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芳踪|赵怀义主教小传(五)2/2

2019-04-13 09:57     阅读量:706

安葬赵主教时之演说词

父老兄弟诸姑伯叔姊妹们:

今日为安葬赵主教的日子,亦是我们天主教在社会上雪冤的日子,安葬赵主教,何以致劳各界大驾来此吊唁呢?固为赵主教对於各界人士,皆有相当之关系;什么关系呢?今请将赵主教印信中的标语给大家述说述说。他的印信中所记载的标语是:“我甘耗用且耗尽我身”,换一句话说,就是我甘心牺牲我的性命,且要牺牲到底。“关系”二字的意义甚为广泛,即对内、对外的一种事实的表现,及历史的过程,而使吾人永思不忘的。

今以对内而言,人人皆知主教为爱教内同胞,抱有莫大之牺牲,此亦毋庸赘述;再将对外的事情向大家报告几句,主教为顾全爱护教外同胞,牺牲的心更切,故虽粉身碎首,赴汤蹈火,亦所不惜。赵主教去世距今才八阅月,想诸君尤能记忆主教究竟为何而死,为谁而死,岂不是为我宣化教内外人士而牺牲么?当奉、晋交绥极猛烈之时,四方难民无处逃生,主教乃发起“妇孺救济会”收容难民所,避居堂内者多至五六千人;然而三分之二,为教外人士,而主教绝不分畛域,厚此薄彼,完全是胞与为怀,一视同仁,卒以爱人救人而致命,这不是为教外同胞牺牲的明证么?

近来天主教在我们中国社会上,蒙不白之冤,受人排斥,受人藐视,因为不明了天主教教义的真相。每遇国际间交涉,动起纠纷,辄加天主教以不白之冤,明目张胆,信口雌黄,谓天主教人是洋人的走狗,帝国主义者的先锋,卖国的奸细。最叫人痛心的,是更以亡国奴的头衔加在教民的身上,由是一犬吠影,十犬吠声,遂亦盲然懵然而信以为然,且深印脑海,牢不可破,民教结怨,至今不解。而我教中人,对此亦无法辩护,无法避免,岂不冤哉!

现在各界来宾,对于天主教,究竟作何感想?我赵主教是否为帝国主义者先锋?又我教民有没有卖国的行为,和为亡国奴的事实?想大家平素对於公教人所抱的怀疑与误会,如今以我先主教的一死,可以打破疑团,而恍然大悟了。彼此我们要应团结一致,共谋利益,绝无尔我之分,更无教内教外的区别。

今日各界来宾为安葬赵主教不辞劳苦,敝信友等不胜感激之至,今敝人谨代表宣区教胞向大家道谢。(行鞠躬礼)

 

罗马观察日报社评一

当去年(一九二六)教宗祝圣六位华籍主教时,彼抱悲观反对派,大摇其头脑,云中华教务尚在未成熟时期,忽然祝圣本籍主教,实属危险…;更为代当今教宗比约第十一,抱杞忧者…。但赵牧之死,实为中华教务,已至成熟之铁证者,…若赵牧者,即在各公教国,亦不多见云…。

 

罗马观察日报社评二

宣化赵主教,忽於十四日晚逝世,噩耗传来,曷胜悲悼。值兹中华教务渐臻发达,教内需才孔殷之时,公竟溘然长辞,此真令人感喟不置者矣。曾忆数年前,公在京办理学校,其时经费,甚感缺乏,虽历尽之苦不辞也;同时并举办“妇孺救济会”,宵旰勤劳,四方难民,赖以存活者,不下数万人。厥后升任秘书,奔走京汉之间,赞襄教务,从此责任愈重,而用心亦愈苦矣。至去年夏,奉召赴罗马,由教宗亲自祝圣,选为中华第一任主教,此实我国公教历史中空前未有之盛举,不独我教之幸,亦实国家之荣也。

公今春回国,莅任宣化教区,该地民情朴厚,经济裕如,再益以公之才德,自可从容展市,不生困难。讵意当此全国引领倾慕之际,霹震一声,遽尔与世长辞,此不能不令人无感慨於心者。

 

