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试论灵修的路径(1)

2019-05-11 05:26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2610

编:感谢郎国锋神父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小助手“信仰种子”栏目开辟了新的子栏目-“奥体灵修”用以连载郎国锋神父的佳作《奥体灵修——由圣经谈复兴》一书。本篇连载约2000余字。

附录 第八章 试论灵修的路径

本文所划分的境界之说,并非学者之公论,而是作者本人的一种新思考、新总结。不知是否欠妥,诚望读者赐教。

有多少个人,就有多少条灵修之路。的确,天主对人的召叫是不同的,这同人的具体处境、具体情况有关。天主对人的邀请,总是要求人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答复。又由于人的具体情形不同,因此天主对人的邀请和人对天主的答复各不相同,因人而异,这就造成了灵修之路的千差万别。我们可以说,有多少个人,就有多少条灵修之路。

但是,这错综复杂的万千条路径,传统上划分为两条,即克修之路和神秘之路。在这里,我们试着以“显我之路”和“虚我之路”来描述。我们之所以这样描述,是因为“神秘之路”的“神秘”一词,令人高山仰止,望而却步,似乎神秘之路与一个凡人无关。其实,根本不是这样。每一个基督徒的生命之路都应该是克修和神秘互相交织的。

所谓“显我之路”,就是指人在灵修之路上,突显自我的角色,注重自我的奋进,把自己作为行动的主体,靠着自己的进取去追逐丰美的功德;把自己的功德积累起来,带着累累硕果,走向圣德的高峰。这样的人是把自己置于恩宠的背景中,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奋勉,同恩宠积极合作,就能结出圣德的硕果。走在这条路上的人,较为强调自我的主动进取,态度较为积极;不过,对自我的强调,容易使人偏离天主的照顾,从而走向强人主义和盲目的功劳主义。

所谓“虚我之路”,顾名思义,就是空虚自我的道路,是指人在灵修之路上,突显空虚自我的意义,注重天主的作为和完成,信赖天主的照顾,把恩宠看作灵修的核心,倒空自我,让主成为行动的主体,依凭他去成就一切;虽不轻视功德的价值,却不把它作为获取赏报的自我仗恃,反而去空虚它。这样的人同样把自己置于恩宠的背景之下,以为自己的努力奋勉并不算什么,只不过是接受恩宠的标志,是忠于天主的表现而已。走在这条路上的人,较为强调天主的主动成就,但要小心不要以信赖天主为借口,忽略自我的进取,从而走向惰性或寂静主义的极端。

造成“显我之路”和“虚我之路”两种灵修之路的原因,可以追根到两种不同的神学背景上。第一种神学:从天主外在于我们来看问题;他召唤我们,交给我们一种使命;我们按照他的意志办事,积极地同他的恩宠配合,答复他的召叫,这就实现了我们的存在价值。与之相应的灵修方法,就是努力完成自己的使命,在恩宠的照顾下,积极地立些功劳,好好地修炼自己,以期达至“至善之境”。第二种神学:从天主内在于我们来看问题;他召唤我们的实质,就是让我们空虚自我,顺服他的意志,让他借着我们的顺服在我们内活出来;当我们允许天主在我们内,自由地活出来时,他就借着他的恩宠完成了我们的生命,亦即实现了我们的存在价值。与之相应的灵修方法,就是空虚自我,顺服地任由天主来成就一切。

这样看来:前者侧重于天主和人的外在对立关系,后者则侧重于天主和人的内在合一关系;前者侧重于,成圣在于在恩宠中自己的争取(有我),而后者则侧重于,成圣在于倒空自己,让天主主动地去完成(虚己、无我);前者侧重于主动进取(克修),后者侧重于受动配合(神秘);前者重视功劳或价值本身,而后者并不把焦点放在功德上,而是放在天主的作为上。

再具体的划分,我们可以把灵修之路划分为四种类型,分别归于“显我之路”和“虚我之路”。在这里,我们试着从境界的角度予以述说:

(1)、克己苦身,决不让私欲猖狂。

这是显我之路的消极方面,就其境界而言,是有我之境。处在此一境界中的人,借着刻苦训练自己,借着自我的克制,使自己的私欲偏情得以收敛和净化。就其修炼的动力而言,是依凭自己的奋斗走向天主,是积极的主动进取的有我之境。

我们首先应当肯定这种克制自我的方法是必要的,因为“你们若随圣神的引导行事,就决不会去满足本性的私欲,因为本性的私欲相反圣神的引导,圣神的引导相反本性的私欲,二者互相敌对,只是你们不能行你们所愿意的事。”(迦:五16~17)克制自我,是倒空自我的表现。只有自我净化之后,才更容易顺服圣神的引导,更容易走向天主。

但是,我们要小心,不要把克己苦身看成是目的。保禄说:“我痛击我身,使它为奴,免得我给别人报捷,自己反而落选。”(格前:九27)落选与否才是关键,痛击我身只不过是方法。方法不能取代目标(天主)。

有些人因为自己的刻苦牺牲而沾沾自喜,犹如一个得胜回朝的将军,满面春风,居功自傲。本来刻苦自我是一点战绩,但是一不小心,自己反而成了骄傲的俘虏。

成为俘虏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人的自我仗恃,这是有我之境的人常常面临的困难与挑战。

可怕的是,有些人只会克制自我,而根本不懂疏导自我的方法。一味地压抑自己的人,犹如一个不断被气吹大的气囊,有一天终会爆炸,又似一个压下去的弹簧,一旦无力压制的时候,就会蹦得更高。这种只会压抑而不会疏导的克制,极不符合心理的规律,是很愚蠢的。

最可怕的是,有些人把天主看成严厉的判官,以为只有用克己苦身,背十字架的方法,才能弥补己罪,获得天主的喜悦。这样的思想,决不是基督徒的正统思想。克苦固然可以弥补己罪,甚至代人赎罪,但天主决不是让我们做奴隶,他爱我们犹如父亲,决不是什么严厉的法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