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 基督身体必须走向合一(2/2)

2019-04-13 10:21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928

编:感谢郎国锋神父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小助手“信仰种子”栏目开辟了新的子栏目-“奥体灵修”用以连载郎国锋神父的佳作《奥体灵修——由圣经谈复兴》一书。本文约3000余字。

第六节  基督身体必须走向合一(2/2)

我们应当承认,在拥有圣洗圣事的各个宗派中,都有着基督性生命的内在联系,因为凡受洗的都是与基督结合为一个(格前:一9,30;罗:六5),从而成为基督妙身的肢体(格前:十二12~14;弗:五30)。我们不能因为有不同就独自脱离而出,以为自己的信仰和其他宗派毫不相干。其实,凡领洗的信友,他们的生命是分也分不开的,除非他们中有与头脱离关系的。只要他们都连在头上,他们就无法分开,即使外在的有形的分裂很深也无法分开,甚至在信仰本质上的分裂,如果不能取消因圣洗而来的基督性生命,他们也是无法分得开来的。因着圣洗圣事他们共活一个生命,他们在信仰本质上、生命本质上,还有着同一个生命,即同一个主;也有着同一个圣神,因为“那与主结合的,便是与他成为一神”(格前:六17)。“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的身体是圣神的宫殿,这圣神是你们由天主而得的,住在你们内,而你们已不属于自己的了吗?”的确,我们已不属于我们自己,我们已属于圣神,我们因着同一圣神而共活一个生命,有着本质上的不能分离性。反过来,当我们分裂时,我们就是在瓦解基督身体的合一本质。我们不应该再继续分裂了。我们应该向基督回归,去愈合教会同一个基督性生命的伤口。

当然,我们不应该认为,我们之间的所有的不同,毫无困难地便能协调在一起。我们对自己的传统不可绝对化,对自己的信仰也不可绝对化,因为离开天主没有绝对;只有一位是绝对的,他只能是天主;因此,我们在走向愈合的过程中,必须有所取舍。

我们取舍的原则,应以加纳的教会为准绳,至少这个大原则不能违背。

不论哪一宗派都不可以以为自己的教会是到达天主的完美之路。教会不是到达天主的完美之路。那到达天主的完美之路只有一条,绝不是多条,这条路只能是基督。哪个教派生活不出完整的基督,就不可能是完美的路。诚然,教会不是通向天主的完美之路,而是基督,也只能是基督。教会只不过是基督性生命延展的正常途径而已,就连她也是被救赎的对象。

但是,教会也不是一个脱离基督性生命的简单的工具。她不是外在于基督之外的工具,而是一个和基督合一共融的团体。我们不要以为信哪派都无所谓,不要以为借哪派都可以毫无损失地到达天主,如同借着不同的工具都可以达到同一个效果一样。只有那个加纳所象征的教会才是基督心目中的教会,她才是教会合一的参照标准。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能否找到一个这样的教会呢?我们根本找不到“没有瑕疵,没有皱纹”的纯粹标准的教会,那只能是天上的圆满。

所有基督宗派都应向加纳教会看齐,谁与加纳所象征的教会愈接近,谁的信仰就愈有价值。无疑的,加纳的教会具有几个重要元素——圣事、圣母和由宗徒见证并传下来的传统——而这几个元素正是各基督宗派分歧的主要部分。我们可以坚定地说,拥有加纳信仰要素的教会,更加符合基督心目中的教会标准。

当然,我们不能因为走在了最前列而蔑视其他宗派,因为不管哪个宗派,只要他们没有脱离基督性生命,他们与我们就是平等的。这种平等是基督性的平等,是肢体与肢体的平等。谁也不可以轻视基督。

基督的身体必须走向合一,务使教会成为整个人类团结合一的标记。所有的人都被召请回归基督之内(弗:一4~5;10),我们应在基督内共融合一。其实,人类之间的共融合一就是根植于与天主的结合。如果我们与基督结合而成为一个身体,我们就没有理由不走向团结合一。教会既是人类与天主亲密结合的圣事,也是人类一体性的圣事(要理:775;教会:1)。谁分裂教会就是破坏教会的圣事性本质。

