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在杯精选|一个任性小孩的独白

2019-08-27 21:58   文/花花  阅读量:2471

编者按:
这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女孩,写下的行云流水的文字
这些文字中有老一辈的表样
有信仰路上的无助与升华
在逆境中发现自己渺小无助
因为常常在顺境中忘记天主
好比世人历经消沉和困顿,蜕变的积极向上
同样,历经离别和痛苦
无力和迷茫,所有的救援都熄灭
所有的救援都终止
主的流浪的亡羊
才肯将自己的目光转向天主,走向祂
走向祂的爱和特别的安排
才知道每个人都是一本独一无二的“救恩史”
才知道惟有主爱永恒,惟有主恩深重

我是个任性的小孩,无论是在天主那里还是在生活中,我总是任性的不愿长大,总幻想着只要不长大,那些爱我的人就可以永远陪着我。然而,当拥有了几件故事后,渐渐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永远”,一切的相遇之初就注定了离别的那一刻。除了——祂的爱。

我很庆幸自己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从小就蒙天主照顾。但有的时候,又觉得自己是“不幸的”,因为白白得来的东西,我总是不懂得珍惜。

我的奶奶是个传统的热心的基督徒,她甚至可以在圣像前跪着一整天念经,并时常督促我同她一起,我笔直的跪在圣像前,她才会停止“碎碎念”。然而儿时的我好多经文都不会背,更别说理解其中的“深意”了。于是,在奶奶诵念的经文中,我悄悄的开启了“神游之旅”。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内心充满着对奶奶深深的感谢,因为如果奶奶当初不那么执着的“熏陶”我,或许我可能会慢慢丢失了这份信仰。

高中毕业之前,我几乎从未主动的思考过,信仰,天主以及我和天主的关系。我只是一味地“接受”这份从“祖上传下来的宗教”。从某种意义上说,那时我的信仰还不属于我的信仰,而是“祖辈们”的信仰。晦涩难懂的经文,繁琐复杂的礼节以及奶奶的“强势”,让我对这份信仰,萌生了强烈的排斥感。
我从不会主动进堂,主动念经,主动去翻看圣经……直到我高三的那个暑假:爷爷出车祸,在医院昏迷了一个多月;奶奶的身体每况愈下,多种疾病的并发症师奶奶痛不欲生;妈妈被查出乳腺癌,我要准备高考。

奶奶有心脏病,爷爷出车祸的事我们全家上下很是默契的在奶奶面前只字不提。从小跟爷爷奶奶生活的我,和爷爷奶奶的感情甚至比和爸爸妈妈的感情都要深。看到他们那么痛苦的样子,我只能悄悄的哭,因为,如果我哭了,他们会更难过。于是,在别人面前,我永远是笑得最没心没肺的那个。那个暑假,我周转于医院和奶奶家。昏迷中的爷爷,听到我在叫他,有时手指会动一下,我就会开心的不得了。我本是个不善言谈的女孩,当奶奶被病痛折磨的整宿整宿的睡不着的时候,那些有趣的,好玩的故事就会从我的口中争先恐后的涌出。
那段“世界毁灭的日子”我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祈祷。

夜深人静的时候,爷爷奶奶被病痛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家人们因为昂贵的费用焦虑不已的时候……我总会在心里呼求天主:主,求你帮帮我吧,帮帮我们吧……我一直觉得祈祷是一个人最无力的表现,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实在没有办法,才会去“拜神”。但当我祈祷时,总会有源源不断的力量充满我的心,我的身,我的灵!那时候,耳机里单曲循环着一首歌:不再有忧虑,不再有害怕,与主在一起什么都不缺……
只要有时间去教堂,我一定会主动去参与弥撒。然而身在教堂的我,灵却早已不在弥撒圣祭中,我布满红血丝的眼直勾勾的注视着祭台上悬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耳边回响着的是奶奶的哀号:天主啊,宽恕我大罪人吧,圣母妈妈,求你为我转求天主吧,让天主快收了我吧,不要让我再受这病苦的折磨了,真的受不了,可怜我大罪人吧……一遍又一遍在我的耳边回响着……
成圣体时,跪在后排的我,注视着神父举在手中的圣体。心中一遍一遍的呼喊:父啊,父啊,求你不要舍弃我,不要舍弃我,我是软弱的,求你可怜我吧。父啊,我真的……真的……撑不下……
 
