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教会应走向何方(7)

2019-04-23 14:37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3052

编:感谢郎国锋神父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小助手“信仰种子”栏目开辟了新的子栏目-“奥体灵修”用以连载郎国锋神父的佳作《奥体灵修——由圣经谈复兴》一书。本篇连载约3500余字。

(七)、联合天上的教会

在基督的妙身内,所有的肢体联合为一,天上地下所有的基督的活肢体,偕同基督,在基督内,一同继承天上的产业,就是父借基督在圣神内赐给我们的产业。在同一个身体上所有的肢体,包括天上和地上的教会,因着同一个基督联结起来,在同一个圣神内互通精神财富的有无。因此,地上教会必须联合天上教会,共同走向基督身体的复兴。天上教会借着他们的祈祷和功行,在基督内,因着基督,必能辅助地上的教会,走向复兴与圆满;地上的教会也必能借着祈祷与功行,在基督内,因着基督,帮助炼狱中的生灵,走向天国的圆满。这是同一个基督内的互通,是同一个身体内的联结。我们称之为“诸圣相通功”。

天主的计划真是奇妙!他在基督的身体上安排了不同的肢体,并分配了不同的神恩,使每个肢体依照不同的神恩和职务服务于“整个的基督”。天上的教会,作为基督的朋友和同嗣者,理应是基督身体的卓越的一部分。按着教会永恒的信仰,他们与旅途中的教会紧密相连,这一联系借着精神财富的相通而加强。圣人们在天上一定也发挥着基督活肢体的作用,他们的祈祷和功劳定能大大扶助我们的软弱,换句话说,天上的教会为地上教会的复兴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我们切不可忽视圣人的价值,以为有了基督就不需要他们了。在基督的奥体上,我们与他们紧紧相连。我们和他们共享一个天主,共活一个基督。

在基督的身体上,圣母玛利亚以其特有的恩宠和职分与教会有着密切的关系。以圣盎博的意见,天主的母亲,因其信德、爱德及与基督完美结合的理由,是教会的典型。(教会:63)她真的是一位伟大而可敬的母亲。教会的复兴决离不开这位与基督与教会密切结合的母亲。“从很古老的时代,荣福童贞已被尊以‘天主之母’的荣衔,信友们在一切危难急需中,都呼求投奔她的护佑。”(教会:66)但我们并不是把圣母奉为“女神”,更不是让她取代基督的唯一中保的地位。我们敬礼圣母,是为让她代我们祈祷,我们恭敬她的目的是要教人在敬礼她时,也认识、爱慕、光荣基督(教会:66)。她虽是教会的典型,并远远超出天上人间所有的其他一切受造物,但由于作为亚当的后裔,她的生命也需要基督的救赎。但我们必须切记圣母由于是基督的母亲,也成了我们的母亲。她借着生育基督同时也生育了我们。她是基督所有肢体的母亲。有了她同天主的合作,才有了我们的得救。正如她曾抚慰了身体的头——基督,她也将同样抚慰“整个的基督”。因此,我们的生命应同圣母保持紧密的共融。

在同一个身体上,圣人们已与基督圆满结合,先我们而进入天堂。他们的生命见证了基督救恩的确凿性。这是他们在世时与基督合作的结果。如果我们说基督是到达天堂的唯一的路,他们就是我们走向天堂的路标。他们的善表,是我们走向天父的最好借鉴,是我们走基督之路的最可靠的车辙。我们应当恭敬他们,并努力步武他们的芳踪。在此我愿意分享一下圣若瑟的美表,以引发我们对圣人模范意义的认识。

圣若瑟在圣经内被称为“义人”,出身寒门,以木工技艺维持生活。年轻时就已同玛利亚约定了婚约,但出乎意料的是玛利亚竟然因圣神而怀了孕。蒙在鼓里的若瑟,本来对圣母的品行爱慕有加,但有孕的事却犹如晴天劈雷,震撼着他的心灵。假如是我们,我们会怎么样?悲愤、凄怆、怨尤、攻击、报复、怀疑、无奈等各种情绪可能会一个脑儿地涌上心头。太失望了,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太伤心了,难道是自己看错了人?但圣若瑟并不是这样,他表现得异常平静和有涵养,并没有脑筋一热,铸成大错。圣经上这样描述说:“她的丈夫若瑟,因为是义人,不愿公开羞辱她,有意暗暗地休退她。”(玛:一19)按当时的法律或习俗,别说是公开地羞辱她,就是用石头砸死她,谁也不会说若瑟做得过分,但若瑟表现的宽容与含仁、理智与平静,绝对超出了法律或习俗所要求的“义”。可见,他不是为法律或习俗活着,也不是为人们的眼光活着,他有着自己的生活逻辑。

