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试论灵修的路径(4)(终结篇)

2019-05-29 18:47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2909

编:感谢郎国锋神父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小助手“信仰种子”栏目开辟了新的子栏目-“奥体灵修”用以连载郎国锋神父的佳作《奥体灵修——由圣经谈复兴》一书。本篇连载约2800余字。

(4)、玉瓶打碎,琼浆芳香四溢。

打碎自己的空器皿,打碎自己的“玉瓶”,并不是将自己的存在取消,而是彻底的虚化自己,仿佛自己消失了一般。自己的理智、意志、情趣等顺服的犹如消失了,一切皆由耶稣基督当家作主,自己处在彻底的被动中,仿佛自我消失了,不见自我,只见基督,一切都散发着基督的芳香。这是一种天人合一之境,是灵修的至高之境。

这是“虚我之路”的高级阶段,我们将此命名为“无我之境”。处于无我之境的人,由于纯全地生活了“为了基督而受造”的人生目的,生活了在基督内的人性本真,因此也可以称之为“真我之境”。“无我”显示了他的彻底倒空,“真我”表露了他的纯全芳香;“无我”不是取消了自己的存在,“真我”却是在形容主体的完美;“无我”就是将自我钉死在十字架上,“真我”就是与基督合一的新生命。一个从消极面定义了自我的消失,一个从积极面指明了基督化生命的实现。

处于此境界的人,表现为极度的顺服。他生活已不是他生活,而是基督在他内生活,他简直成了基督的启示者。他的所言所行从某种意义上讲,从某个角度上看,就是基督亲临人间。他把基督带到了人间,基督在他内借着他的顺服透过他活了出来。

无我之境的人,从不仗恃什么,深悟自己的虚无,就连自己的功德与能力也一起倒空。没有骄傲的资本,没有夸耀的余资。如果非要有所仗恃,他所仗恃的就是主耶稣;如果非要夸耀,他所夸耀的不仅不是自己的功德与能力,反而是自己的软弱;借此表现出一种极大的谦卑。保禄说:“我心甘情愿夸耀我的软弱,好叫基督的德能常在我身上。为此,我为基督的缘故,喜欢在软弱中,在凌辱中,在艰难中,在迫害中,在困苦中,因为我几时软弱,正是我有能力的时候。”(格后:十二9~10)自己空虚了、谦卑了,他所信赖的主,就成了他的坚强力量。因此,“智者不应夸耀自己的智慧,力士不应夸耀自己的的力量,富人不应夸耀自己的财富”(耶:九22),“凡要夸耀的,应当因主而夸耀”(格后:十17)。

无我之境的人从不要求实现自我,而只希望实现基督。就连圣德本身,甚至天堂的赏报,他也不去把持。面对一切具有极大的超脱精神。唯主是从,从不去自作主张。

倒空一切,不执着于任何事物,使他获得了极大的自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唯愿天主获得喜乐与荣耀。与天主同喜乐,与天主同荣耀,成了他生命的特征。

倒空一切,反使他获得了一切,因为他得到了天主,而天主就是一切美善的泉源。这正如保禄所说:“像是一无所有的,却无所不有。”(格后:六10)要想得到什么,反而倒空什么;倒空什么,并不是为了得到什么。空的一无所有,空的净明剔透,上主就会充满。

在祈祷生活上,无我之境的人从不给天主预先设定什么目标,好让天主按着自己的渴望去运作,而是将自己的处境借着祈祷交托在天主手中,任由天主去处理,任由天主去完成。自己决不去自作主张,更不会去抗逆天主,反而谦卑地、顺服地与天主合作。如此,此人的目标消失了,只留下了天主的目标。天主的目标就是其人的目标。其实,这并不是人的目标的消失,而是目标的升华。

无我之境的倒空自我,并不是目的,只是方法。其目的是让天主在自我的生命中丝毫不受阻碍地自由运作。

让天主在我们内自由地运作,这为灵修而言,具有不能取代的核心意义,是天主以其救恩成就我们生命的具体过程,是天主分施他的爱的具体过程。这是成圣的本质所在。成圣的本质就是让天主自由自在地爱我们。让天主分施他的爱,让天主自由自在地去爱。倒空自我,以顺服的态度去接受他的爱,大事方成矣。

让天主自由运作,让天主完成一切,需要我们空虚、谦卑、无我、顺服、信赖、配合等。这些品质在玛利亚身上集中地出类拔萃地突现出来,因此,我们说圣母玛利亚是无我之境的最杰出的典范。

