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积极建树基督的身体(2/2)

2019-04-13 11:20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743

编:感谢郎国锋神父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小助手“信仰种子”栏目开辟了新的子栏目-“奥体灵修”用以连载郎国锋神父的佳作《奥体灵修——由圣经谈复兴》一书。本篇连载约2500余字。

第七节    积极建树基督的身体(2/2)

接上文

其次,宣讲的核心应集中在基督和基督的死而复活上。

在今天的中国,无神论还统治着一些知识分子,至少还在影响着他们,因此我们向外教人宣讲时很容易把“证明”天主作为宣讲的重心,其实这是有偏差的。宣讲有神论固然重要,但相信神灵绝不是我们的独有特色,而是诸多宗教的共有信仰。再说,即使你证得头头是道,你证明出来的神只不过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同人的生命并不能发生什么关系,信他又有什么用呢?因此我们只能把这样的逻辑推理式的证明作为福传的辅助,绝不可作为重心,以至于抬高人的智慧在圣言的宣讲之上。

我们的信仰不同于其他宗教的特色是基督;基督不同于其他宗教创始人的特色是他的死而复活。

我们宣讲的重心与中心必须是基督其人,而不是基督对世界的无边的巨大影响。宣讲教会的贡献、信主的文化名人等,很有用,但那都是围绕在信仰的外围兜圈圈,没有单刀直入,开门见山,不能使人同耶稣的生命直接建立关系,因此我们宣讲的核心必须是基督其人。这就要求我们对圣经必须熟悉。

基督其人的核心事迹非“死而复活”莫属。这是救赎的根本根据,是人类永恒希望的根源。不向人宣讲此奥迹,就等于没有宣讲基督是救世主。保禄说:“我当日把我所领受而又传授给你们的,其中首要的是:基督照经书上记载的,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显现给刻法,以后显现给那十二位,此后,又一同显现给五百多弟兄,其中多半到现在还活着,有些已经死了。”(格前:十五3~6)由保禄的话,反映出初期教会的福传是多么注重为基督的复活作证。这样的福传,是讲历史的经验,是讲亲身的体验。不是理论,而是经验;不是推理,而是见证。说服力是极强的。

你可能会说他们还不信有神呢,怎么会不嘲笑死而复活呢?这样的担心是不必要的,你只需讲圣经的记载就够了,没有人能推翻历史事实。事实上,基督复活不可能是来自人的能力,它本身就说明了有一个真神。我们不要害怕嘲笑,初期教会就是在被嘲笑中证实了基督复活的不可嘲笑性(宗:十七32)。

再次,宣讲不仅在于言辞,也在于圣神的德能。

今天一提到福传时,我们总希望提前准备好一套理论,将对方说服,似乎福传是知识的征服,抑或是向别人作一种有关耶稣基督的广告,这是对福传的一种不正确的理解。在这种理解之下,很多没有高深知识的人,面对福传望而却步;很多有知识的人就自鸣得意,喧弄口才。圣神不再是福传的主角,而是人;圣神的德能不再是建树的主要力量,而是人的智慧。这同初期教会的传教路线背道而驰。保禄对格林多人说:
 
“弟兄们,就是我从前到你们那里时,也没有用高超的言论或智慧,给你们宣讲天主的奥义,因为我曾决定,在你们中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这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而且当我到你们那里的时候,又软弱,又战兢不安;并且我的言论和我的宣讲,并不在于智慧动听的言词,而是在于圣神和他的德能的表现,为使你们的信德不是凭人的智慧,而是凭天主的德能。”(格前:二1~5)
 
“德能”是一种建树性的能力,能力的发挥能够产生效果,效果是可以感知的,是可以表现出来的,不是一种空洞的、抽象的理论式的说教,具有十分动人的说服力。这是“智慧和动听的言辞”所无法比拟的。如果我们在福传中不去注重“圣神和他德能的表现”,而是把福传简化为一种教义的普及,不会有什么显著的效果的。德能的效果是能够体验的,具有感性的一面,是能够被人感受的。如果人们感受到了、经验到了天主,还需要用“高超的言论或智慧”向他们“证明”天主吗?神恩的运用是让天主圣神的德能具体表现出来的重要途径,神恩复兴为教会的福传必将作出很大的贡献。

保禄的教导为今天的人颇具现实意义。这是他在书信中多次强调的观念(格前:四20、得前:一5)。纵观整部宗徒大事录,都是圣神引领教会不断地完成福传的使命。因着圣神,伯多禄讲的话刺痛人心(宗:二37);因着圣神,没有人能抵得住斯德望的辩论(宗:六10);因着圣神,保禄和巴尔纳伯被派遣外出传教(宗:十三2);也是因着圣神,保禄被阻止在亚洲传教,并把福音传到了欧洲(宗:十六6~10)。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在这些例子中,我们明显地看到了神恩(智慧的言语和知识的言语)在其中的运用。如果我们遵从圣经的教训,恐怕我们的宣讲由注重人的智慧而转变为对圣神的信赖,并开始注重神恩在福传中的运用了。

最后,福传不应是传理论,而更应是作生命的见证。

福传不是传理论,而是传福音。所谓福音不是一种空洞的海市蜃楼,而是能给人的生命带来实际建树的喜讯。是借着圣神的德能“向贫穷人传报喜讯,向俘虏宣告释放,向盲者宣告复明,使受压迫者获得自由,宣布上主恩慈之年。”(路:四18~19)使一个人的生命借着基督而被拯救才是福传的实质。因此,福传的关键不只是宣传教义,不只是理智上的传授,而更是基督生命的传递。

基督的生命怎样解救了你的生命,如何使你的生命焕然一新,这才是你应当见证的节骨眼。这也就是圣经里面所说的“作证”。作证不是将你的一套人生哲学讲给别人听,而是将“我们听见过,我们亲眼看见过,瞻仰过,以及我们亲手摸过的生命的圣言”传报给大家(若一:一1~3),使众人都和基督相通。经验,对主的经验或体验,尤其是自己的经验,才是我们福传的一个节骨眼。只有这些活生生的经验,才能更强劲的征服人心,才能让人相信基督还活着,才能让人感受信仰不是理论。教会要想复兴,我们的“讲道台”必须同时是“见证台”。

可是,我们的见证从哪里来呢?圣神是一个重要的泉源,这在第四章已论述颇多,不再赘言。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借着爱德服务让贫穷人、俘虏、盲者、受压迫者得到实际的关怀,让他们透过我们的服务,经验活基督的临在与行动,如果没有实际的服务与牺牲,想把福传展开,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一个良好的福传团体,一定是祈祷、服务与宣讲三管齐下的,这三样缺少一样,我们的福传就只能是理论,不会有什么生机。为了使这三样更好的落实,我们也可以将教友分成三流儿,分别以祈祷、服务和宣讲共同为拓展基督的神国而贡献力量。

总而言之,建树基督的奥体,尤其借福传来扩展基督的身体,是每个基督徒的权利、义务与使命。这使命的完成离开圣言和圣神就会泡汤,就会成为天方夜谭。我们必须通过调整教友的实际信仰生活,给圣言和圣神在教会中的实际运作创造更大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