事实上,圣若瑟也为此事思虑不已,但无论如何接受玛利亚为妻子似乎太不合时宜了。令他十分不解的是,既然玛利亚一贯品行卓绝,为什么现在不婚而孕。这是一个很难解开的谜。这个谜把大圣若瑟置于理性的昏暗中。但无论如何,有一个钢铁一般的事实,就是玛利亚怀孕了。这如果不是从天主而来的,就说明玛利亚曾受人侵犯或者品质极其恶劣,自甘堕落。若瑟思前想后,百思不得其解。然而,他没有感情用事,不愿公开羞辱她,也不想将她置于死地。如果将事情搞得满城风雨,使圣母陷于身败名裂的残局,为自己又何益之有?假使玛利亚是个不伦不类的女人,也不能因为她的不好,失去自己的博大胸襟。她做得好与不好,是她的生命问题,不是自己的问题,若瑟不能因为受玛利亚生命状态的牵动而失去自己的自由。更何况,如果玛利亚是遭人侵犯,把她置于残局之中,不仅是没有胸怀,而且还是落井下石。作为义人的若瑟怎么会浇油加醋,雪上加霜?不论怎么思考,若瑟采取冷处理,即暗暗休退她,是为最佳方式。若瑟的慎重与明智真是值得我们效法。

正当若瑟反复推敲这事的时候,上主的天使在梦中显现给他说:“达味之子若瑟,不要怕娶你的妻子玛利亚,因为那在她内受生的,是出于圣神。她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为他要把自己的民族,由他们的罪恶中拯救出来。”(玛:一20~21)若瑟从梦中醒来,就照上主的天使所吩咐的办了,娶了他的妻子(玛:一24)。

这样的事,看起来很纯真,若瑟怎么会这样简单地相信天使的话?难道若瑟没有大脑吗?怎么做个梦就能使他接受圣母呢?圣史玛窦解释说,这一切事的发生是为应验天主借先知依撒意亚所说的预言:“看,一位贞女将怀孕生子,人将称他的名字为厄玛奴耳,意思是:天主与我们同在。”(玛:一23)我们不能说若瑟没大脑,因为他为了玛利亚的怀孕进行了严密的思索,而且做出的决定确实很明智谨慎。这足以显示了他的不凡。但为什么他能够不假思索地就接受玛利亚而迎娶她呢?这是因为“义人因信德而生活”,而圣若瑟恰恰就被时人称为“义人”,正是他的信德使他接受了玛利亚。圣史为了说明这事是来自天主,还引用了依撒意亚,这其实也间接地说明了若瑟接受玛利亚是因着信仰圣经的话。

以天主的话为中心,顺服地按天主的指示去生活,正是大圣若瑟的生命特征。因着信德,按着天主的指示,若瑟娶了玛利亚;因着信德,按着天主的指示,若瑟给孩子起名叫耶稣;因着信德,按着天主的指示,若瑟带着孩子和玛利亚逃到埃及去避难(玛:二13~14);又是因着信德,按着天主的指示,若瑟带领孩子和玛利亚离开埃及,回到了纳匝肋(玛:二22)。若瑟的这些行动,充分地显示了他的信德、顺服与谦卑,他从来不仗恃自我,自作主张,反而时常聆听天主的指示,并忠实地执行。

在两千年前,交通非常落后,若瑟带领耶稣和玛利亚往返埃及,路途崎岖坎坷,其困难是可想而知的。回到纳匝肋,若瑟凭借木工手艺,艰苦劳累,养家糊口,度着一种极其平凡而俭朴的生活。在纳匝肋没有奢华的豪门,没有卓越的功勋,更没有显赫的地位。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平凡,平凡的几乎让人不甘寂寞,但圣家却能风尘仆仆,甘贫乐道。圣若瑟在木匠的岗位上,挥斧舞凿,扯锯拉锯,勤谨不怠,鞠躬尽瘁,以老黄牛的精神养育着全家,善尽着义务,在平凡中彰显了不平凡的精神和伟大的人格。

在玛窦的记载中,从头至尾,只见若瑟的光辉行动,却不见若瑟开口说上一句话。他只是无怨无尤,默默奉献,度着一种静默的生活。甚至在路加福音中,我们也只是看到若瑟带领全家每年去耶路撒冷朝圣和遵守法律为耶稣割损的虔诚表现,仍然听不见他说上一句话。沉默寡言,被人视为老实忠诚的标志,但是,如果我们只这样的去看圣若瑟,那么未免就有一点肤浅了。圣若瑟尽管没留下惊人的话语,但他的思维却周密而敏锐,这一人物特点尤其在处理圣母有孕的事件上反映了出来。他的谨慎与明智真的超出一般。他可以说是一个有着丰富的思考而又沉默寡言的人。

他的沉默思索,可以称之为“神圣的静默”。由于静默思索,他能不计个人得失,而以爱德为重,故而没有公开羞辱圣母,却想暗暗休退她;由于静默思索,他没有被嘈杂的声音所蒙蔽,却专心聆听天上的声音,因而完成了护卫耶稣和圣母的使命;由于静默思索,他没有为了工作而工作,却能在百忙中思索工作的意义,故此才在平凡中生活出伟大的人格;也由于静默思索,他不被事务所牵累,却能生活出心灵的自由,因此一家三口才每年去圣殿献礼朝拜,为天主而生活。圣若瑟的神圣静默,为今天嘈杂繁忙的世界,真的是一剂良药。没有静默与反省,就没有心灵的自由和属神的生命。

圣若瑟真是我们生命的模范,堪称为“千载圭臬,永世芳表”。

如果我们借圣若瑟的感召愿意生活其美,那么我们也应从诸圣身上看到教会的圣德。虽然地上的教会圣德尚未圆满,却是真正的圣德。我们应该联合天上的教会走向“基督圆满年龄”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