对于中国大陆教会内部的纷争我们可说什么呢?我们仅仅有痛苦的无奈的叹息就够了吗?不够,我们必须行动起来,必须以实际行动走向基督,俯首至地,承认我们分裂基督所犯的无知的罪行。基督以十字架诛灭了仇恨,我们却在弟兄不睦;基督使双方合为一体,我们却在骨肉分歧;基督使人与天主和好,我们却有意无意地将人引向了和好的反面;基督向远离的人传布了和平的福音,我们在传福音时,却在宣讲“地上”“地下”孰真孰假、孰是孰非。悲哀啊!痛心啊!凄凉啊!难道我们不同是圣徒的同胞,不同是天主的家人了吗? 我们都在坚称自己是“忠贞的教会”,然而我们“忠贞”的连“爱”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不是上了那欺诈之神的当吗?因为 “假使有人说:我爱天主,但他却恼恨自己的弟兄,便是撒谎的;因为那不爱自己所看见的弟兄的,就不爱自己所看不见的天主。”(若一:四20)我们又为什么固执于一己之见,甚至是自私的理由,而忽略了大局,以至于有人连教宗对大陆所发的牧函都不管不顾呢?

圣保禄宗徒历经沧桑,饱受艰辛,为基督身陷囹圄,在狱中时,还以拳拳之心,忠诚地恳求教会要保持合一。他说:“我这在主内为囚犯的恳求你们,行动务要与你们所受的宠召相称,凡事要谦逊、温和、忍耐,在爱德中彼此担待,尽力以和平的联系,保持心神的合一,因为只有一个身体和一个圣神,正如你们同有一个希望一样。只有一个主,一个信德,一个洗礼;只有一个天主和众人之父。”(弗:四1~6)不是吗?我们的同一个天父借着同一个主,因着同一个圣神,使我们借着同一个洗礼而同为一身,拥有同一个信德,并蒙受了同一个希望。一个这样的教会怎么还可以继续对抗下去呢?如果保禄活在大陆纷争的教会中,是否会感慨万千、捶胸顿足,继而缠绵悲戚地老泪纵横呢?
教会必须走向合一和圆满的共融,这是圣体圣事的本质要求。保禄写道:
 
“我们所祝福的那祝福之杯,岂不是共结合于基督的血吗?我们所掰开的饼,岂不是共结合于基督的身体吗?因为饼只是一个,我们虽多,只是一个身体,因为我们众人都共享这一个饼。”(格前:十16~17)
 
在圣体圣事内,我们和基督的体血结合,基督在我们内,我们共与一个基督结合。在我内的基督,在你内的基督,在他内的基督,并不是三个基督,五个基督,或者数以万计个基督,而是一个基督,是同一个基督。基督将我们联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基督”,成为一个“整个的基督”。我们在基督内是一个人,具有不应分割的一体性。这一体性因着圣体圣事而实现,而巩固。如果圣体圣事使肢体与肢体实质地联合为一个基督奥体,那么我们能说保持着有效的圣体圣事的不同宗派是多个教会吗?如果不同宗派的人能因着圣事而联合为一体,那么对于同一宗派的骨肉怎么还可以继续分裂而不走向心神的合一呢?

基督于其受难前以极为诚恳真切的语气祈祷说:“圣父啊!求你因你的名,保全那些你所赐给我的人,使他们合而为一。”(若:十七11)紧接着又反复道:“愿众人都合而为一!父啊!愿他们在我们内合而为一,就如你在我内,我在你内。”(若:十七21)今天我们不可以再装聋作哑,掩耳盗铃,如果连基督的话都不能放在心上,那么这种互相对抗,弟兄相残,岂不是对抗基督吗?如果你感到你坚持自己的立场是为基督作证,那么就请你分辨一下,你的立场是否符合教宗本笃十六世给大陆牧函的精神;如果你愿意为基督作证,那么你的步调必须和教会的步调一致;如果你真的愿意坚持基督的立场,你必须“在爱德中持守真理”(弗:四15)。别忘记,基督被人们钉死在十字架上时,都没有失去宽恕与爱呀!我们爱人必须爱到受伤的地方,擦干眼泪,继续爱下去。

耶稣说:“你们不要判断人,免得你们受判断。”(玛:七1)保禄说:“因为我虽然自觉良心无愧,但我决不因此就自断为义人;那审断我的只是主。所以,时候未到,你们什么也不要判断,只等主来,他要揭发暗中的隐情,且要显露人心的计谋:那时,各人才可由天主那里获得称誉。”(格前:四4~5)为此,“一切坏话都不可出于你们的口;但看事情的需要,说造就人的话,叫听众获得益处。”(弗:四29)

总而言之,面对分裂的局面,我们必须寻求失去的合一,必须坚持爱德的原则,“因为爱是出于天主;因为天主就是爱。”(若一:四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