下很小就可以熟练诵念玫瑰经等各种经文,也常常去教堂……这些最初关于信仰的记忆本该是让我值得自豪的事,可如今却成为控诉我的证据,每每想起就十分汗颜。

进入青春期后,我开始变得叛逆,追求虚荣的物质享受和放纵的乐趣,不愿听从父母的教导,也觉得教理的约束限制了自己的自由,反而对信仰产生了埋怨的态度,甚至故意放纵追求所谓的自由,于是离天主越来越远,甚至犯了许多罪……但是放纵并没有让我获得自由的感觉,反而终日被良心谴责,更像是背上沉重的枷锁,青春就这样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
工作后我立志改变之前颓废的生活方式,每天积极工作,工作能力不断提升取得一些成绩,自我感觉状态好极了,自认为靠自己我终于摆脱了过去的颓废,每天像个陀螺一样不停忙碌,偶尔心中想起儿时老人们常常强调的救灵魂的事,也瞬间被对未来的光明前程的向往所取代。
 
一切从一场大病开始改变,当我无力的躺在病床上,行尸走肉般接受着并不一定能起到作用的治疗,尽管家人一直陪在身边给我鼓励和安慰,而我自己的内心却是万念俱灰。我一直追求的事业很快被别人取代,我一直倚势的自己如今更是不堪一击,迷茫和焦虑充满了我的生活,内心没有一时一刻获得安宁,整个人像是滑落到黑暗的沼泽中,越是挣扎越是深陷,到最后精疲力尽看着自己沉没……

家人看我沉溺于失望和病痛的折磨中,一直热心为我祈祷,劝我去办个妥当的告解,我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认真的做了省察,走进告解亭,想着只要我告明我的一切过犯,天主就会宽恕我,治好我的病。走出告诫亭心中的阴霾好像投进一丝光亮,内心拥有了短暂的宁静,那段时间我开始阅读圣经,看到“你们求必可得到”这样的圣言更是激动万分,深信天主会一下治好我的一切疾病,我很快又可以投入到正常的工作生活中。可是随着我期待的奇迹迟迟没有到来,我又陷入更深的失望和痛苦中,甚至开始怀疑天主的全能和慈悲。这一次的失望似乎比刚刚知道病情时更严重,像是充满希望的救命稻草突然断掉一样,甚至一度让我出现严重的抑郁症状。朋友建议我去做个心理咨询,碍于情面我试着自己阅读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希望能缓解抑郁状况。

“接纳、臣服、当下的力量等等,各种心理学中常见的词汇涌入脑海中,忽然发现这一切治愈的方式不都是教理中传达的内容吗?于是重新开始阅读圣经和灵性修养的书籍,还有圣人圣女们的传记和著作。几乎每一位圣人都在强调祈祷的重要性和对他们生命带来的改变,我也开始祈祷,从一开始的心乱如麻,时时分心,到后来的逐渐专注,祈祷不仅给我带来内心的安宁,更让我对自己的信仰生活做了深刻的反思。越来越觉得自己从前的信仰是多么浅薄,甚至不能称之为信仰,自己受洗多年却始终只是把天主当作满足自己私欲的工具,这样的信仰就像洒在路边的种子,没有生根就被飞鸟吞食了。

重新开始追求信仰的路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直到现在还有各样的念头困扰着我,但是借着祈祷和交托,我慢慢体会到天主的临在,他总是在迷惑时派遣人来解答我的困惑,或是在主日弥撒的讲道中,或是某本书中的一句话,或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小事中。以前那个我认为遥不可及的天主原来一直在我身边。从前的黑暗也因着生命中这道伤口投进的光明慢慢驱散,抑郁逐渐好转,甚至一直伴随我的焦虑,也因着我的不断交托慢慢改变,不论身体还是生活的状态都越来越好。原来从前我认为模糊不清的信仰,就是一条通向光明的道路,它一直在那里,只是我遮蔽了双眼背道而驰,迷失了自己。

未来也许还会有很多挫折和挑战,但我深信,天主一直在我身边。

注:文章配图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