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芳踪|赵怀义主教小传(三)1/4

2019-02-14 13:02     阅读量:3855
三、赵主教短暂而辉煌的牧职生涯

品学兼优的赵神父

赵怀义又名秉义,1880年10月4日(清光绪六年九月十日)生于北京长辛店。赵主教于1893年11月7日(光绪十九年)入北京修道院,品德学问大有可观,遂于1904年2月27日晋铎。先在北京小修院任教四年,教授拉丁文,他循循善诱,颇有师资能力,其后两年半在宣化传教,再调任新安镇本堂司铎,传教十年。又在西直门大街天主堂附近创办毓英中学,造育英才,1918年任毓英中学校长;对于学校的发展正在进行筹划期间,又被选为宗座驻华代表公署秘书,1922年11月25日辞去校长职务。赵公学识渊博,不仅擅长中国文字,又精通法文,在首善之区的北京,多与知识分子来往,以便于宣传福音,并与各宗教团体举办“京师贫民救济会”,在教会中小有名气。

宗座代表刚恒毅于1922年12月29日抵达北京,初来便向北京林懋德(Jarlin)主教商量聘请赵裴理伯神父为中文秘书。据刚公回忆记录此事:林主教慨然同意,赵神父得知此事初则略为惊惧,但表现了听命的精神,谦逊的接受了,只求准其回家告知失明的老母。回来报告刚公说,老母初闻此事略有难意,但随后回答说:“宗座代表也有老母在家,人家肯远来为中国教会工作,那你就去吧,不必以我为念”。刚公颇为赞赏赵母的精神。1923年1月8日,赵神父出任第一任宗座驻华代表刚恒毅总主教的中文秘书。1923年元月便随刚公南下汉口,与多位神职准备上海“中国天主教第一届教务会议”资料,全程参与了1924年5月15日至6月12日的上海“中国天主教第一届教务会议”,到会的有42位主教,5位监牧(其中两位是中国籍),这次会议明令传教士任务是向教外人传布福音,并准备建立由本籍神职人员所主持的教会。刚主教率领全体与会牧者,将中国奉献于无玷圣母。之后,赵神父随刚公北归定居北京定阜大街宗座驻华代表临时公署,组织临时筹备处,为组建正式代表公署做准备。1925年购买了位于现在名为灯市口西街的廼兹府做为宗座驻华代表正式公署。
 

教宗拣任为宣化代牧
 
1926年(民国十五年)5月13日,适值耶稣升天瞻礼,宗座代表公署秘书高神父,在北京北堂宣读了罗马电令:圣座特任赵斐理伯司铎,为新宣化代牧区代牧,领受主教秩。

北京林主教召集北堂全体司铎及修院学生汇集在客厅,跪于地上同诵:“天皇后喜乐经”,起立与赵神父行拥抱礼,并拿出一权戒,及胸佩十字赠与赵神父说:“此十字架系前任主教樊国梁主教遗留给我的,今以赠君作为纪念,今后你将背负此十字了”。

5月14日赵神父到长辛店谒母报闻,赵母叮嘱说:“天主大恩,加惠我家,实宜感谢:然以个人关系之,则我甚忧懼:盖位愈高,责愈重,审判愈严也。我侪惟敬听主命,勉尽所能耳。”

北京《益世报》于报端特开一栏,宣布新选华藉主教之消息,长辛店信友阅之,纷纷来家向四弟赵怀智道贺,又得悉赵主教今日归家,众人趋赴车站迎接并求主教降福。

 
离京赴罗马领受祝圣
 
1926年9月3日第一个瞻礼六,由刚总主教率领赵、孙、陈三公由京启程,北京各堂会长如修道院院长修士、各本堂司铎、公教大学司铎学生等,均佩戴欢送标帜赴站欢送。当时军乐大作,大家均脱帽致敬,北堂富主教及比利时公使、外交部秘书等也均到站送行,真是盛极一时,热烈非凡。

3日上午十时到达天津,天津总堂文主教率领中外众位司铎并各堂会长、教友等,均恭立迎候。中、西音乐同时齐奏,刚总主教及赵、孙、陈三公由文主教及众会长迎至候车室,招待以茶点,刚公至站台,众人高呼:“罗马教宗万岁!”“刚总主教万岁!”“华籍主教万岁!”“中华民国万岁!”刚总主教降福大家,并感谢教友欢迎盛意,并请教友祈祷天主赏赐他们一路平安。
 