由于无我与顺服,使得圣母的境界处于被动之中。所谓“被动”即是指她的一切作为皆出乎天主的主动完成,自己只是天主的顺服者、合作者。天主是其生命的指挥者,但却不是操控者。天主的主动并不使人失去自由,也不使人失去主动性,而是使人的自由主动顺服在恩宠的推动中。我们不要以为主动的灵修更高超,恰恰应当翻过来理解,是被动的,但不消极的,奋进式灵修才了不起。谁的积极主动若不在恩宠的推动中,谁的积极主动就是自作主张的盲目的一厢情愿,并不一定是天主的圣意。这样的积极进取,是无神论者的奋进,不是基督徒的生活态度。一个基督徒必须在天主的圣意中,在恩宠的背景中,去了解自我的生存。我们不能撇下天主,自己去干自己的事业;也不能离开天主的圣意,自己按着自己的美好意愿去成就自己的灵修。

倒空,倒空,连自己的美好意愿也倒空,让天主的圣意实现出来,让天主去成就一切,这是无我之境的基本标志。这一境界虽然高超,但为我们并不是遥不可及。只要我们留意空虚、谦卑、信赖、顺服等,这样的境界在我们的生命中就有可能不期而至。这是天主的作为,不是我们一厢情愿地就能获致。我私下认为,圣保禄、圣十字若望、圣女小德兰等都是这一境界的杰出代表。尤其是小德兰的生命告诉我们:成圣并不在乎有什么高超的作为,而在乎在日常生活中让天主去成就一切。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得到什么结论呢?我们究竟应该走哪一条灵修之路呢?是显我之路还是虚我之路?克修之途还是神秘之途?

走在显我之路的人会说,应当坚持什么什么路线;走在虚我之路的人会说:“主派我到哪里去,我就到哪里去;主命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参:耶:一7)

其实,基督宗教的灵修,既没有纯粹的显我克修之路,也没有纯粹的虚我神秘之途。两条路线只是各有侧重。没有一个只凭己力就能完成的,也没有一个只凭天主就能成就的。两条路线都是人神合作的双向关系,都是召唤与回应的结果。它们具有同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获致同一圣德。

我们没有必要再去争论应当走哪一条路,其实,我们的路只有一条,它就是基督。所以,基督愿意我们走在哪里,我们就应走在哪里。我们必须将我们所选择的路,也予以倒空。我们应当超越固有的模式,而且不要给自己设定已有的方法,而应完全顺服基督,全看基督要我们怎样走。顺服的“无法之法,方为大法”。

这并不是说,将两种路线予以区分没有意义。大家都知道“庖丁解牛,游刃有余”的故事。庖丁在学杀牛的一开始,如果不按着一定的方法学,再也做不到游刃有余的娴熟。这又好比练习书法,一个书家在一开始总是临摹前人的技法,待达到一定程度时,就会挥笔潇洒,不受前法之束缚,终至脱颖而出,而自成一家。做人与灵修也是这样,入于方法,才能出于方法。“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天人合一之境,方为灵修之巅境。

方法再美妙,毕竟不是目的。方法的目的是天主,是天主与人之间的爱情。这爱情是天主与人之间的双向互动关系。不是仅凭人的努力就能爱上天主。一个人纵然采取了最美妙的方法,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如果天主不把爱情赐给他,他便没有任何能力获致这爱情。爱情是天主的恩赐,并不是方法的结果。方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接受天主的恩赐,并让天主自由地去爱。也只有这爱情才能结合于天主。谁如果只讲方法,而不去实行爱,他的方法就不是方法。

参考书目:

1、思高版《圣经》

2、思高《圣经辞典》

3、天主教教理

4、梵二文献

5、《天主教会训导文献》 施安堂译

6、《灵修神学》 欧迈安 著  蔡秉正 译  台湾光启出版社

7、《圣爱之神》Fr. Jean  Galot, S.J.著   侯景文 译

8、《神恩与教会》 王敬弘 著   台湾光启出版社

9、《与基督有约》 韩大辉 著   香港公教真理学会出版

10、《静观2000年——圣十字若望的今日祈祷》 詹姆斯·W·金  著  胡彦波 译  

11、《你的爱伴我成长》玛利·尤震 著   周弘道 译   上海教区光启社

12、《父,随你安排》高萨德 著 王敬弘 译 台湾光启社

13、《圣事神学》 刘赛眉 著  台湾光启社

14、《教会发微》 汉斯昆 著  田永正 译  台湾光启社

15、《若二1-11的神学内涵》一文   梁霭仪 

16、《圣神的时代》 苏里文 著  刘顺德 译  上海教区光启社

17、《神操》圣依纳爵 著  房志荣 译  侯景文 校  光启文化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