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芳踪|赵怀义主教小传(五)1/2

2019-04-13 09:47     阅读量:686

悼念赵主教

宣化程有猷神父因赵主教遗命代理宣化教区教务,程公居住北京,故推举雷鸣远神父暂行代理教区事务。10月15日程神父发布讣告:

(上略)
为亡者祈祷,使之早登天国,固然是我们奉教人的要务,这是我们都知道的。如今我们可敬、可爱的主教,莅任虽然不久,而他爱顾我们的心,及他一年内所作的事,可是永远不能遗忘的。今为看顾难民,于阳历十月十四号,染病卸世,真是善牧为羊舍命了,故此通告宣区教友,自接到布告之后,每于公经后加念炼狱祷文及为已亡主教诵一遍,并念仰赖圣心求炼灵诵一遍,以六个月为满。此布。
(下略)

10月22日 程神父自京回宣,就任代权宣化代牧区。

宗座传信部、宗座驻华代表公署筹备处、中华公教学友联合会、北京毓英中学全体学生、主徒会、京津等各教区教众、各修会、团体纷纷发来唁电,献祭祈祷,并以各种方式追悼赵主教。

1928年7月3日早上八点,宣化教区举行追悼赵主教弥撒大祭,主祭是程神父,五六品为王、杨二位神父,参与弥撒的有刚恒毅总主教、保定满主教、天津文主教、察哈尔张北县西湾子兰主教、蠡县孙主教、山西汾阳陈主教;北京富主教代表德神父并各界来宾神父、修士、修女、会长及信友等约二千多人。人们摩肩接踵,几无立足之地,弥撒中随着抑扬幽雅的歌咏,闻者无不哀痛动容。弥撒完毕,刚总主教讲道,由程神父传译,颂扬赵主教之死完全出于爱情之火,因此“爱”字终为宣化教区之基础,深望众信友牢记赵主教的精神。讲道毕,由刚总主教带领大家拜安所,与主教做最后的告别。之后,召开隆重的追悼大会,各界代表纷纷发言歌颂赵主教之功绩,缅怀赵主教之志愿,见证他为社会、为国家、为教会、为教友而牺牲自己在所不辞之精神。赵主教虽未尽其生平所愿,却为宣化教区奠定了基础,他的精神鼓励后人仍需继续努力,以竣先主教未尽之志愿,更勉励我人竭力效法赵主教博爱之精神。

主教四弟赵怀智也代表赵家发言,对众人对先兄的哀情表达了深深的感激。他回想去年,赵主教在欢迎大会中曾经表达过的:“我是中国人,宣传中国的公教,盼望诸君再进一步着想,不要以鄙人看作宣化以外的人,要以鄙人为宣化人才对,固鄙人愿以全心、全力与宣化各界父老合作,以显天主的光荣,并谋社会的幸福,因是而牺牲一切,或牺牲我的性命,亦所不惜,”现在完全实践出来了。赵四先生希望宣化父老恒久地继续先兄之素志,继往开来,奋发努力以尽先兄未尽之事业,如此,赵主教在天之灵得睹美果,则其所得之安慰,定较在世亲自成功为尤多了。以后赵主教长眠于宣化圣堂中,因此,赵家与宣化尽有长久的结合精神。赵四先生切望宣化父老多为赵家祈祷,并代表赵家以真诚的心意与爱情许愿,无一日不以宣化教区为念,无一日不为宣化父老祈求,彼此通功,祈望天主赏赐宣化教区人民安居乐业,圣教广扬,以期来日与家兄同享真福于无穷。
 


宗座唁赵主教家属

宣化赵主教逝世后,噩耗传到罗马,宗座深为扼腕,日前宗座代表刚总主教,接到罗马传信部函,传达宗座轸赵怀义主教家属之意,兹将原函译录如左:

迳启者,本部接准贵主教第五九五号报告书,骇悉宣化代牧赵主教病故等情,当即奉闻圣父,阅悉之下,圣心殊深叹惋,立谕唁赵故主教家属,并通知宣化神职班,及该处人民,一体知照,用示轸怀之至意,谨将圣意转达,并请将本部同声哀悼之情,亦为宣露。是荷。此致

宗座驻华代表刚大主教
传信部部长枢机主教王劳松 启
秘书长马荣第 副署
1927年11月11日自罗马寄

 


传信部长致赵司铎函

最可敬神父阁下:
顷得令兄逝世噩耗,不胜哀悼,盖以令兄年当力强,遽尔溘逝而饱受战祸之宣化新教区,竟失此善牧也。读阁下所述,令兄逝世状况,我等悲哀,为之稍慰;于此足见可敬主教之死在天主台前,有如何之价值。为此,可望令兄死于尘世,而生于天国,在天主台前,已获得其劳苦之报酬。而为其家属故友时时代祷,并祈安慰之原仁慈大主,于悲苦之中,常于阁下偕焉。


传信部部长枢机主教王劳松启
秘书长马荣第 副署
1927 年 11 月 21 日发于传信部

 


