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撒慕尔纪上 第二十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达味向约纳堂求助

1达味由辣玛纳约特逃走,去见约纳堂说:“我作了什么事,有什么过错,哪里得罪了你父亲,他竟要害我的性命?”2约纳堂回答他说:“决没有这回事,你决死不了。看,我父亲不论作什么大事小事,没有不告诉我的;为什么我父亲偏要对我隐瞒这事呢?决不会的!”3达味却对他说:“你父亲明知我在你眼里得宠,所以他想:不要让约纳堂知道这事,免得他悲伤。总之,我指着永生的上主敢在你前发誓﹕我与死之间只差一步!”4约纳堂对达味说:“你愿意我为你作什么?”5达味回答约纳堂说:“看,明日是月朔,我原该和君王同席吃饭,但你让我走,藏在田野间,直到第三天晚上。6如果你父亲发觉我不在,你应说:达味恳切求我,让他速回白冷本城,因为在那里全族举行年祭。7他若说:好!你的仆人就平安无事,他若勃然大怒,你就知道:他已决意行恶。8望你仁慈对待你仆人!因你使你仆人因上主的名与你订立了盟约;假若我有罪恶,你可杀我,为何偏要将我交给你父亲呢?”9约纳堂答说:“千万别这样想!如果我确实知道,我父亲决意要加害你,我岂有不告诉你的吗?”10达味就问约纳堂说:“若你父亲严厉答复你,谁来通知我?”11约纳堂对达味说:“来,我们往田间去。”二人就往田间去了。12约纳堂对达味说:“上主,以色列的天主作证:明天或后天这时候,我探得了我父亲的意思,对达味有利与否,我必派人来告诉你。13倘若我父亲愿意加害你,我若不通知你,不放你走,使你平安离去,愿上主这样这样加倍罚我约纳堂!愿上主与你同在,有如曾与我父亲同在一样!14若我那时尚在人世,愿你对我表示上主的仁慈;设若我死了,15望你不要由我家永远撤消你的仁慈!连当上主由地面上一一铲除达味的敌人时;16若约纳堂的名字被达味家族消灭了,愿上主藉达味的仇人的手追究此案!”17约纳堂由于爱达味,再向他起了誓,因为他爱达味如爱自己的性命。18约纳堂又对他说﹕“明日是月朔,因为你的座位空着,人必注意你不在,19到第三天,人必更注意你不在;那么,你要到你曾出事那日藏身的地方去,坐在那石堆旁边。20到第三天,我要向石堆射箭,仿佛射靶。21看我必打发一僮仆去找箭,假如我对僮仆说:看,箭在你后面,拾回来吧!你就可以出来,我指永生的上主起誓:你必平安无事。22倘若我对僮仆说:看,箭在你前面。你就走吧!因为上主打发你走。23至于我和你现今所说的这话,有上主在我和你中间,永远作证。”

撒乌耳表明杀意

24于是达味就去藏在田野间;到了月朔,君王入席吃饭。25君王照例靠着墙坐在自己的位上,约纳堂坐在他对面,阿贝乃尔坐在撒乌耳旁边,达味的地方空着。26撒乌耳那天没有说什么,因为他想事情出于偶然,或许他染了不洁,还没有自洁。27次日,即初二日,达味的座位仍空着,撒乌耳就对儿子约纳堂说:“为什么叶瑟的儿子昨日没有来赴宴,今日又没有来?”28约纳堂答复撒乌耳说:“达味恳切求我许他往白冷去。29他说:求你让我去,因为在城里我们要举行族祭,我的兄弟定要我去:所以,假若我在你眼中获宠,求你让我去,容我得见我的兄弟﹔为此,他没有来赴君王的筵席。”30撒乌耳对约纳堂勃然大怒,对他说:“娼妇的儿子!难道我不知道你同叶瑟的儿子一伙,甚至羞辱你自己,又羞辱你母亲的私处吗?31你要知道叶瑟的儿子活在世上一天,你连你的王位都不得稳当!如今你差人去,把他给我抓来,因为他是该死的人。”32约纳堂回答他父亲撒乌耳说:“为什么他该死?他作了什么事?”33撒乌耳就朝着他举起枪来要刺杀他,约纳堂便明白他父亲已决意要杀达味。34约纳堂就起来,气愤愤地离开了筵席;初二那天,也没有吃饭,因为他为达味担忧,又因为他父亲辱骂了自己。

约纳堂与达味泣别

35次日清早,约纳堂按照他与达味的约会,往田间去了;有个僮仆跟随着他。36他对那僮仆说:“跑去,找我所放的箭!”僮仆往前跑时,他又向前射了一箭。37当僮仆来到约纳堂的箭所射到的地方时,约纳堂就在僮仆后面喊说:“箭不是在你前面吗?”38约纳堂又在僮仆后面喊说:“赶快跑去,不要站住!”约纳堂的僮仆就拾了箭,给主人拿来。39那僮仆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有约纳堂和达味知道。40然后约纳堂把自己的武器交给跟随他的僮仆,向他说:“带回城去吧!”41僮仆走后,达味就从石堆旁起来,俯伏在地,拜了三拜;以后他们彼此相吻,二人相抱对泣,达味哭得更甚。42最后,约纳堂对达味说:“你平安去吧!照我们两人以上主的名所起的誓:愿上主永远在我与你之间,在我的后代与你的后代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