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芳踪|风雨飘摇中的领航者

2017-09-26 12:09     阅读量:2789
《风雨飘摇中的领航者》
  ――先教宗真福保禄六世诞辰120周年纪念
图文|杨志恒JOHN PAUL II.YEUNG
 
许多人对于真福保禄六世教宗,也许仅限于在他在位时期结束了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并继承了他的前任――圣若望廿三世教宗的遗志带领教会迈向现代,进行教会内的革新。但我认为,真福保禄六世给慈母圣教会和世界留下的宝贵财富远远不止于此。
(庇护十二世教宗与当时的蒙蒂尼主教交谈)
 
保禄六世教宗留给世人最深的,是他的谦逊、坚忍、务实与智慧,正如可敬的庇护十二世一样,蒙蒂尼教宗拥有满腹经纶的学者之风却又不失伯多禄继承人所应有的胆略和智慧。在他在位期间除了致力于进行教会在新时代的整合外,还为世界的和平与基督宗教间的修和作出重要贡献。
 
早在保禄六世在尚未成为教宗前,当时仍为庇护十二世在位期间,就曾拟订将他加冕为枢机,但由于其谦辞未能完成。在庇护十二世驾崩后新任教宗若望廿三世便将蒙蒂尼列入他首位在位期间加冕的第一位枢机。足以见得,保禄六世的前两任教宗对其领导能力大为赞赏。我们也可此事中见得蒙蒂尼教宗“凡事要谦逊、温和、忍耐,在爱德中彼此担待” (弗 4:2)一些人或许能够讲出很深奥的道理又或是表面功夫做的非常到位,但保禄六世却是身体力行去实践真正的基督精神。
(保禄六世将皇冠置于祭坛)
 
许多人也许无法预料,保禄六世是最后一位以三重冠加冕的教宗。在保禄六世登基后,他作出了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举动,那便是放弃三重冠。三重冠自公元八世纪就成为了教宗们无上权力的象征,皇冠上所使用的黄金宝石奢华无比,但这毕竟属于世俗之物。我们可从保禄六世教宗继位之初使用的三重冠见得其风格的不同,三重冠比起过去有所不同,更为简洁。而当他在梵二大公会议期间,更将皇冠放置于祭坛之上,此后每逢人们看见那坐在御轿的保禄六世教宗头上从前的三重冠便为主教冠所代替。

保禄六世更在过后决定拍卖这象征伯多禄继承人象征的皇冠,将款项用以救济贫穷的人们。蒙蒂尼教宗的这一系列举动,完全符合吾主耶稣所训导的那样“变卖你所有的一切,施舍给穷人,你必有宝藏在天上,然后来,背着十字架,跟随我! ”(谷 10:21)这世间的一切都是虚有的过往云烟,无论我们所拥有的奢华生活,金银财宝都无法带走,天主更不会以此来作为人进入天国的“通行证”。唯有将善爱付诸行动,去做积贫积弱者的弟兄和姊妹,我们才可迈入天国的门槛。
(保禄六世教宗为拉青格主教(即后来的本笃十六世教宗)加冕为枢机)
 
保禄六世的谦逊善举感动了无数人,更影响了他的继任者们若望保禄一世、若望保禄二世、本笃十六世及当今的圣父教宗方济各都为之效仿,以简单朴素的主教冠代替那奢华沉重的三重冠,有趣的是若望保禄一世、若望保禄二世和本笃十六世三位教宗都是在保禄六世教宗在位期间加冕为枢机的。
 
真福保禄六世在其任内结束了梵二大公会议,并落实梵二会议所决定教会未来的走向。会议期间发布了诸多文件、法令,尽管在某些方面引来了不少争议,但我们今日可通过仔细阅读和研究从这位已故教宗发表的讲话、训令看到他为新形势下教会的发展和革新作出的努力。

在梵二大公会议召开后,一些极端自由主义思想冲击教会以至整个社会,不断挑战圣教会权威,肆意扭曲教理以讹传讹,误导教友和民众,如将避孕合法化、神职人员无需守贞等,保禄六世均以谨慎、严肃并结合天主教理训导逐一驳斥。因而人们经常看见保禄六世教宗的面容较为严肃憔悴,那是因为他要稳住那个时代教会内外混乱的局面,更有许多事务需要其凝神因应,保禄六世教宗深知极端自由主义一旦潜入教会将会如同烟雾般蔓延造成无法预料的后果,因而必须予以正视。
 
梵二大公会议召开后,教会亦对礼仪进行了修正和革新。我们都知道,教会礼仪是信仰生活的重要组成,包含了弥撒、圣乐、礼器等诸多方面,保禄六世教宗对此亦做过极大的努力。但保禄六世在革新的同时是对圣教会传统的继承和发展,而非放弃,这就如同我国在新文化运动后发展白话文但不废除文言文是一样的,优秀的文化和传统需要在时代的进展过程中不断地传承、审视和升华,而非一并否决。在教会圣乐方面,保禄六世重申了庇护十世和庇护十二世教宗有关圣乐训令的重要性,指出圣乐本地化并非无条件、随意地改动,而是要符合圣乐训令和神圣优雅。

现在某些国家的教区时常抬出“梵二”、“本地化”旗号却将原本应当神圣优雅的圣乐改成摇滚、低俗的音乐曲调,用以弥撒礼仪及信仰生活,是极为不妥、不当的表现,他们并未认真研究和阅读相关法令,更是对梵二会议及保禄六世教宗训导的歪曲。我们今日纪念保禄六世教宗,就是要将他的训导铭记于心,实践发展,而非逆之而行。
(教宗保禄六世拥抱东正教领袖阿忒纳戈拉宗主教)
 
保禄六世教宗也是一位杰出的外交家,他打破过去的传统,登基后不久便出访世界各国,并到访香港,也可谓是首位踏上中国土地的教宗。但保禄六世教宗更为人所熟知的是他的圣地访问之旅,五十多年前,保禄六世教宗选择圣地作为他牧灵访问世界的首站具有重大历史意义,这也是伯多禄继承人首度到访主耶稣的故乡。在圣地访问期间,教宗与东正教领袖阿忒纳戈拉宗主教互相拥抱的照片成为圣地之旅最为代表的证物,这象征了天主教与东正教迈向了修和之路,也象征着在基督内的团结。
(1978年保禄六世教宗驾崩,人们在圣伯多禄大殿瞻仰吊唁先教宗)
 
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在纪念保禄六世教宗时曾说“他不受不了解和批评言论所左右,即使必须承担痛苦,甚至面对强烈的攻击,也在所不惜。在任何局势中,他都处变不惊,坚定谨慎地驾驶伯多禄这艘船。”保禄六世任期内经历了教会和世界的复杂,但他用基督之爱与忍辱负重去肩负起伯多禄继承人的重任,并引领伯多禄航船乘风破浪前行。
(2014年10月19保禄六世教宗宣福礼现场)
 
如今,在他一百二十周年诞辰之际,我们怀念他,回顾他,更为重要的是从他的身上我们看见了吾主耶稣慈悲的面容,并看到了他的人格和魅力。蒙蒂尼教宗不仅以智慧和胆略接下了伯多禄的钥匙,更怀着坚忍和勇气背起了主耶稣基督所赋予的十字架,完成了他在世的历史任务。就让我们与保禄六世教宗一起,肩负起自己的十字架,以对天主无比的信赖和信心去迎接前行路上路上的各种艰难险阻,信靠祂,追随祂。
                                      
2017年9月26 真福教宗保禄六世一百二十周年诞辰纪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