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领圣体VS口领圣体

2016-11-01 10:11   KY TSUI  阅读量:1431

    最近十年八年,在香港教区内,有一班虔诚的教友掀起了一股热潮,就是鼓励大家望拉丁文弥撒,口领圣体。先不论好或坏,这的确为教区带来一个新的现象。但同时也带来一些争论。

    自六十年代梵二以来,不同的地方教会都实行礼仪本地化,响应大公会议的礼仪宪章。可以说,礼仪本地化令教友觉得翻天覆地。
    但是,梵二大公会议50年后,开始有礼仪学者发出疑问,礼仪单一化是否是好事?同一时间,亦有教友怀念起梵二前的优秀传统,例如拉丁弥撒、日课等,加上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亦提倡各教区可按自己的具体情况,由神父为教友主持拉丁弥撒,亦同时提倡教友重学拉丁文。一时间,拉丁文、拉丁弥撒、日课成为热潮,吸引了不少青少年。
    这些青少年从来没有经验过拉丁弥撒,当第一次参与时,可说是惊艳,和传统一些老人家的意见大相径庭。有些老教友说起拉丁弥撒,常说不知神父在念什么,而神父又背向会众,只看到神父的背面。但是,这些缺点,竟变成年青人口中的优点,就是有神秘感。梅瑟在西乃山也看不到天主,但我们本地弥撒就是什么也清清楚楚,不仅清楚,而且程序和程序之间,很少有空间给教友默想。但是,拉丁弥撒正因为教友们不懂拉丁文,当神父在唱颂时,便好像有了背景音乐的默想空间。有青年教友因此爱上拉丁弥撒。
    既然如此,有本地语言的弥撒,也有拉丁弥撒,大家尽可各适其适,不用争论。但是,在网络上,有教友提出意见,认为手领圣体是错的,是亵渎了圣体。
    我们天主教平信徒网上杂志做了一个问卷调查,并不是问教友们意见,而是问现在各堂区领圣体圣血的情况。结果显示,现在香港各堂区九成多的教友是用手领圣体。原因很多,可能是习惯,也可能是有教友根本不知可以口领,也有很多人表示不解,不知口领手领有何分别。
    耶稣,不是要我们众人合而为一么?不是要我们先去掉自己眼中的大梁么?若我们没有好好地做一个基督徒,一个基督的跟随者,我们是不是在亵渎圣体?在日常生活中,我有记起耶稣基督吗?有每天恭读他的圣言吗?圣热罗尼莫说,不认识圣经,就是不认识耶稣基督。除了自己,我们有关心家人、自己的教会吗?有关心我们的近人吗?有关心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吗?我们对有需要的人有伸出援手吗?
    对于一些边缘者,我们有去关心吗?还是施之以歧视的目光?有去探访在囚者、患病者,给他们温暖吗?有关心露宿者吗?见到小区角落贫穷人士,我们有关注吗?我有对工作尽责吗?
    我有没有用暴力心态对人对事?
    我愿意为耶稣而受苦吗?有背上自己的十字架吗?有爱天主在万有之上吗?
    除了圣经,有没有看其他培育信仰的书籍?有参与一些信仰培育课程吗?有自己的信仰小团体吗?我们有好好去分享信仰,表达出喜乐的精神吗?
    说到底,怎样才算恭敬圣体?望我们都扪心自思之。  

编后语:
    大陆的情况也许不尽相同,南方、北方教会,甚至城市和农村教会的情况都不尽相同。编者接到北京一位陆姓阿姨的电话,她是一位80多岁的老教友,她支持口领圣体,原因说了这样两点:1.她有两次亲眼见人用手领了圣体,直接往堂外走,根本没往嘴里送。一次在上海徐家汇堂,一次在北京东堂,她推断是教外人不懂礼仪,混进队伍随便领的,马上追出堂去,把圣体领了。要是不能及时制止,这是对圣体多大的亵渎啊。2.人的手很容易弄脏,不知触摸过什么,用一双不干净的手去接圣体,确实是对圣体的冒犯。
    所以,我们讨论口领还是手领圣体,最后的聚焦点都应该是,做到不亵渎、不冒犯圣体,谦恭领受这天赐神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