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 若望福音 第十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拉匝禄病死

1 有一个病人,名叫拉匝禄,住在伯达尼,即玛利亚和她姐姐玛尔大所住的村庄。

2 玛利亚就是那曾用香液傅抹过主,并用自己的头发擦干过他脚的妇人,患病的拉匝禄是她的兄弟。

3 他们姊妹二人便派人到耶稣那里说:“主啊,你所爱的病了!”

4 耶稣听了,便说:“这病不至于死,只是为彰显天主的光荣,并为叫天主子因此受到光荣。”

5 耶稣素爱玛尔大及她的妹妹和拉匝禄。

6 当他听说拉匝禄病了,仍在原地逗留了两天。

7 此后,才对门徒说:“我们再往犹太去罢!”

8 门徒向他说:“辣彼,近来犹太人图谋砸死你,你又要往那里去么?”

9 耶稣回答说:“白日不是有十二个时辰么?人若在白日行路,不会碰跌,因为看得见这世界的光;

10 人若在黑夜行路,就要碰跌,因为他没有光。”

11 耶稣说了这些话,又给他们说:“我们的朋友拉匝禄睡着了,我要去叫醒他。”

12 门徒便对他说:“主,若是他睡着了,必定好了。”

13 耶稣原是指他的死说的,他们却以为他是指安眠睡觉说的。

14 然后,耶稣就明明地向他们说:“拉匝禄死了。

15 为了你们,我喜欢我不在那里,好叫你们相信;我们到他那里去罢!”

16 号称狄狄摩的多默便向其他的同伴说:“我们也去,同他一起死罢!”

拉匝禄复活

17 耶稣一到了伯达尼,得知拉匝禄在坟墓里已经四天了。

18 伯达尼靠近耶路撒冷,相距约十五‘斯塔狄’,

19 因而有许多犹太人来到玛尔大和玛利亚那里,为她们兄弟的死安慰她们。

20 玛尔大一听说耶稣来了,便去迎接他;玛利亚仍坐在家里。

21 玛尔大对耶稣说:“主,你在这里,我的兄弟决不会死!

22 就是现在,我也知道:你无论向天主求什么,天主必要赐给你。”

23 耶稣对她说:“你的兄弟必定要复活。”

24 玛尔大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时,他必要复活。”

25 耶稣对她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从我的,即使死了,仍要活着;

26 凡活着而信从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么?”

27 她回答说:“是的,主,我信你是默西亚,天主子,要来到世界上的那一位。”

28 她说了这话,就去叫她的妹妹玛利亚,偷偷地说:“师傅来了,他叫你。”

29 玛利亚一听说,立时起身到耶稣那里去了。

30 那时,耶稣还没有进村庄,仍在玛尔大迎接他的地方。

31 那些同玛利亚在家,安慰她的犹太人,见她急忙起身出去,便跟着她,以为她往坟墓上去哭泣。

32 当玛利亚来到耶稣所在的地方,一看见他,就俯伏在他脚前,向他说:“主!若是你在这里,我的兄弟决不会死!”

33 耶稣看见她哭泣,还有同她一起来的犹太人也哭泣,便心神感伤,难过起来,

34 遂说:“你们把他安放在哪里?”他们回答说:“主,你来,看罢!”

35 耶稣流泪了。

36 于是犹太人说:“看,他多么爱他啊!”

37 其中有些人说:“这个开了瞎子眼睛的,岂不能使这人也不死么?”

38 耶稣心中又感伤起来,来到坟墓前。这坟墓是个洞穴,前面有一块石头堵着。

39 耶稣说:“挪开这块石头!”死者的姐姐玛尔大向他说:“主!已经臭了,因为已有四天了。”

40 耶稣对她说:“我不是告诉过你:如果你信,就会看到天主的光荣吗?”

41 他们便挪开了石头;耶稣举目向上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俯听了我。

42 我本来知道你常常俯听我,但是,我说这话,是为了四周站立的群众,好叫他们信是你派遣了我。”

43 说完这话,便大声喊说:“拉匝禄!出来罢!”

44 死者便出来了,脚和手都缠着布条,面上还蒙着汗巾。耶稣向他们说:“解开他,让他行走罢。”

公议会决议杀害耶稣

45 那些来到玛利亚那里的犹太人,一看到耶稣所行的事,就有许多人信了他。

46 他们中也有一些到法利塞人那里去,把耶稣所行的,报告给他们。

47 因此,司祭长和法利塞人召集了会议,说:“这人行了许多奇迹,我们怎么办呢?

48 如果让他这样,众人都会信从他,罗马人必要来,连我们的圣殿和民族都要除掉。”

49 他们中有一个名叫盖法的,正是那一年的大司祭,对他们说:“你们什么都不懂,

50 也不想想:叫一个人替百姓死,以免全民族灭亡:这为你们多么有利。”

51 这话不是由他自己说出的,只因他是那年的大司祭,才预言了耶稣将为民族而死;

52 不但为犹太民族,而且也是为使那四散的天主的儿女都聚集归一。

53 从那一天起,他们就议决要杀害耶稣。

54 因此,耶稣不再公开地在犹太人中往来,却从那里往临近荒野的地方去,来到一座名叫厄弗辣因的城,在那里和他的门徒住下了。

55 犹太人的逾越节临近了,所以,许多人在逾越节前,从乡间上了耶路撒冷,要圣洁自己。

56 他们就寻找耶稣,并站在圣殿内,彼此谈论说:“你们想什么?他来不来过节呢?”

57 司祭长和法利塞人早已颁发命令:如果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就该通知他们,好去捉拿他。