各地热烈接送
 
9月4日到达上海,五位主教和刚总主教在上海汇集。在朱开敏主教的哥哥志尧宅邸正厅前,摄下了一张载入史册的珍贵照片,上海教区主教姚德莅与大家合影。湖北蒲圻成和德主教从战地绕道而行,历尽辛苦,行李尽失,至9日才赶至上海。9月10日,六位新任国籍主教由刚总主教带领,由上海启程赴罗马领受祝圣。

董家渡教友,兴高采烈,额手相庆。因为朱开敏主教出身于董家渡堂口,特地在普育堂开筵为六位主教饯行。10日出发当天,南市大通码头竖立松梅牌楼,上书“愈显主荣”,高悬教宗旗、中国旗和万国旗,早上九时董家渡边院长和司铎,陆伯鸿同进行会学生及数百名教友已在码头恭候。普育堂军乐队、若瑟工艺学校的全体学生分列二旁。本埠方济各会、味増爵会、撒肋爵会、主母会、驻沪各司铎修士接踵而来,浙江田主教也赶来了。十时左右,刚总主教与五位主教从洋泾浜若瑟堂启行,朱主教与他胞兄志尧等就近从董家渡宅向码头行进。姚大司牧代表耶稣会山会长,洋泾浜院长荣公,陪驾先到码头,一时鞭炮声、军乐声并作。送行的汽车栉比鳞进,大通街衢,几为之塞。那天早上虽是风雨交加,刚总主教见送行教友热忱不减,颇为欣悦。刚总主教与六位主教登上美国邮船“亚当”总统号渡轮,伴随着鞭炮军乐声与送行者扬帽挥巾,依依作别。

“亚当号”9月13日下午抵香港,已有香港主教、神父、信友等静候欢迎。接主教团一行去香港主教公署。晚上在主教公署设宴,有香港主教、诸修会代表、本地会长,中外人士百余人。广东主教、江门监牧也特地赶来欢迎。席间三位主教作了演讲,刚总主教作答词。次日早上香港神长、信友欢送主教团离港。

9月17日抵马尼拉,已有宗座驻马尼拉代表、司铎和教友等在码头迎接。六位中国主教分往各修会参观。中午在宗座代表公署设宴,驻马尼拉宗座代表、马尼拉总主教、中国驻马尼拉总领事也到场。晩上华侨信友设宴开盛大迎欢会,次日午宴后欢送华籍主教团至码头。

9月21日,中华主教团安抵新加坡。华裔教友见国籍主教,表现异常快乐。第二天新主教被请在中国会口大堂内献祭,华人教友济济一堂。弥撒后摄影留念,后备车陪主教团巡游风景。参观博物馆和撒肋爵会办的学校。中国富商黄振顺特在家中设午宴招待主教团。又特岀巨资,资助成和德主教,以补成主教在赴沪途中被劫之损失。从新加坡起航后又经槟榔屿、高仑布等地,于10月16日抵意大利纳波里。

1926年10月16日刚恒毅主教偕同赵怀义、朱开敏、胡若山、孙德桢、陈国砥、成和德六位中国主教搭乘美国邮船“亚当号”,赵公由其五弟文南神父陪同,抵达意大利拿波里城,受到盛大的欢迎。意大利政府拨一节头等车厢为中国主教专用。到罗马车站欢迎的有本城代权枢机及各会修士,在罗马留学的全体华籍修士。意大利政府为中国主教特开禁门以示对中国主教的特别尊重。(此门为意王专用)
 

伯多禄大殿祝圣大典
 
10月28日耶稣君王节(民国十五年),教宗庇护十一世亲自为六位中国主教在梵蒂冈伯多禄大殿正祭台举行隆重的祝圣典礼,刚恒毅主教在一旁襄礼。祝圣礼中当教宗诵唱至“凡咒骂彼者,必被咒骂;凡祝福彼者,必被祝福。”之句,圣父眼泪潸潸,声调呜咽。唱毕,教宗以圣油擦新主教双手,然后口念经文,将牧杖、权戒授于新主教,并口亲新主教。雷鸣远神父特地从比利时赶去参与大典,整个过程饱含热泪,此时更泪如泉涌。

