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体灵修| 基督身体必须走向合一(1/2)

2019-04-13 09:56   文/郎国锋神父  阅读量:928

编:感谢郎国锋神父的信任和支持,我们小助手“信仰种子”栏目开辟了新的子栏目-“奥体灵修”用以连载郎国锋神父的佳作《奥体灵修——由圣经谈复兴》一书。本文约3200余字。

第六节  基督身体必须走向合一(1/2)

基督是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我们彼此互为肢体,这是圣经的基本信仰之一;而且身体只能有一个,教会只能有一个,而不能有多个。“就如身体只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身体所有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格前:十二12)

不同的肢体共同组成一个身体。“原来身体不只有一个肢体,而是有许多。”(格前:十二14)肢体虽有许多,却应该是一个身体,而不应该分裂为不同的身体。所有的肢体由于是一个身体,他们就不应该是互不联系的独立的个体,而应该是一个共具同一生命的有机的统一的整体。

可是这不同的肢体怎么会连在一起而成为一个有机的统一的整体呢?究竟是什么因素将不同的独立的个体联结为一呢?换句话说,不同的你我他为什么被称为一个身体呢?保禄回答说:“因为我们众人,不论是犹太人,或是希腊人,或是为奴的,或是自主的,都因一个圣神受了洗,成为一个身体,又都为一个圣神所滋润。”(格前:十二13)

可见, “因一个圣神受了洗”是肢体成为一个身体的根据。不同的人都是因着圣洗圣事加入基督奥体,而成为基督的活肢体。这个身体之所以能维持良好的生命,却是因着同一圣神的滋润。在另一处,他又指出:“你们凡是领了洗归于基督的,就是穿上了基督:不再分犹太人或希腊人,奴隶或自由人,男人或女人,因为你们众人在基督耶稣内已成了一个。”(迦:三27~28)这是保禄破天荒的思想,具有石破天惊的震撼力。

因着圣洗圣事我们进入基督内,穿上了基督,成了一个人,不分彼此,共活一个生命。这分明表示进入教会和进入一个普通的社团不一样。社团的团员因着同一理想或共同规则而维系他们的关系。他们的关系是一种外在的联系。教会的肢体间不是这种关系,他们在基督内不仅是一群人,更是一个人。他们的关系最重要的不是外在的关系,却更是内在地共融于一个生命,共活一个基督。他们不仅单独地被看作是天主子民的一员,也因着进入同一个基督而成为一个紧密相连、不可分离的整体,彼此互为肢体。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为保禄来讲,不是一个比喻,而是一个真正的现实。他明确地把教会视为基督,“就如身体只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身体所有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格前:十二12)他没有说教会也是这样,却说基督也是这样,这不是说肢体所组成的身体——教会,就是基督吗?是的,教会就是基督之身。当保禄归化之前,在迫害基督徒的路上,耶稣对他说:“我就是你所迫害的耶稣。”(宗:九5)耶稣将基督徒视为他自己,实在是因为基督徒的生命和基督相合为一,共融相通。

这种互通共融的生命显示了一项真理:教会就其本质而言,必须是共融合一的,决不应该出现分裂。

教会不应该分裂,因为就其本质而言,它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是基督的身体。基督内在于它内,它也内在于基督内。这正如基督在葡萄树的比喻中所说:“你们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你们内。”(若:十五4)它与基督相合为一,不可分离。谁分裂教会,谁就是分裂基督(格前:一10~13);谁脱离基督的身体,谁就是脱离生命之源的基督;谁脱离基督,谁就是脱离教会这棵葡萄树,成为任由火来焚烧的干枝条(若:十五6)。如果我们真是基督的门徒,就不应该离开基督的身体——教会,更不应该离开基督,否则在我们内便没有生命。

时至今日,基督宗教门派纷呈,那么究竟哪派才是基督的真身体呢?基督真的被分裂了吗?