早已泪流满面,我却浑然不知,却是吓坏了旁边的妈妈,妈妈手足无措的一边安慰我,一边问四周的教友们借卫生纸。“静静,别哭了,擦擦眼泪,去领圣体吧。”
领圣体?奶奶那么热心,却好久没有机会领圣体,突然一个念头冒出来,我要代奶奶领圣体。当我随着队伍,走到祭台前那一刹那,我双膝跪地,重重的磕头。“父啊,我们错了,真的错了,求你原谅我门,让这糟糕的日子早点过去吧……”因为,我深深地觉得这些事临在我们身上,是天主在惩罚我们。后来才渐渐明白,天主一直是爱我们的,所有的“十字架”都是他在同我们背负。
当神父将圣体送到我口中,我的泪却是止不住的流。真的很痛,很痛,看着自己的家人被病痛折磨,一次又一次的祈求“死亡”,我却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了。那些病痛疼在他们身上,却实实在在痛在我心。
后来,爷爷醒了,奶奶的病痛出现了好转,妈妈去医院进行了复查,复查结果是,体内长了肿瘤,手术切除了一小块,确证为良性。再到后来,我们度过了一段很“悠闲而美好的时光”。
当那些糟糕的日子在慢慢变好时,我却从未向天主说过感谢,只一味的祈祷:天主,让这一切快点好起来吧,快点好起来吧。

不曾想,这段美好的时光竟会是“回光返照”的“黄粱一梦”。这段“美好”我却没能好好珍惜,我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开始嫌弃他们,开始有意识的躲他们。不知道为何“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这个念想特别坚定,于是我不断的“挥霍着,伤害着”!
 “静静,我……”
 “够了,我明天还要上课,我还要高考”这句话多么扎心,我不太清楚,但话音刚落,奶奶沉默了,一直到离开,她很少再开口说话。我曾有一段时间一度认为,奶奶是我这辈子最重的“十字架”,后来我才知道,我也是奶奶的十字架,那些伤痛……
我听说过死亡,却从未想过我竟会这么早去面对它。
奶奶刚离开的那七天,白天除了憔悴些,我冷静的就像是这一切与我无关。而到了晚上,我无助的像个孩子,奶奶是我的全世界而这个世界抛弃了我,哭着哭着迷迷糊糊的睡着,没睡多久又醒来,那些回忆如浪潮般涌了过来……
每天晚上去教堂参与弥撒,总是“抱怨”祂:我想奶奶,我宁愿离开的人是我……奶奶不要走,不要丢下我,求你了别离开我……

主,求你抱抱我,好吗?
那一刻,真的感觉有人在抱我。我看不到祂,但我却能真切的感受到祂的临在,祂温暖的怀抱,祂宽大的肩膀……原来,祂一直都在陪着我,听着我的质问,我的抱怨,我的哭泣……原来,祂一直在,从未舍弃我!
时间总会冲淡一切情绪,那些好的,坏的,痛的,幸福的故事,在时光的流里慢慢变的模糊不清……我开始不断的走近祂,慢慢去了解祂。在走近祂的过程中,会遇到或大或小的荆棘丛,但当流着泪走过去后,转过身来回顾那些过往,总会不禁感叹:天主为我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人这一生大概就是螺旋式上升的不断走近祂的过程吧,在一次次“背十字架”的过程中,经验到祂那无私而又伟大的爱。
不要妄自菲薄,因为祂在每个人身上的化工都是独特的,每个人都是一本独一无二的“救恩史”;不要拒绝祂的爱,无论我们怎样破碎,祂都不会舍弃我们!

天父啊,感谢您为我安排的一切!
天父啊,对不起!
天父啊,你知道的我爱你!
这个任性的小孩子,愿做您在这世上劳作的手和行走的脚,求你悦纳!
感谢主,赞美主!阿来路亚!

 

注:图片来自光盐生活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