之后,新主教与教宗共祭。弥撒和圣体降福后教宗用拉丁文向新主教训谕,全文如下:

可敬神昆:
朕在此宗徒圣塚前,为亲行祝圣汝等司牧之大礼,现已告终。朕所以特择是日行此盛典者,以七年前,朕亦于是日领受主教神级,故今日为朕并为汝等诚系一极愉快,极有价值之纪念日也。吁,可敬神昆,如此莫大特宠,朕与汝等现今既将来,当永远欣谢于赐赉万福之天主也。

朕兹觉愉快盈溢,未克容抑而倾泣者,因得见中华本籍主教,先受祝圣于罗马教宗,以之统治本地教区“代牧区”。而宣传圣教信德于尔等之同胞,扩张耶稣基利斯督之神国于尔等之本国也,即以本地人管理本地教务。此种主意实属最妥善而有益效者。故朕极希望赖天主圣佑,将此主意之效果,不久亦推行实现于他处焉。在事实上,朕所以特召汝等来此圣教中央之都城,于巍峨之圣伯多禄大堂内领受祝圣大礼者,以汝等系华籍主教之花朵萌芽,得于此荘严威仪圣典中膺受司牧神权,由此汝等返回祖邦,朕庶能曰,由此罗马流传岀一总宗徒职权之泉源焉。

可敬神昆,汝等来此罗马见伯多禄,尤其从彼(伯多禄)领受牧杖,汝等用此牧杖以尽尔等宗徒之责,并以此牧杖牧群羊也。且伯多禄以钟爱倾注于尔曹,其对汝等将来宣扬福音之真理于尔等本国人民之希望,诚匪细微也。

夫尔等之本国人,与尔等同居无垠广大之祖邦者,此邦之文学与美术等之进展,夙于太古时代,臻至精华之境地,此乃历代宗座所嘉许者也。

可敬神昆,凡彼不与宗教抱反感者,特是吾圣教人,对尔等之来罗马,莫不显露诸般欢忭之征象,以欢迎祝贺尔等之来罗马也。职此汝等既备受此司牧之尊荣,汝等宜上体朕之挚意,下顺国人之希望,戮力尽劳,务使圣教士女日加繁生而増多焉。尔等既为基利斯督之代表,兹逢庆辰,于理适宜者,既引诵基利斯督吾等之言曰:“汝等举首观望田地---尔等无限洪广之本国---业已发白,而至收获之时矣。” Levate capita vastra et videte regiones---regiones illas immensas---quiaallae jam sunt ad messem.吾主又云:“尔其进我葡萄园。”又曰“汝等宜去宣讲、训诲、付洗、祝圣,因我拣尔曹,为去刈获果实,而尔等果实其将留存焉。”Ite, praedicate, docete, baptzate, benedicite:Ego enim elegi vos, ut eatis et fructum afferatis et fructus vestermaneat.兹望厥成,兹望厥成。Fiat,Fiat。


大典从上午八时至下午一时才全部完毕。六位新主教从祭台走向大殿外的广场,向聚集在那里的人群降福。众人大呼:“中华主教万岁,”争相跪亲新主教手。从比利时赶来参加盛典的雷鸣远神父跪在赵怀义主教的面前祈求降福,两人都感动得泪洒满襟。雷神父后来回忆道:“这是一次最大的幸福,不会说话,也听不见人说话,七窍不通,完全白痴,想不到享福享到最深处,竟什么也不觉了。”

晚间,教宗再度接见六位中国主教以及来观礼的中国人士。教宗赐六位新主教嵌宝石十字架各一枚、并金表一挂、念珠一串。教宗讲话十分亲切有如家人一样。教宗希望多保送新生来罗马,决定创立一旅罗马中国公学。传信部11月3日为新主教庆祝,开十国文字演诵会,王老松枢机演说称六位新主教祝圣,“不但为中国,并为普世圣教会诚开一新纪元。”

然后,刚恒毅主教陪同六位中国主教开始了一系列的朝圣旅行,他们参加了真福和德理逝世六百周年纪念大会,在巴黎圣母院受到杜朋亚枢机的接见,然后从法国转道比利时,12月21日雷鸣远神父在鲁汶率群众欢迎中国主教,场面非常的热烈,比利时王后也接见了各位中国主教。 1927年六位主教分别回到了自己的教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