赵怀信复刚大主教致谢教宗唁函书

大主教钧鉴:
顷奉到钧座转来传信部长唁函,蒙圣父如此优遇,虽居最高地位,而俯赐慰唁於卑微小仆家庭,实不知何以为谢。愧未能仰报圣父慈仁,只恳天主护佑可爱圣父,德寿绵长,聊表微忱。又蒙钧座及传信部长枢机主教慰问,敬谢盛意,谨祝圣权,而以服从之诚。敬候钧安
 

卑微小仆赵文南谨上
一九二七 十二 八
书於宣化

 
 

宗座驻华代表刚主教在追悼大祭中之演说词

 
诸位弟兄:

圣经云: “我的夜并不昏暗,且诸物皆大发光明”。主教有死亡,主教位则不能间断。设立主教,以管理圣教会的天主,并非死亡者之天主,乃是生活者之天主。

昨天我们祝圣了宣化的新任主教,今天新圣的主教,为谋其前任主教的永安及永光,奉献追悼的大祭。所以我们可用圣保禄的话说:“死亡呀,你的胜利在哪里”。今天的礼节,既是为最亲爱的已亡主教祝祷,使他得永生的荣冠。而且证明圣教会有不能间断的生活,则可说是庆生的仪式,并非悼亡的仪式。

都知道赵主教是热心的神父,热心的主教,所以我并无褒扬他的心意,不过稍尽我追忆的友谊,也使人引他为善牧的模范。

我与他同处四年,深知他的为人,他的美德,天资明智、谦和,也深知他在天主的文人事的学问上的造诣。他於诸德之中,最富於爱德,爱德不啻他言行的一种特别标志。原来他是为信德致命者之子,今又力行爱德以终其年。可以说他以爱德使教区的基础臻於稳固,即是他奠定了新教区的基础。

他居主教位,为期确是甚短。然而实可说他在位虽短,而做了长时间所能做的工作。他既然在圣伯多禄大殿,领受了教宗的祝圣,故此他这祝圣典礼,於中华教史上,将永久辉耀。

他取“牺牲一切,牺牲自身”这句话,作他的标语,竟实践了这句话,他死使中国主教得享特出的荣誉。

赵主教与青年们谈话时,曾劝他们勉修爱德,也用吾主的话说,“如果你们彼此相爱,人就晓得你们是我的门徒”。他弃世的时候,他的住所同大堂,还满住无告难民,这些难民,都受过他的慈惠,得过他的救助。圣老楞佐呼贫民为圣教的宝库,赵主教似之他爱人之所以如此的热切,全因这爱情乃因他爱天主的爱而发,他因爱主,故此谨慎自修,而谋本区民众的归化;这爱情使他热烈的爱护圣教会。他对于吾主代表罗马教宗,那是如何的敬爱呢?现在可以把赵主教对教宗所说的话,略引数句:

      他说:“我等诚心服从圣座生死不能背离,我等以保禄之言声明曰,无人能使我等背离之。

伯多禄之所在,即圣教会之所在,我等精神上的坚固基础在於斯,指引我等日进於善之神光在于斯,我等依其言以撒网之圣教掌舵者在於斯。所以我等特别该当於信友中保卫纯全之信德,且该当大声疾呼,使未识真光未沾教化之可爱同胞,皆得闻听善牧之音,而同归一牧一栈。”

赵公在主教所遣之懿言美行,实宜做继其位者并司铎信友之榜样,即其爱主爱人之德并对於宗座之孝爱也。如继位者及司铎,能常保此二者,则如圣保禄所云:“以耶稣为角石而奠基於宗徒先知之基石之上矣,凡建筑品皆因耶稣而成圣殿。”

现在中国时局正在变迁,可再述赵主教对於祖国之爱国心。彼之爱国心,皆发源于超性圣爱之情,效法历代前贤之表,以纯洁之心敬爱祖国,以热切之祈祷,以贤智之宣传,为祖国谋利益,和平秩序进步及独立之主权。彼遵圣教的精神视外人如手足,故彼之爱国心并未招人之不快。

彼于教宗座前竟称外籍传教士为信德上之父师,此足为其感念伊等之确证也,本性、超性之福利皆出於基利斯都,故彼宣扬圣经之言曰(若望四一一0)。因亟望籍新会传扬圣教,故昔日讨论创设主徒会之际,极以此会得在彼区中创始为快慰也。

诸位弟兄,依肉情之较弱,我等固不得不痛哭此良友、此善牧、此慈父,然宜振作精神诵此言曰:“天主赏者天主收之,凡事皆依主旨,望主圣名永受赞美。”

去年我等会同往城外坟茔,归途中赵主教曰:“薛神父及他位传教士於传教劳力之后,安息于此,我敬之如本区主保。” 现在彼自天保护降福此宣化新区,亦俨然本区之护守天神也。

赵主教之母亲现亦在堂与礼,彼於其子斐理伯幼时,训以热爱天主,今我愿用圣盎博罗削之言,作我慰唁之词:“与其痛哭尔子之死,不如感谢天主,赏你及圣教会有这样儿子”。在最初世纪信友之墓志尝曰:“最甘饴之灵魂请尔安,望尔生活於基利斯都”。今我亦代表诸位向已亡主教说:“最甘饴的灵魂请尔安,望尔生活於基利斯都。”

 一九二八.七.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