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积极建树基督的身体(1/2)

2019-04-13 10:59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882

编:感谢郎国锋神父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小助手“信仰种子”栏目开辟了新的子栏目-“奥体灵修”用以连载郎国锋神父的佳作《奥体灵修——由圣经谈复兴》一书。本文约2600余字。

第七节    积极建树基督的身体(1/2)
 
基督的身体是一个活生生的有机体,在这身体上有着不同的肢体。所有肢体的成长都以“与头相连接”为基础,并靠“头”的滋养来实现(哥:二19);同时也靠“圣神的滋润”来实现(格前:十二13);另外,基督身体的成长也在各个肢体的互动互助中得以实现的。因此,保禄说:
 
“就是他(基督)赐予这些人作宗徒,那些人作先知,有的作传福音者,有的作司牧和教师,为成全圣徒,使之各尽其职;为建树基督的身体,直到我们众人达到对于天主子,有一致的信仰和认识,成为成年人,达到基督圆满年龄的程度。”(弗:四11~13)
 
肢体的神恩不同,职分有别,功效互异,全是为人的好处(格前:十二7)。宗徒、先知、传福音者、司牧、教师,“每个肢体都有不同的作用。”(罗:十二4)他们同为一个身体,在同一个身体上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分享着不同的功用。他们应积极发挥各自的作用,积极地参与基督身体的建树,“借着各关节的互相补助,按照各肢体的功用,各尽其职,使身体不断增长,在爱德中将它建立起来。”(弗:四16)

可见,基督奥体神学并不是让肢体所扮演的角色消失,并不是让平信徒将建树基督身体的使命完全转让给神职界,自己却躲在角落之一隅,奄奄一息,喘气昏睡。神职界、修会会士或修女和平信徒一样,都是基督的不同肢体,大家的神恩不一样,都有建立教会的使命,都应该行动起来,决不应该做瘫痪的肢体。尤其在今天的时代中,我们更应该提倡教友参与基督身体的建树。

在教会中的每一个阶层,都是平等的,都同为一个身体,彼此互为肢体,都有建树基督奥体的权利与义务,但是我们决不能将一切神恩等量齐观,以为“平等”就是“平均”。事实上,“天主在教会内所设立的:第一是宗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有治病奇恩的、救助人的、治理人的、说各种语言的。”(格前:十二28)这里有一个次序的问题,宗徒之职被视为教会最大的神恩,在教会中应当享有领导地位,这正如基督所言:“听你们的,就是听我;拒绝你们的,就是拒绝我;拒绝我的,就是拒绝派遣我来的。”(路:十16)一切神恩的运作必须听从神职界的领导。

但是,奥体神学也绝不是在鼓纵极权主义、官僚主义。保禄说:“我以为天主把我们作宗徒的列在最后的一等,好像被判死刑的人,因为我们成了供世界、天使和世人观赏的一场戏剧。”(格前:四9)“最后的一等”是宗徒极为谦卑的写照,也是他们作为教会仆人的自知自觉。神职界应当不辞辛劳,谦卑地服务,甚至为了基督“被视为世上的垃圾和人间的废物”也义无反顾(格前:四13)。

在建树基督奥体的过程中,有一种很不幸的现象,就是一部分教友和本堂神父的关系弓弦紧绷,一触即发,于是神父就限制他们的传教行动或取缔他们的服务。当双方固执己见而不让基督当家作主时,教会的力量就无谓地消耗在掣肘事件上。谦卑,谦卑是服务的基础。我们不应当坚持自我,而应是基督。二者不应互相掣肘,而应彼此担待,学习服从基督的意愿,务使双方神恩的运用都符合基督的意愿。

如何发动所有肢体,包括神职人员和教友,顺服在基督的意愿下,积极地建树基督的身体,是教会面临的重大挑战。肢体的活跃是整个身体富有生机的体现;没有肢体的行动,基督的身体就成了脑血栓患者或者一具僵尸。