毫无疑问,只要各派的圣洗圣事是有效的,他们之间就有着不可分离的生命上的联系。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受过洗归于基督耶稣的人,就是受洗归于他的死亡吗?我们借着洗礼已归于死亡与他同葬了,为的是基督怎样借着父的光荣,从死者中复活了,我们也要怎样在新生活中度生。如果我们借着同他相似的死亡,已与他结合,也要借着同他相似的复活与他结合,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旧人已与他同钉在十字架上了。所以如果我们与基督同死,我们相信也要与他同生。(罗:六3~8)

在保禄看来,我们借着圣洗圣事就是归于基督之内,并且是结合于基督的死而复活,所以凡领洗的人就是与主基督“同死”、“同生”。“同死”、“同生”中的“同”,表明我们与基督结合为一身。因此凡发生在基督身上的事也同时发生在我们身上。圣洗圣事使我们借着基督的死而复活获得了一个新生命,为此我们应该与基督一起在新生活中度生。

哥罗森书中说:

——“你们既因圣洗与他一同埋葬了,也就因圣洗,借着信德,即信使他由死者中复活的天主的能力,与他一同复活了。”(哥:二12)

——你们既然与基督一同复活了,就该追求天上的事。(哥:三1)

——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已与基督一同藏在天主内了;当基督我们的生命显现时,那时,你们也要与他一同出现在光荣中。(哥:4)

这些经文中,保禄反复强调“一同”一词,这充分表明我们和基督同为一身,我们的生命和基督同为一个生命,而且基督就是我们的生命。

因此,在基督内,我们脱去了“旧人”,穿上了“新人”(哥:三9)。“已没有希腊人或犹太人,受割损的或未受割损的,野蛮人、叔提雅人、奴隶、自由人的分别,而只有是一切并在一切内的基督。”(哥:三11)

圣洗圣事使我们同为一个基督。这使得我们与基督密不可分,他是我们的头,我们是他的肢体。我们决不可妄自尊大,而不与头相连。“其实由于头,全身才能赖关节和脉络获得滋养而互相连结,借天主所赐的生长力而生长。”(哥:三19)头是我们生命的泉源,离开他决无生命可言,整个基督身体的成长都必须依赖于头的滋养;同时,也是由于头,身体的所有肢体才能赖关节和脉络而互相连结。所以,肢体与肢体同为一身,完全是因为肢体连结在头上。

那么,面对分离的基督宗派,我们能说他们是不同的肢体吗?他们真的是不同的教会吗?

不论我们对此问题怎么认识,不论我们愿意与否,只要我们的圣洗圣事有效,或更确切地说,只要我们与头真正地相连,不论你分属于哪个宗派,我们就同为一个基督,我们就是基督的肢体。如果我们同意这点,那么就可以说:基督的身体在哪里呢?她已超越于一切宗派之上,而又临在于这些保持圣洗圣事的宗派之内。但这并不是说,这样的宗派内的基督徒都是基督的活肢体,因为有些肢体虽表面上留在教会团体内,但实际上已与基督没有生命上的联系,已被父从葡萄树上剪了下来(若:十五2)。

各宗派之间虽然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同为一身,但是我们对彼此间的差异却不能视而不见。

我们决不能把各个信仰上互异的教会,分别视作葡萄树上的彼此不同的完好树枝,因为他们之间有着信仰本质上的水火不容的因素。即使这些水火不容的因素并不妨碍因着圣洗圣事而来的同一生命,也并不因此而能称为“完好的树枝”。恰恰是因为有这些互异的因素,所以这些宗派才理应被看作是没有完好共融的枝条,或者在本质上有破损的、有裂痕的肢体。

或许这些本质上有裂痕的宗派,由于各自具有真正的教会因素而被称为教会,但我们不应将这些教会看作基督的不同身体,因为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而且也只能有一个(弗:四4)。

我们既不能将这些不同的教会视为不同的完好肢体,因为他们的信仰确有不同;也不能将他们摒弃于基督的身体之外,因为他们同有一个洗礼,同一个生命,也就是同一个主。

我们不仅不能将同有一个圣洗而分属于不同的教会的基督徒摒弃于基督的身体之外,而且我们也可以将拉内神父所说的“匿名的基督徒”视为基督身体的可能性的肢体。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在末世的结局中,凡被基督所拯救的万民,在基督内都是一个“整个的基督”,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应该被视为基督的唯一教会之外的肢体。

所以,我们怎样形容各派的关系呢?我们只能说,是同一个基督被撕裂了。这种裂痕之大远远胜于同一宗派不团结的裂痕,以至于被误认为是不同的教会。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面对同一基督的这种裂痕呢?合一!合一!基督身体的分裂应该结束啦。这是实现基督,让整个基督走向圆满的内在要求;是奥体灵修总体目标的要求和总体方向。这一总体目标,总体方向,是由基督身体的合一本质所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