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芳踪|赵怀义主教小传(四)

2019-03-05 20:03     阅读量:1046

 
赵主教去世

值此军阀割据,时有战事发生,奉军与晋军开战时期,人心浮动,民不聊生,赵主教乃发起宣化救济会,联合绅商各界,共谋进行,已於日前宣告成立,附设收容所十处,主教总堂,及若瑟会院,即作为第一收容所,日前附近战事正在激烈,有数百人到教堂避难,因人数过多,不能容纳,主教命修院院长将两间课室腾出为避难者住宿,主教日夜躬亲巡视,抚慰备至,避难者感激涕零,深感慈爱。

10月13日晋军有撤退消息,大堂内外之避难者于走廊墙角,到处皆是。宣化位于塞北,十月时夜晚甚寒,将近子时,主教犹巡行各处,遇有数人在院露宿,见没有被褥,主教于是自屋中取了几件自用被褥数件交给他们。见一母子瑟缩于走廊边,心中忧伤,乃脱下身上氅衣,盖在母子身上,自己却冒严寒返回屋中。及后自觉不适,主教觉痰液上涌,乃召侍者捶背,主教喘息不止,情况危殆,口呼耶稣圣母。看样子主教情势危急,遂请王神父、雷神父,与主教兄弟赵神父至榻前守护祈祷,王神父主教行终缚圣事数十分钟后,主教安然与世长辞,时在10月14日凌晨一点许。主教圣主教十一月又十六日,在代牧职六月又四日,四十八岁英年早逝。

自主教到任以来,总计六个月又四日,一切传教计划,正在进行,而主教竟斋志而殁,所属信友,如丧考妣,其痛可知,然而这是天主圣意所在,信友祈祷而外,惟顺从主命而已。

主教去世数日前,痰疾已发作两次,只是吃点药,没把此病当回事,现在,因时局动乱,又很多事需要处理,未免忧劳过重,没想到竟从此与世永别。

赵主教与第二班司铎一同举行了避静,自出静至辞世,相间不过十余日,其间,主教曾清理了个人账目,看见的人见问询主教,现在公教进行及救济会,急待进行,为何做这等琐事,可以留待闲暇之时再做,主教回答说:“免得他日繁难”。又有一天,主教写了一封秘柬,对身边人说:“设或天收我灵魂,尔等启视此柬,所书之人,即依圣教法与护主教职者”,可看赵主教已妥善准备好自己的灵魂了,随时静候主命。

主教逝世前数日,宣化本堂司铎夏公率领信友救护伤兵,主教询问夏公,危险当前,恐惧与否?夏公回答:“不惧”,主教说:“善,我区主教司铎,如有甘作牺牲自献生命者,天主必将早赐和平,而降福我区也”。而主教即於数日内脱离人世,大概天主鉴其诚心,俯允所求吧!在主教印信格言中,他引用了圣保禄的话“凡我所有甘心牺牲,且甘心自为牺牲”(格后十二章十五节),主教用圣经的这句话来警策自己,今日完全实践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