上海圣教杂志社诔词

呜呼!我主教赵公,竟弃尘而长逝矣。如公者早离世俗,风励神工,幸沐主恩。今奉主召,从此优游天上,不居扰攘人间,於公有何憾焉。然公道隆中外,学究天人,职掌秘书,蒙刚公之特赏,名登荐牍。荷首座之殊恩,仰主教之荣膺,驻广宁而播化,闻其风则士皆兴起,熏以德而人尽善良。际此烽火连天,抱淑世淑人之志,更念疮痍遍地,推已饥已溺之心,况能见厄解衣,何异救人从井。精神俱瘁,祈祷难回,此固吾教之不幸,抑亦斯民所共痛者也。

爱为之诔曰:

公天水之望族兮,崇真教而益彰。

先德信道弥笃兮,颠沛不改其常。

公承志而修兮,登铎品以名扬。

羡荆树之五株兮,皆为吾教之光。

公更迈其伦兮,则见重於教皇。

赴罗马以谒圣兮,膺主教之典章。

返祖国以传教兮,归失栈之亡羊。

痛尘寰之扰扰兮,祈早扫夫搀枪。

设收容以济哀鸿兮,使道路而无流亡。

因解推以救困兮,感兮冒夫风霜。

奉主召之亟蹙兮,灵遂返乎天乡。

普惠泽於乱难兮,惊恶耗而尽悲伤。

如吾公之盛德兮,应永矢而勿忘。       

 

追思华籍主教赵公感言

罗寄盦

语云,宗教无国界,斯固然矣,然为传教便利计,则莫如以本国人而负宣传本国教务之责任者为尤恰当;此不独在下一人之私言,而亦为历任教宗通牒中所拳拳于斯,屡言而不一言者也。盖同气则相求,同声则相应,隔膜既除,感情即厚,初非有所好恶於其间,而故为此疆彼界之分也。然则吾人畴昔之所以对於华籍主教为极热烈之庆贺者,不亦宜乎。直隶宣化赵大司牧,为教宗所亲自祝圣主教之一,莅任甫及半载,而一切设施,将本其预定计划开始进行,属下教众,方期托庇幈幪,长叨德化;不意消息传来,而赵大司牧竟於民国十六年十月十四日荷蒙主召,弃绝尘寰。夫以赵大司牧之全受全归,固无遗憾,而吾人所不能已於言者,盖为华籍主教本已无多,今乃又弱一个,则其影响於中华传教前途者,实至深且巨;因此追思赵大司牧不能不悲从中来,感慨系之者也。至於赵大司牧之行实家世,与夫道德文章,教中先进言之綦祥,故皆略而不陈,虑复也。

 

大司牧逝世感言

北京毓英中学校学生 张保桢

宣化赵大司牧,讳怀义,字景方,为中国公教之资望最著者也。生前之历史,为世人所深知,其救世劝人之苦衷,尤足以令人钦佩。故我中华信友,闻此哀耗多为饮泣,而各地之公教团体,及各公共处所,函电一至,尽皆哀悼不已。谚云:‘善者留名千古’,吾於赵主教逝世深有感焉。赵公素讲道德,崇拜经言,曾任各处传教司铎,后任北京毓英中学校校长,继任宗座驻华公署秘书,旋由教宗特选升为瓦嘉主教。公溫良慈爱在北京尝办临时“妇孺救济会”、“ 京师贫民救济会”、难民收容所,冬赈粥厂,施放棉衣等善举,又助寒家子弟求学,京畿人民沾其实惠者,不可胜数。近在宣化一带,亦设救护慰问等收容伤兵难民等不下五千。不幸因感受夜寒,触动旧疾,痰气上拥,安然谢市,仅享寿四十有八。其种种设施,种种德惠,笔难尽述,闻此哀耗,不禁悲从中来,呜呼!自古而后,吾不复见斯公矣,然公虽死,而遗泽长存,万民共仰。又不禁令我破涕为笑,转悲为喜,公果真死乎?名不朽矣。夫人孰无死,恐死不得其所;若公之死,教民系念之,天主宠荣之,则虽死而何憾矣。虽然,天人悠邈,音容永隔,是则吾人不能不痛哭流涕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