怎样让基督的每个肢体都成为鲜活的肢体呢?我想我们必须从教友的实际信仰生活着手,在牧灵上进行引导和调整。如果不调节教友的实际生活,依然让他们生活在旧有的生活模式中,那么教会就不可能出现一个富有生机的新面貌。

中国是一个拥有十三亿人口的泱泱大国,是一个极需以基督福音来开垦的大荒园,这种国情决定了中国教会对中华民族最基本的使命与贡献应当是福音的传播,而不应当是其他。因此,我们将目光锁定在福传上,进行一番反省:看看如何调整教友的实际生活,以便使福传不致停留在口头上,而是在行动中。
 

首先,对圣言的无知造成不会宣讲的僵局。

耶稣显现给门徒时说:“你们要去使万民成为门徒,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授洗,教训他们遵守我所吩咐你们的一切。”(玛:二十八19~20)将基督的话讲出去,使万民以此去生活,这是福传的实质所在。可是,如果我们对基督的话都不熟悉,那么我们向教外人宣讲什么呢?对圣言的无知使我们失去了宣讲的内容。基督的话直接反映着基督是谁,如果我们不能深入理解圣言,我们凭什么把基督介绍给人?

在我们的教友中,一提到福传时,十有八九的人都以不会宣讲为由而推卸福传的责任,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我们再也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梵二之后,尽管教会在大力提倡圣言的阅读,可是大陆教会对圣言的普及远远不够。怎么办呢?我想除了举办各种圣经学习班和圣经分享小组外,我们还必须将教友的祈祷生活调整到以圣言祈祷为重心上来。

今天,在我们的教堂中,除了在弥撒中必读的圣言外,其余的祈祷差不多都是念经,而且相当多的地区还念着文言经文,于是教友就像念糊涂籀一样,使祈祷流于形式,但是奇怪的是人们习惯性地念个日久天长,却很少有人对这种祈祷方式提出质疑,直到把年轻人都念到了教堂之外。很有讽刺意味的是,理智性的祈祷我们念了个混天混地,没有人觉得奇怪;对于无需理解的神魂性的舌音祈祷,我们却以不能理解为由而将之拒于门外。我们必须调整我们的各种祈祷方式的比例,务使圣体和圣言居于不可动摇的中心位置。圣经祈祷可以取代念经,我们不仅需要向天主说话,我们更需要听天主说话,因为人生活不仅靠饼,更需要天主的圣言。如果我们非要念经的话,我看除了保留天主经、圣母经、圣三光荣颂、玫瑰经、十四处经、信经、天主十诫、忏悔经外,其他的经文尽可以以圣经取代。其实这些经文,除了天主十诫和十四处经外,都包含在玫瑰经和弥撒中了。

如果你不赞同以圣经祈祷取代教会的某些经文的办法,那么你大可以一天念圣经,一天按传统去念,轮流更替。也许你会说念经有着它的好处,这一点我并不否定。它为那些不会以其他方式祈祷的人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但也正是这个所谓的方便,也使这些人不再锻炼自己去学习其他方式的祈祷,比如学习以自己的语言结合自己的处境向天主说话,而只知道念成文,一味地念成文。

总而言之,我们必须普及圣经祈祷,使之在各类祈祷中占有绝大的比例。我之所以这样主张,是因为我看到了祈祷所具有的“教育意义”。它不是为了学习而设的课程,但它确实是一个向天主学习的过程;在祈祷中我们不仅主动地向天主说话,更重要的是接纳天主向我们说话,让他去完成我们的生命。在今天,如果我们不以祈祷来加强人们对圣言的聆听,人们就不会对圣言有足够的认识和重视,如此既失去了圣言对信众的影响,又失去了福传的宣讲内容。

其次,宣讲的核心应集中在基督和基督的死而复活上。

未完待续,欢迎继续关注本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